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维勇】YOI高校美男部(下)

人物设定:隶属贵族学校国际部高二男公关部部长维克托x高一平民特优生勇利 
 
这是一个关于没有维克托迷弟滤镜的勇利的小故事,年龄操作有…… 


谨以此更新祝大家2018年元旦快乐……


这篇东西就是个胡来的产物,人物真的崩得好厉害……


如有雷同,真真真是巧合…………


能接受的请往下拉,欢迎捉虫



       一切发展都太超乎想象,被甩进更衣室时,勇利的心特别忐忑不安,面对强行抓他过来,又从背后抽出了一套崭新还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制服的黝黑少年和金发碧眼的男人时,他甚至警惕害怕地一昧往后退。


     “干,干什么……”


     “乖,换上这个吧。”


       用这种哄骗三岁小孩跟叔叔走的语气,他真不是遇到诱拐犯吗?


       逼于走投无路保命最重要,勇利只好选择暂时服从。换好制服后,他又莫名其妙被拖去理了个发,怀里收到了一盒隐形眼镜并被强迫戴上。


       至于原来的眼镜,早已无人问津。事后勇利问了好几个人去哪了,他们都说不知道,而维克托“那副土里土气的眼镜早该扔废品回收站”的回答则直接气得勇利三天都不想跟这个男人说话,导致那个180的大男人摆出一副可怜巴巴被冷落了失宠了好委屈的小狗般的模样乞求他原谅。


       当走出更衣室时,勇利明显感到从四方而来投向他的眼神完全与以往不一样,具体来说就像刚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讶,或者看到一只属于从没见过的品种,可以领回家当宠物的动物似的惊奇。


      不对,他怎么能把自己想象成宠物。


    “从现在起你就是男公关部的正式成员,由我来直接向你传授作为一名合格的男公关所需要的技巧。”


       尤其是维克托,他看着勇利的眼神比以往都要热切,跟最初的态度简直天壤之别,让勇利开始怀疑他一直以来见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当然,对于维克托的提议,他满心欢喜地接受了………………………………


        才怪!


       突然像个人偶娃娃被为所欲为摆布了一通,现在又成了男公关的一员,要接受这个毒舌秃子的指导,简直是什么乱七八糟意味不明的发展节奏!将目前为止发生的所有事整理完毕的勇利有点气不打一处,但他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尽力保持平静,礼貌地说道:“多谢学长厚爱,但很抱歉,我并不认为男公关这份工作会适合我,至于这套制服,我会洗干净再还回来,所以……”勇利勉强自己扯出一个较为温和的笑容,以免气氛过于尴尬,但当维克托发话时,他身形一僵,仿佛看到自己的笑脸出现了破裂的痕迹。


     “你认为你有拒绝的权利吗?就凭区区800万都拿不出手,全校最穷的你。”


       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含有多么的恶劣,维克托笑得一脸纯真无恶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勇利逼到墙角,一手撑在他头边上的墙上,封死了后者的所有退路。借着身高的优势,维克托居高临上地俯视和自己胸前只有咫尺之远的黑发学弟。


    “要逃也可以,但是即使有了护照你又能逃到哪里?”


    “这个……”面对因不少的身高差而造成的压迫感,勇利不由得更加贴紧墙壁,背脊开始流冷汗。


     “就小猪猪你这打杂速度,毕业前还不知道能不能把钱还清呢。”


       该死的有钱人……


       勇利平生第一次产生了想揍人的冲动,但最终他还是把这股冲动压下来,毕竟他不想在“男公关部(暂时)的走狗”的身份基础上再加一条“害校园偶像破相的全校公敌”。


       可并不代表他要妥协于这个银发男人。


     “就算学长你这么说,总会有办法……”


     “小猪猪可以说出来听听,让我见识下庶民的智慧。(^♡^)”


     “呃……”


       这个人说话真的够讨厌。被怼得哑口无言的勇利感到笑容在自己脸上越来越僵硬,快要挂不住。


     “如果想不到的话也没关系哦,我这里有一个很好的提议,你要不要听一下~只要勇利以这个样子接待满200位客人,这笔欠金就一笔勾销,如何?很划算吧。”


       划算倒不至于,不过只是200位客人的话……好吧,勇利承认没怎么出息的自己听到这个有点靠谱的提案,确实有点心动。


     “而且……”维克托十分自然地挑起勇利的下颚,带有点挑逗性用指腹摩挲了下那一小块皮肤,将帅气的脸又一次凑到距离勇利鼻尖更近的地方,当望进那对已经没有外物隔阂,在空气中暴露无遗的棕红色大眼时,眼中的那一湖湛蓝变得深邃起来。


