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维勇】美男与野兽(中VI)

设定:王子维克托x野兽勇利

这章有点短,逻辑是挺乱的,ooc依然存在,还请各位将就看吧……

差不多月更的咸鱼居然能月更两次真是奇迹……



     “算是吧……”克里斯翘着尾指,用食指和拇指捏起细细的茶杯柄,动作优雅地连杯带碟端到自己嘴前,小小酌一口,然后又把它们放到桌上,“好,下一问。”


     “完了?”


     “不然你以为呢?”克里斯气定神闲地望了一眼维克托,跟维克托一样,他也把手搭在大腿上,双脚交叠地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的气势看起来似乎强大了一点。


      “克里斯,你不应该再主动多说一点吗?”维克托对克里斯的回答有点不满意地撅起嘴,“这种模棱两可的答案谁信呀。”


     “我也没答应过殿下一下子要全说完吧,否则‘这个形式’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果然是个老油条呢……维克托再一次把叉子深深插进蛋糕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那像我上次那样,勇利的裸体你至今看了多少回?”


    “好,下一问。”


       很好,还能选择性回答……维克托把叉子下的蛋糕又搅碎了一点。


     “很遗憾虽然不能全盘托出来。”克里斯端正了坐姿,一本正经地望向维克托,“但我保证我们说的都是事实。”


     “所以,殿下如果有足够的耐心,我相信你是可以拼凑出全部真相来的。”就算没有,也会掌握到几条重要线索。


     “好吧。”维克托不得不妥协地说道,不管怎样,有机会去接触勇利最为隐秘的一面总比一直什么都懵然无知的要强得多。


       “那第二问,你们也是受了诅咒的影响才会变成这样吗?”


       “我是。”克里斯诚实回答道,“准确地来讲,是‘有些是’。”


       “比如?”


      “我不是。”刚刚一直安静坐着的披集开口,“因为我本来就不是跟你们是一个种族,所以维克托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原本的样子。”


     “那能幻化成人是因为?”


     “因为我是精灵,多少也会点魔法。”披集食指点在下巴上,眼睛往上方看,边思考边说,“嗯,至于优子、西郡,那三胞胎……”


     “还有光虹、雷奥,他们都是。”克里斯补充道,“不过勇利帮忙抵消了一部分诅咒的力量,所以我们偶尔维持个人形是没问题的。”


     “其他则是受了勇利魔力的影响。”


     “谁是施咒者?”当问出这句的时候,维克托才觉得有点不太妥当,现在离当初城堡被下诅咒的时间已经相当久远了,估计那人叫啥都不记得,或许根本就不知道那人的名字,还有长啥样。


       但披集沉思了过后,却说:“你见过的,维克托。”


     “就在你生病前每天去练习场的路上,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


     “啊,那个呀……”想到那个总是化着奇怪烟熏眼妆,被困在画框里的男人,维克托恍然大悟,不过他还是有一点不解。


     “可披集你不是说格奥尔基已经被勇利制服了吗?为什么诅咒还是生效了?”


     “大意了呗,谁想到那个男人居然还有余力干这种事。”


       披集回想起来时,感觉还是有点后怕,那时格奥尔基实在太疯狂了。


       那个夜晚,随着男人不能接受现实而失去理智,撕心裂肺的尖叫,森林上空落下一声的雷鸣电闪,男人身上愤怒的情绪化为一股宛若龙卷风一般的烟雾席卷了一切,绝望地吞噬城堡里的所有,而当时包括勇利,无人能料及到会发生这种状况。


       披集不由得缩起肩膀,双手交叉搓了搓上臂。


     “然后,就如你所见,我们成了这么个非人非物半吊子的存在。”克里斯再微微啜了一小口茶,“嘛,不过长年都生活在这里,不用跟外界接触,也没什么不方便。”


     “那解除诅咒的办法呢?”维克托歪头问。


     “……没有。”克里斯沉默了一会,勉强挤出几个字眼,“正确的来讲,至少目前不知道。”


     “勇利也没想到办法吗?”


     “勇利对这个已经束手无策很久了。”说起这个,披集开始有点生气,“我们有去问格奥尔基,结果他居然下个诅咒都那么半吊子,想好了诅咒的内容,却压根没想到怎么解除!”


     “全城堡里的人就被他坑到了现在……”克里斯赞同披集的话,点了点头。

 

     “‘或许爱能引发奇迹。’”学着格奥尔基的语气,披集故意压低了嗓音,“总觉得勇利只是派他去守门作为对他的惩罚真是便宜了他。”


     “但格奥尔基确实已经付出代价了,只要城堡里的大家一天没有恢复原样,他也不可能获得自由。”


     “但勇利也不是一样吗,为了大家都……”


     “这不一样,披集。”克里斯摇了摇头,“虽然不能否认跟这有关,但大部分都是勇利自身的原因。”


     “照你们的话来讲,勇利现在的这个样子跟格奥尔基的诅咒没有太大关系?”维克托的眼光逐渐变得深沉,把蛋糕送进嘴里,抽出含在口里的叉子,“而我其实只不过被你们‘利用’了,或者说作为一个实验的对象?”


