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维勇】美男与野兽(中III)

cp:王子维克托X野兽勇利

继续ooc出新天地,俺真的十分希望这个坑能快点结束……

顺便多问一句,开学了大家高不高兴,开不开心,惊不惊喜~


       一切终于都跟维克托心中渴望的越来越相似,他和勇利之间的关系在(维克托自认为)变得越来越融洽。勇利慢慢开始适应维克托待在身边的感觉,只要维克托不太闹腾,随便他跟着自己去哪都行,实在不行就做几个结实的冰雕,或者打发城堡里现有的等人身大小的石像,陪维克托练一下剑术。


       说真的,维克托表示那些雕像真的越来越不好对付,感觉就是勇利以他为范本来提高它们的能力,和那些雕像切磋的时候总发现上次自己用过的招式在这些雕像身上重现,也就是说每一次的比试都有以‘自己’为对手的印象在里面。


       虽然有点棘手,但维克托是乐在其中的。换个角度来看,不就代表勇利从来没在他身上挪开过视线吗?


       明明长着一副凶煞的脸,却有这么细腻的心思。用这种含蓄羞涩的方式表达自己爱意的主人真意外地有点可爱,稍微让人欲罢不能。


       想到这,维克托便兴奋不已。他舔舔唇角,无意识地勾起丝笑容,快速扳倒了个迎面而来的石像。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可以把勇利完全攻略,不对,成为勇利最为信赖的仆从。在不知第几万次打倒在场的所有雕像时,有点气喘吁吁的维克托美滋滋地想道。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要想个办法改掉主人爱宅的坏毛病,适当出去运动一下,否则单他一个人每天有锻炼的任务,实在太不公平了。

 


     “勇利——”


      抵不住维克托连续撒娇语气般的叫唤,勇利终于舍得放下书本,微微别过头,视线落到环着自己的脖子不放手,把整个人都挂在自己背上的银发青年。


     “……有什么事吗,维克托?话说你要维持这个姿势到什么时候……”


     “因为勇利毛软软的,蹭起来很舒服。”被点名的人慵懒地把下巴抵在勇利的肩膀上,蹭了蹭,“没事就不能叫叫你吗?”


     “你是不是太闲了,要不……”


     “不要,整天跟那些不会说话的石头和冰块打架,我都快要腻了。”


     “那你想干嘛?”勇利无奈地叹了一声,摘下细小的眼镜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一起锻炼吧,勇利~”


     “哈?”勇利转过身,一脸“你再说一遍。”的表情望着身后又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的王子殿下。


     “就是呀,”维克托把手收回到自己的背后,歪了歪头,两眼眯成一对好看的弧线,“我和勇利,一起去做运动吧。”


     “这什么莫名其妙的提案……”


     “才不莫名其妙!”听到勇利否决自己的建议,维克托的脸就变得气鼓鼓起来,很不服气的样子,“谁叫勇利你胖了!”


     “!”仿佛被一箭穿心触碰到些敏感的话题,勇利一个激动站直了身体,连椅子都因为自己突然大幅度的动作而翻倒了都没在意。


     “说,说什么呢!维克托你不要乱说!”勇利颤抖着声音,指着维克托说道。


     “逃避是没用的。”维克托深皱眉毛,似乎要证明自己话里的真实性,他走近勇利,看着勇利的肚腩,双手掐住勇利的腰间。


     “咦!——维克托?!”身体某处敏感的部位突然被别人掌握住,勇利反射性地叫了一声,“不,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虽然勇利的体格比较壮,身上的毛又多很好地掩盖了自己的身材问题,导致长胖了也不容易察觉。”维克托稍稍使了下劲揉捏拉扯勇利那部位附近的肉,眼神里有着一闪而过的犀利,“但是瞒不过我的眼睛。”


     “如果再放着不管,脂肪肯定会越积越多,迟早健康肯定会出问题。”维克托一口严肃的语气说道,“对于仆从的我来说,好好地对主人的身体进行合理的健康管理工作也是职责之一,所以勇利……”


     “就算如此——”看准时机大手一伸,勇利擒住维克托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手。虽然知道维克托说的都是事实但真不想承认,一时无法反驳的他只好四处游离目光,避开和维克托的对视。


     “也不会对我的生活造成多大影响……大概……”勇利嘟囔道。


       此时此刻,维克托终于理解到恨铁不成钢到底是种什么心情,可从不知道放弃为何物的他原地踮起脚尖,勉强够到勇利的肩膀高度,试图更贴近勇利的脸。


     “总之,按我说的去做不会有错啦。“末了还补充了一句,”你会听我的吧,小猪猪~”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总觉得被起了个很过分的外号……


     “好,下一个话题,“假装没有听到勇利的抗议,维克托继续说道,”勇利喜欢什么样的运动?”


