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维勇】YOI高校美男部(上)

人物设定:隶属贵族学校国际部高二男公关部部长维克托x高一平民特优生勇利 
 
这是一个关于没有维克托迷弟滤镜的勇利的小故事,年龄操作有…… 
 
写这个东西的人是个想法俗套的起名废,所以看这名字应该知道这次想搞什么梗,没错就是《樱兰高校美男部》…… 
 
剧情有很大bug,就是写着玩,不要过多在意…… 
 
虽然迟了,但还是祝快奔三的老维生日快乐,以及圣诞快乐…… 
 
我真的想一发完…… 
 
能接受就往下…… 
 



 
        如果时光能再回溯一次,勇利发誓绝对不会再那么脑抽,去当什么鬼贵族学校的特优生。 


        如果选择之神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打死都不会推开那扇门,安安静静地回教室自习,而不是开学一周都不到,就因为打碎了个听闻是用了16道复杂工艺烧制成的天价花哨花瓶,被一群稀奇古怪,看起来要多可疑就多可疑,泡在不知哪冒出的氤氲浴池,听闻是仿罗马浴场的外国人要求强迫卖身作赔偿。 


     “入了乡就要随它俗,既然如此,从今天起,你就是公关部的走狗,听到了吗?不要想着逃跑哦,贫穷的小猪猪~” 


     “看你长得也不咋样,也不好接客。好了,我决定了,你就去打下杂吧。” 


       真不好意思他就只是一个随处可见,容易发胖的穷人,倒了八辈子的霉误闯到这里,连带把自己未来三年的大半高中时光也搭上了。 


       可别以为现在长得好看,还抛出一个迷人的wink ,发际线就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会继续倒退,走着瞧吧…… 


       而且其实他也没多胖,只不过在开学前几天不小心贪嘴多吃了几碗炸猪排饭,比以往重了几斤而已,但现在已经瘦回来。 


       下意识摸了摸前不久还微微凸出来的小肚腩,勇利沮丧似的叹了一把气,手臂往上提了提,挽实了装得满满的几个大白色塑料袋。确定被吩咐采购的东西没有一样落下,他才默默推开那扇相对普通教室而言过大,被红漆精心涂油过的木门,走进那异常宽敞的活动部室,趁着里面的人聊得热火朝天没注意到门口的动静,静悄悄地跑去某个角落的茶几边,把东西放下。 


       勇利从袋子里掏出一包速溶咖啡,撕开封口,把它们倒进去杯子,正当他提起一旁的烧水壶,准备去接点水时,肩膀突然沉重了许多,腰间也贴上了某样东西,隔着一层薄薄的白衬衫和针织毛衣,慢慢摩挲着,顺着腰线绕过来,最后停留在肚子上,带点挑逗性在肚脐处打着圈。勇利打了个冷颤,察觉到这是手指的他扭过头来,果不其然看见那即使靠在离他百米远的舒适沙发上,仍能一眼认出的显眼银发脑袋不知何时已靠近,把下颚搁在他的肩上,只要勇利的头再侧过一点,他的嘴唇完全可以轻易擦过那张过分俊美的脸。 


      “欢迎回来,公关部的小猪猪~ ヽ( ̄ ♡  ̄)ノ” 


       别随便给别人冠上莫名其妙的名号,就算他现在巨债缠身,严格意义上来讲依然不属于男公关部的,重点是他的脂肪率回到开学前的状态了。当然,如果选择权还在,他也不会加入这么奇奇怪怪的社团。 



       YOI学园男公关部是由隶属学园国际部的高二留学生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召集了同为留学的一众外国学生一起创办。由于外国人天生出众的外貌基因,加之坐镇的社员都是校里的一等一的风云人物,身为部长的维克托更是家世显赫,十项全能,校草级别的校园传奇,是无数人憧憬的对象及心目中完美的王子殿下,男公关部在校园内的人气总是压倒性地遥遥领先其他社团,居于首位。而公关部成员的社团活动内容主要就是招待来访的客人,陪客人吃吃喝喝聊聊天,如果客人有特殊癖好和要求,也会尽全力去满足。偶尔碰上特殊节假日就搞点大型活动,表面说法是意在回馈平时经常光顾,关照男公关部的客人。顺带一提,虽然组成社员都是男的,但因为部长不按常理出牌的性子,这个男公关部不仅限女性客人的接待,一向奉行男女一视同仁的原则,通俗来讲就是所谓的男女通吃。 


       毫无疑问,在社团里,维克托的指名率一直是最高的,每天有多少少男少女踏破部室的门槛慕名而来,只因被维克托的样貌和才能深深折服,希望以此为渠道,和他亲近一会半会,亲身体验一把被快被封神的男人亲自服侍的滋味。


       但即使后来知晓了这些,勇利依然难以消除心中对它合理存在性的疑虑。准确来讲,他的这份疑虑是不但针对男公关部,还有整所学校。 


       首先国际部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当初报这所学校前,以防万一内含什么骗局特谨慎地看了一遍招生简章,一字一词都细细琢磨了一遍,根本没看到上面有关国际部的简介。如果不是和男公关部扯上了,自己估计到现在都不知道学校原来会接收外国留学生。 