     “维克托,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披集少有认真地对银发男子说道,“当初我捡你回来就只因你是个迷路昏倒在地上的人,好吧,不否认跟你的那张脸有关系。”


     “可中途动了歪念头也是事实。”


     “那只是附带!附带!克里斯你懂吗!”披集咬重其中两个音节,“既然没有明确的解除方法,那就意味不一定需要由中咒者亲自解开。”


    “我就算了,你也免了,光虹和雷奥都只是个孩子,优子西郡他们都结婚了,孩子都生了三个,还怎么引发‘爱的奇迹’,难不成叫他们离婚再谈一次恋爱吗?”


     “其实原本我觉得可以由格奥尔基代劳的,就让罪魁祸首去拜访一下莉莉娅的肖像,没准有用。”克里斯摸摸下巴,“成了的话,某种意义上确实算是‘奇迹’。”


     “克里斯,如果你愿意在原有的诅咒下再承受多一个的话,我建议可以的。”


     “那就算了。”克里斯瞄了一眼维克托,“比起三流法师的爱情坎坷史,我对高贵的王子殿下的浪漫史更感兴趣。”


    “所以说,一开始的时候,你们就期待策划我能和勇利发生点什么?”听到这里,维克托心中已经了然,“为了尝试能不能解开那个该死的诅咒。”


     “反正试一下屁股又不会少块肉,对吧,克里斯。”披集拿起叉子,用力把它戳入蛋糕最表层上的那颗大大的鲜红草莓里,活泼地对克里斯说道。


     “我们大体就是这种情况,但是,维克托殿下,”克里斯稍微调整了坐姿,朝向维克托,双手放在大腿上,腰板挺得直直的,郑重其事地对维克托说道,“虽非出于我们本意,但确实我们在未经你允许和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了你,还望你接受我们最真诚的歉意。”


     “不,我才没介意这种事,我……”维克托摆摆手,”挺乐意”三只字正要脱口而出,却被披集打断,“不,维克托你不用勉强,归根到底这都是我们的事情。”


    “对,殿下无需有任何负担,请您务必也原谅这个净会胡闹的家伙。”说完这句的时候,克里斯明显接收到一记来自披集的眼刀,“不管怎么说,他一开始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勇利好而已,当然我们都抱有同样的想法。”


       从刚刚的谈话里,维克托就有几个在意的地方,趁着这个时机,他也毫不犹豫地提出来,反正这个“有问必答”的环节一时半会是不会结束,而他发现,随着话题的深入,即使他没有追问,克里斯和披集的话匣子都逐渐被打开,越来越主动地说得更多,真的没有比这个更高兴的事了。


     “总的来说,勇利应该也身受诅咒之类的东西,然而他的情况似乎跟你们不一样,甚至比你们复杂,对吗?”维克托用右手食指点着自己一边的嘴角,缓缓地讲出自己的推测。


     “嗯嗯。“两人肯定地点点头。

 

     “‘为了勇利好’是什么意思?”


       终于触及到最核心的部分,克里斯和披集一听维克托这么问,都不由自主地倒抽一口凉气。大厅里顿时陷入了沉默,两人互相交换了几个眼色,最后先是克里斯叹息一口,深深望了一眼维克托,碧绿的眼中浮现出一丝维克托读不懂的情绪,还有随之一句问非所答的话语。


    “如果殿下你真是那个人就好了。”


    “嗯?”维克托发出一声鼻音做疑问,一下子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的他也跟着蹙起眉头。


      克里斯动了动喉结,本想继续说下去,不料被一道没想到过会出现在这里的声音突然干扰。


    “很抱歉打扰你们快乐的下午茶时间。”勇利眼镜反着光,煞有其事地站在別厅门口,在维克托面前现身的他,还是那个穿着蓝色长袍的熊背虎腰的野兽模样,“但是……”


     “勇利!”但维克托并不在意,不管是什么样子,勇利就是勇利,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他就想扑过去给多日不见的勇利一个拥抱重要呢?当目光和那抹熟悉的蓝色相撞时,维克托的眼睛闪亮闪亮的,他开心地放下手中的叉子,匆忙从沙发站起,往勇利的方向奔过去。


      但勇利的下一句话让他硬生生地停止了步伐,愣在原地。


    “你该回去了,维克托。”无视厅里的另外两个人,勇利面无表情地对维克托说道。


     “一切都是时候结束了。”



——TO BE CONTINUED——

所以,让勇利爸爸中场休息一下是有理由的,休息好才有力气放大招~

感谢阅读,大家不要害羞来评论区玩一下吧~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59)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