       勇利能清楚地看到,维克托半闭的眼皮上每一条薄如蝉翼的长长的,形状优美的睫毛,而从那张好看总是吐出各类情话讨人欢心的嘴唇里响起的是一道低声性感又富磁性的嗓音。


     “这么可爱的脸总是被遮住,却未能让人见识到它的魅力真是太可惜了。”


     “对吧,勇利。”


     啊,撩拨人的技巧确实是满分……


     “欸,学长原来知道我的名字呀……”


     “当然啦( ̄♡ ̄)~勇利在我校算是个稀有物种,知道是应该的。听克里斯说,如果不是神经大条又厚脸皮的话,一般人是不敢申请做我们学校的特优生。对了,勇利和尤里的名字发音好像是一样的,为免搞混,尤里就叫尤里奥吧。”


     “喂喂,维克托,你自己擅自认为别随便把锅甩给我。”


     “谁是尤里奥你个混蛋老头子,就算改名不应该是那只出身低下的猪改吗!”


       但被这种人撩到了,勇利还是不太想加入成为其中一员。因此,后来他还是答应了维克托的要求时,一味地催眠自己都是为了尽快摆脱这个怪里怪气的社团。

 


       可是很快,勇利又后悔自己的决定了,不但单单后悔了,还恨不得想打死那时答应的自己。这个男公关部就像一个无底深渊,等他察觉到这一点,已经跳了进去,想要解脱好像不怎么可能……


       不说接客的难度有多大,客人对他提出的各种要求有多么刁钻无礼。事实上,从勇利开始作为一名男公关正式活动至今,指名他的人一般都是些心善平和的女孩子,不会对他做出特别过分的事情,也不会十分在意身份之类的东西。和客人在一起,勇利的主要任务就是跟她们聊聊天,基本以最自然的状态时而说出些有趣事情逗她们发笑,时而发自内心赞美几句使她们开心,不需要什么技巧,也不需要某人特意教授他该怎么接客。这样子勇利感到比较轻松,女孩子们也会觉得满足,相对自己指定的任务量能顺利达成,还清债务也指日可待。


       重点是,总有会些人不安好心。


       比如最碍手碍脚的莫过于那个维克托学长。


       勇利不清楚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提议让自己当男公关去还债的人是他,结果过了一段时间他就开始跟当男公关的自己唱对台戏。各种捣乱干涉自己接人待物的方式就算了,还把自己的客人光明正大地引诱抢走自己的客人。好,他都忍了,反正大家都和维克托认识了这么久,由谁接待都没所谓,图个快乐而已,可最不可理喻的是为什么这个银发男人接客还得捎上自己!以什么旁观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男公关的鬼理由强迫自己坐他身旁,又说什么要展现些东西需要两人示范但客人是女孩子过于亲密不是个好事所以就由他俩亲自上阵吧的鬼话。


       明明那一桌有男性客人你当人家是空气不存在吗!


       每每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维克托压在沙发上时,看着头上方笑得不怀好意的学长,勇利心里就呐喊道。


       学长你手摸哪!快给我停下!


       庆幸的是,部里的其他成员还比较正常,总能及时阻止部长暴走,多亏于此,勇利才顺利逃出维克托的恶爪。而那个金发少年,表面一副凶样,实际自己有麻烦了还是会第一时间伸出援手。勇利想了下,其实男公关部的人都蛮好相处,并没对自己做出特别出格的事情,维克托学长除外,而他发展到这个地步说到底都只是维克托的一个人的意思。


       然而,对此毫无察觉的男人仍在孜孜不倦地给他添乱,好像嫌他麻烦不够多,更由于一场部活时的小小的骚动,简单来说就是某个恋慕维克托已久的家伙由于长期得不到维克托感情上的回应,出于些误会把气撒到了他头上,做出些比如把人家书包扔到池塘的幼稚举动,还打翻了桌子打算当众污蔑人家性骚扰,结果被当场指出了恶行而无地自容地跑了,指出作为责任方之一的自己理应受到惩罚,接客人数需增加一倍。


       勇利听到这个审判时,心都有一头撞死算了的念头,这债真是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能还清。


       况且该负最大责任的不应该是学长吗?如果不是他平时如此风流花心,经常做出些让人误会的举动,这场骚动会有可能发生吗?


       到更往后的日子,维克托特的态度特他妈地变得更加坚硬,扬言要勇利放弃男公关的身份,回归到正常的校园生活。


       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自觉性,他正常的高中生涯被毁了是拜谁所赐!还恨不得扑过来抱住自己哭喊着,如果自己不听他话,爸爸会很伤心!


       真够任性妄为,行为幼稚得像三岁小孩,这个维克托学长是真的吗?


       等等等,什么时候自己成了学长儿子了!?