     “不要无视……”


     “滑冰!”


     “还有跳舞。”


        这声音……


       勇利扭过头去,才发现图书馆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敞开,小精灵早就悄悄地窜了进来,靠在坐落在窗户旁一个的古董钟表上,和本来雕刻在钟表上一个镀金的小人像一同撑着头侧躺看好戏般地盯着他们两人。


     “披集,还有克里斯你怎么也来掺和……”


     “被发现了呀。”金色的小人站起来,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该开口的,打扰你们二人世界真不好意思。”


     “没有!你误会了!”勇利立刻放开维克托的手,“那是……”


     “勇利终于也真正长大成人了。”


       一边感慨一边整理衣领,把头发往后梳理下,小人便从钟表上跳下来到书架,顺手摘下插在书架上花瓶里的红玫瑰叼在嘴里,再沿着窗帘滑落到地上,来到维克托脚前单腿跪下,幻化出一个金发,长着长睫毛和一点点胡须的穿着燕尾服的男人的形象。


     “美丽的王子殿下,请原谅我的无礼,“克里斯把娇艳欲滴的花朵举到维克托跟前,放了个电眼,性感的表情加上富有诱惑性的声线,一股浓烈的荷尔蒙自他身上散发出来。


       ”隔了这么久才跟你打招呼,我是这里的财务总管克里斯,请多多指教。”


       乍看下去有点轻浮,其实是个十分有魅力的人。


     “把这可爱的花朵献给你,你能接受我的歉意吗?”


     “Ok,克里斯,很高兴认识你。”维克托微笑着,淡定地接过他手中的玫瑰,“刚才你在说什么?”


     “就是说,”克里斯再次站直起来,含情脉脉地和已经飞过来,一同切换成人形状态的披集十指相握,彼此胸口紧贴,两腿叉开,脚尖错开,摆出一个标准的华尔兹姿态,异口同声地说道:


     “勇利很会跳舞的事情哟~”


     “顺便一提,在满足某些前提下,一些比较性感的舞蹈,勇利也能跳。对吧,勇利~”克里斯向勇利抛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不是!”似乎被瞬间挑起了某些难以启齿的回忆,勇利的口气变得有点急,“才没有那回事。”而维克托一听克里斯这么一说,兴趣被勾起来了,“Really?真的吗,勇利?”


     “假的!”勇利坚决否认。


     “那时勇利可诱人了,简直就是人间的色气破坏兵器。”回想到某些愉悦的时刻,克里斯的脸颊上浮上一层潮红,“真是爽翻天了。”


      “请不要摆出这种令人容易误会的表情!”我拜托你收敛点好不好!


        勇利恼羞成怒,狠狠地瞪了一眼克里斯,思前顾后考虑着是不是该用魔咒暂时把面前两个搞事精的嘴给堵住一会儿,以免自己又一段黑历史被抖出来给维克托知道,然而克里斯只是耸耸肩,完全不在意,撇过头去看维克托,不知是不是错觉,总感觉他的神情变得有点怪异。


      “呵,看来勇利还有我不知道的一面呢。”维克托把玫瑰花凑到鼻尖,低头嗅了一下花朵的香气,前额的头发在他的脸上落下一片小阴影,把他的大半脸都挡住。


       “那有机会也跟我跳一下呗~”


        下一秒,抬起脸的时候,又是平常那种欢快的神情和语气。


       “我拒绝。”


       “诶?为什么?”


        “不想就是不想,还有什么理由。”


        “我保证不会踩到勇利的脚。”


        “问题不是在这里!”


        “那就这么约定好了~”


        “不要擅自决定了……”


 

       于是,在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夹击之下,不善言辞的勇利不得已投降,一边心里落泪感叹身为城堡主人的野兽的威严何在,一边被迫走上减肥的道路,不但最喜欢吃的炸猪排盖饭因为热量过高而被限制摄入,连自己待在研修室的时间也因为增加了额外的运动任务而被削减。


       真是累死人了。


       偏偏这个时候还是自己的新药方快要完成的关键时候。


       果然还是应该开始找一处新的隐秘地方才行。


       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勇利无精打采地走到很久没来过,处于城堡外的后花园,在后花园那片辽阔的湖泊前停下脚步,举起法杖,将之插进铺上几尺雪的地面。接着,随着法杖根部的白光显现和溢出,一阵飘雪冰霜之类的东西自湖泊边缘呈螺旋式花纹状缓缓地向更往里的湖泊区域蔓延,所到之处慢慢凝结成一层透彻琉璃的冰面,泛着点点晶莹的光芒,映照着上方难得一见的青空。


       勇利试探性地往冰面迈出一步,小心翼翼地踩在上面。


       嗯,这结实度还可以。


       随后他的手轻轻地挥了一下,自己的双脚底下便出现了一对银色的冰刀,身后还响起了零星的几下掌声和一声口哨。


     “勇利的魔法,真的百看不厌。” 