       勇利怀疑自己可能当初看了假的招生简章。 


       对此,学校给出的解释是此国际部直接面向日本海外招生,故只有登陆了学校的英文版官方网站才能了解详情,换句话说,本土学生不清楚也没关系,总之不会妨碍正常学业和校园日常生活。 


       对于学校的这种说法,勇利的心里是拒绝的。他曾登陆过那所谓的官网,然而那所谓国际部的信息只是占了一个小版块底的那么一点点位置,内容简单得发指,信息只有一丢丢无关痛痒的东西,感觉负责编写这个的人相当敷衍了事,有严重坑压拐骗忽悠不懂事的孩子过来的倾向,反正就是相当不靠谱,能招进学生才怪。 


       然而世事难料,还真让它招进来了。不但招进来了,还志同道合组建了个同样看起来不咋靠谱的社团,彻底改变了自己的高中生涯。 


       连这种没点正经,本质上就是出卖色相,根本无益于未成年人的身心的组织都默许存在,这所学校迟早要完。 


       但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得走下去,回不到过去的勇利只好认栽。 


       可其实他对学校有偏见还有另一层的原因。 


       因此,对于维克托的主动亲近,勇利没有一点喜悦之情,更何况那个维克托部长就是他头一次来这里,赤裸着身体让他见识了最强毒舌是什么样,把他整个人从里到外打击得体无完肤的人。 


     “小猪猪今天的衣品还是那么土,在学校都竟然不穿制服。” 


       然而说话这么不客气,人气还是那么高,果然这看脸的世界没救了。 


       勇利对这个银发男人好感度已降为零,有待变负值。 


     “一套上万的制服我可买不起,更别说我现在还差学长你们巨额欠款。” 


       鼻梁上的镜片反射着幽幽的光芒,勇利面无表情地覆上在他肚皮上肆意作弄的其中一只手,试图强硬瓣开。 


       可惜,在力气方面,似乎是来自俄罗斯的战斗民族更有优势,维克托笑眯眯盯着勇利的侧脸,搭在勇利肚子上的手像被涂上了强力胶水,没有受外力的影响而移动了一分一毫。手上再使点劲,他就轻松地把勇利更往自己的怀抱里带,低下头更靠近黑发学弟的脸,差一点就抵上对方的额头,与晴空一样明净的蔚蓝眼瞳里此时只满满装着那个过于朴素老土的身影。彼此间呼吸的气息相互交织着,温热地扑散到对方的鼻子上,四片性感的嘴唇只要再往前一点即可触到,气氛极度暧昧。 


     “还有学长你快点放手……” 


       虽然听上去是一副镇定的嗓音,但泛开在双颊上的潮红出卖了勇利的心情,他显然不太习惯这种过于亲密的距离,于是把头往外撇,而挪移维克托的手无果后,勇利把自己的手放在维克托的胸膛上,尽全力推搡维克托。 


       结果没成功。 


     “我当然知道小猪猪没钱,不然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维克托今天的心情特别好,没怎么介意勇利对他抱有十分强烈抗拒意义的一切举动,原来捏着勇利肚子软肉的手绕过勇利脖子,搂紧黑发少年另一边肩膀,另一只手反过来轻轻牵起勇利平摊在他胸前的五指,还有点肉肉的掌心触摸起来让他想起小猫咪前掌上的那块软软的肉团,令大拇指不由地轻轻按压了下。维克托将嘴唇凑到勇利耳边,似是故意地擦过他的耳廓,轻轻往里吹一口气,引得勇利全身又一个冷颤,下意识要捂住耳朵,跳开远离维克托三尺之远,可惜因为维克托已把他的动作锁死,所以未能成功挣脱开来。 


     “不过,看在你这么努力为我们跑腿的份上,还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到那么多庶民的东西,说真的虽然包装看起来挺简陋,但那速溶咖啡味道真不错,所以——” 


       维克托顿了顿,笑得弯如银月牙的眼睛和两条好看的细眉逐渐清晰地映入勇利瞳孔中,却令勇利陡然升起一股恶寒感,从脊椎传输到大脑皮层,告诉他绝对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我决定给你一个翻盘的机会!” 


        看吧,果然…… 


        对着维克托给他摆出个“surprise!是不是感到很惊喜”的表情,勇利回应了他一个“这人在胡说什么发神经吗”的冷淡眼神,无奈地继续听他说下去。 


      “从今天起,你就开始作为我部的吉祥物和我们一起活动吧,小猪猪手感这么好,应该挺受欢迎的。高兴吧,这刻起,你就可以从打杂毕业,有更多机会接触上流社会的精英!” 