     “还不是因为维克托说想要滑冰,我才这么做的。”勇利没好气地说,望向离湖边还有一段距离的维克托,“滑冰的话还是在些空旷的地方进行比较好,城堡里的练习场太小了不太合适。维克托你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点上冰。安心吧,淹不死人的。”


     “我还不是为了勇利你着想,然而勇利你这种不领人情的语气弄得我好伤心哦。”维克托委屈地说道,但还是乖乖地上了冰。当脚刚从湖边踏出去时,突然感觉脚踝处一时被什么给抓着绊住,害维克托维持不了平衡,正脸朝地狠狠地摔在冰上。


     “勇利……”维克托闷闷地说道,“你是故意的吧。”


     “怎么可能。”勇利一口否认道,不动声色地把刚刚使了点小把戏的手握成拳头收进背后。


       这是害得他最近几天都没吃炸猪排饭的小小报复。


       迟迟见维克托没起来,实在不忍心让一张如此帅气的脸蛋一直被压在冰上给冻着,勇利便弯下腰,主动向维克托伸出手,“好了,一直躺在冰面上衣服会湿,容易生病的,拜托你快起来吧。”


       过了一会儿,维克托终于愿意搭上勇利的手,正当勇利想要拉他一把起来时,却被一股突如其来来自反方向的力道扯下来。等到勇利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平躺在冰面,而一旁的维克托早就翻过身子,把双手都撑在他头脑两侧,笑吟吟地低头看着他。


       不愧每天都有练剑,力气真大。


     “这个惊喜,勇利觉不觉得意外?”


     “……啊,嗯,还好。”这么幼稚的三岁小孩的行为亏他们的王子殿下也做得出来,勇利感到特别无语。眼看维克托的脸又一次近在咫尺,额前过长的刘海末端下垂到自己的鼻翼上,轻轻地拂过,引来点轻痒的感觉,不再被遮挡的眼眸中所流露的情绪被一览无余,可以看出那被湛蓝包裹着的温柔和热情。


       勇利觉得自己的脸可能又会烧起来了。


     “好,好了,维克托快起来,我们赶紧做正事。”他慌忙地推开维克托,自己也趁机坐起来。可是,维克托似乎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继续凑近野兽。


     “勇利,难道你在害羞吗?”


     “没,没有!”


     “小猪猪真不坦率~”


     “我都说没有啦!”


     “没关系哦,勇利就算爱上我,我也不会讨厌勇利。”


     “闭嘴,秃子。”结果逼得勇利一时口不择言,难得低沉着嗓子,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可想而知,维克托的表情变成什么样子。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维克托!——”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站在图书馆里,透过望远镜姚望现在处于外头的一人一兽,克里斯有点幸灾乐祸地嗤笑了一声。


    “怎样怎样,让我看看,维克托的攻略还顺利吗?”披集恢复到小精灵的状态,翘着腿坐在克里斯的右肩膀上。


    “还好吧。”克里斯把望远镜往右移了一点,好让披集也凑到跟前观察一下。


    “咦,勇利干了什么,怎么维克托的脸色变得这么惨白,等等,是不是出门的防寒措施没做足着凉生病了,这不都已经晕倒了吗!?”


    “没事的,只是某人做得有点过火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主人是个不能被逼得太紧的人。”克里斯把视线投向窗外百年不变的一望无际的森林雪景,“还需要点时间呢。”


    “啊,维克托又站起来了,看起来没事呢,真是太好了。”在凹凸的透明玻璃片里,披集很清晰地捕捉到缓慢在冰上滑行的两个身影,勇利现在的姿态虽然看起来有点笨重,但奇迹的是没有妨碍到他的跳跃,果然身体还记得滑冰的感觉。至于维克托,不得不承认他在冰上呈现出来的身姿真是太过赏心悦目,在这光滑的冰面上行动起来依然风度翩翩,不失优雅,在技术层面来讲,旋转和跳跃也是无可挑剔。在水天一色的环境衬托之下,比起自己更像一只精灵,美丽而强大,对自身所有的一切都引以为傲。就是这种耀眼的自信,为这孤寂单调的大地点缀出银白灿烂的光芒,舞动出一条灵动的轨迹,不够金光闪闪,也足以夺目。


      不愧是十全十美的王子殿下。


    “呐,克里斯,”披集扶着望远镜若有所思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干点什么促进一下他们俩之间的关系。”


    “嗯,可以有。”


      但是勇利,独占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王子殿下是罪孽深重的。


      那么你,现在做好一切的觉悟了吗?


      ——TO BE CONTINUED——

希望在评论区和各位小天使交流,多谢你的阅读~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63)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