        不,他一点都不高兴。 


       懒得吐槽维克托从哪莫名其妙掏出一件小猪外形的玩偶服,就像上次为毛可以从不知何来的浴池走出来一样,勇利一边沉默地看着维克托陶醉似的陷入自说自话式的表演,一边庆幸银发男人终于松开了他的手,使他得以恢复自由行动的状态。 


      “对了,作为部里的吉祥物,在这个部室里,你得一直穿着这个服装为我们服务,当然斟茶递水的工作照样要做,只要你以这个形象招待成功300位客人,我允许你的债款减掉三分之一。” 


       他还不如乖乖打杂呢…… 


     “还有,吉祥物的工作场合不限于部室,有其他室外活动也拜托了哦~比如最近圣诞节的活动……” 


     “烦死了,秃子……” 


       受不了维克托一直这么喋喋不休地啰嗦下去,勇利终是忍不住爆发了心中的想法。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虽说勇利挤出这句话时语调平平没起伏,音量也不大,但还是被耳尖的另一位当事人听到了,随之身体像严重石化般地一僵,下一秒就受打击般,全身无力飘到角落,蜷缩起来暗自伤神,碎碎念起来。 


     “我才20岁都不到居然就被叫秃子秃子秃子秃子秃子了难道已经这么严重了吗不可能不可能我可是每天都有好好护理头发而且最近还收到了个生发御守头发才不会掉这么快……” 


       说起来,今天是超市的折扣日。 


       而勇利只是原地站着,推了一下眼镜,灵光一闪,一手握拳落在另一只摊开的手掌上,全然没有留意维克托过激的反应,也没有跑过去安慰的意思,心思早已飞到校外,奔到离学校有几公里远的超市,思虑着待会服侍完这堆来自不知某大家族或企业的千金贵公子,能不能抢到些便宜又不错的猪肉回家做一顿炸猪排盖饭,忽略了自己刚减肥成功的事实。等到一声暴躁的叫喊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才回过神来,注意到不远处弥漫着阴郁氛围的角落,惊缩了下肩膀,发现待在里面的人,也全然没有怜悯安慰之心。 


       呃,这股不详的气息有点讨厌…… 


       不过维克托学长终于安静下来太好了…… 


     “老头子你够了!你发际线后退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且就凭那只猪,那件玩偶服又不遮脸,你确定他能胜任吉祥物这份工作?!你是不是连老花眼都开始有了,明显他首先颜值就不过关!” 


       刚扭头往声源处望过去,就被恶狠狠地剜了一眼,勇利胸口里的心不由得咯噔一声跳了一下。细看下去,才注意到发声的是一个披着略长的淡金头发,下颚尖尖,面容精致有点雌雄难辨的少年。 


     “光那张蠢脸就够碍眼了。” 


     “那个……”勇利隐隐对这个少年有点印象,好像名字叫…… 


     “尤里·普利塞提,给本大爷记好了,你这只蠢猪!” 


       哦,他想起来了,那是唯一一个因为跳级从初三升上高一,所以要暂时在普通班待一段时间,目前和他同班,连名字发音都一样,在学校里同样被疯传的天才少年。 


       虽然他不知道“跳级”和“要待在普通班”有什么直接的逻辑关系。 


       尤里双手插裤袋,后面跟了个较为高大,下抿嘴唇,一副沉默寡言样子的短黑发男生,一脸不耐烦地走到勇利身旁,眉头紧蹙,十分不友善地瞪着勇利。 


     “这土得掉渣的眼镜真亏你能戴出去见人。” 


     “啊,这个是有原因……等等!” 


       勇利摆摆手,正准备解释,然而话还没说完,鼻子上那副遮住近乎他大半脸的黑色粗圆框眼镜被修长的手指毫不留情地夺下来。 


     “那个……能把它还给我吗……” 


       瞳孔失去聚焦的能力,视野一下模糊了许多,勇利一时好不适应。几秒后,当他刚要眯起眼让视线清晰点时,却被突然发狠地攥着下巴,捏着脸。 


       勇利感到自己当时两边的脸颊都要被挤压成一团。 


       接着什么来的,他隐约记得在糊成一片的视界中,一抹银色如闪电般迅速奔了过来,推开本站在他面前的尤里,取上一秒死抓他下颚不放的手而代之的似乎是贴近的完美俊脸,慢慢染上惊讶神色而闪闪发光的湛蓝大眼。然后,一个响指声响,自己就被左右各一名不明人士架着肩膀,拖出去部室的门。 


       等等等等,你们要带我去哪! 


       勇利为自己的前途真感堪忧,莫名其妙摊上几百万的债务还不起要卖身就算了,现在还疑似遇到诱拐事件?!WTF ?! 


       神呀!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真的死也不会独自跑到东京这么远的地方,而是乖乖留在老家那边念个县高中。 


       歪管学校待遇有多好! 


 
—— TO BE CONTINUED —— 
 
有点东西乱入了别在意……(但估计也没人能看出来) 
 
其实这篇是随兴而写的,可能没有真正的结局,往后可能也是随兴而起的短篇连接而成的形式(直接讲后续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就是了),但姑且先打个TBC…… 
 
最后感谢你们的阅读…… 
 
 
 
 
 
 

全文链接
 
 
 
评论(7)
 
 
热度(123)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