     “孩子他妈,女儿不听教怎么办!”哪又冒出了个妈妈,不对,女儿????!!


       终于某一天在没有客人光临部室的时候,勇利忍无可忍,黑了一张脸,出尽全身的劲把往他的脸死里蹭的银发脑袋毫不留情地推开,自己则快速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整理一下有点皱巴巴的衣领,第一次大声向那个比自己高一级却经常胡来的学长喊道,宣泄自己不满的情绪:“维克托学长你给我适可而止了!话说谁是你女儿了!”


    “当然是你啦,我可爱的勇利啦~”维克托从沙发上爬起来,语调中透着一副幸福满足感,笑容比以往都要灿烂温柔,却令勇利发指得宛如一股电流往身上窜,不由自主地抱住双臂往后退,远离沙发。


     “勇利乖乖,快再让爸爸抱抱~╮(*ˊ♡ˋ*)╭”


       勇利退到尤里坐着的椅子旁,俯身到尤里耳边,小声问道:


     “那个,尤里奥,维克托学长的视力,跟发际线一样,也已经开始退化了吗……”


     “啊,差不多就是你理解的样子。”不屑地看了一眼沙发那边傻气得不忍直视的笑颜,尤里给勇利一个十分肯定的神色,扭头望了往坐在他对面安静看书的短黑发男子“不过依我看,他的智商也开始下降了,对吧,奥塔别克。”


     “嗯……”奥塔别克随意应了一声,桌子上的书被他翻开新的一页。


     “给我等一下!”看到勇利和尤里以比以前更亲密的距离接触,相较于尤里在勇利刚入部时的凶神恶煞的样子,这一副从未令人想象到的画面令维克托像受了巨大刺激,立马从沙发跳起来,右手食指颤抖地指着尤里,“你你你,尤里奥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术,居然让勇利能主动亲近你!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


     “我们是同班同学,相处多了自然就熟了呀。”尤里用看白痴的眼神望向维克托,接着眼睛往上瞟了一下,似乎突然想到些什么好玩的,嘴角挑衅般地翘了起来,身子微微侧过去,正对着维克托,另一只手搭在椅背上,“说起来,维克托你跟勇利胜生能相处的机会就只有在这间部室的时间。”


       尤里的一句话落在维克托心里,宛如五雷轰击地深深打击了他的心灵,反应过来后,维克托把目光投向了另一桌正打扑克正起劲的两人身上。


     “孩子他妈!(Q口Q)”


     “尤里讲得没错哦。”姑且不管他们的部长叫的是谁,不过以地位算的话应该是他没错,克里斯丝毫没回头看维克托,而是气定神闲地打出一对牌,“一天在校的九个小时,平常上课起码占了五个小时,部活撑死就三个小时的时间,再加上男公关部营业时段内,勇利要分心去接待各种客人,还兼顾给我们整个部斟茶递水的工作,也就是说勇利在你身上停留的时间可能连一个小时都不够,你在勇利的人生只不过占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存在感,勇利不亲近你是正常的。”


     “NO!——”想求安慰反过来被打击得更深,维克托毫无形象地屁股撅了起来,瘫倒在沙发上,灵魂出窍似的一动不动。原以为维克托终于可以安分一点,不再纠缠他,勇利松了一口气,可正在他扫了一眼时钟,发现社团时间快结束,准备收拾一下就走人时,维克托像打了鸡血地弹跳了起来,突然窜到他面前,分外激动地捧起他的脸,表情严肃正经得让勇利咽了下喉咙。


     “学……学长?”这个人葫芦里又在买什么药。


     “我受够了!勇利你立刻马上就给我变回女孩子,不准再做男公关!”


     “哈?”勇利懵逼了,全场的人听了维克托这么一说也愣住了,整个部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维克托仍在慷慨陈词。


     “明明一个好好的女孩子人家,为什么要屈服于这么多淫威下,假扮男生强颜欢笑地去讨其他女孩子开心,根本就不合常理,爸爸我绝不允许这种畸形的事继续在部里存在!……”


       淫威什么的,不就是你吗……


     “老头子我劝你真的有必要去医院检查下视力。”不想再听维克托唧唧歪歪下去,尤里干脆打断了他,粗暴地从维克托的手里拉扯过还没反应过来的勇利,上下快速打量他一番,指着他平板的胸膛对维克托吼道,“好好看清楚,他明明是个男的!连块像样结实的肌肉都没有,哪来的胸部!”


     “尤里,贫乳并不是可耻的事,无需掩盖。”


     “谁,谁知道!老头你一天到底都在想什么恶心东西。”


     “可是,勇利的声音明显是个男的。”披集放下扑克牌,也走到勇利身旁,在他眼前摆了摆手,勇利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呆在原地。


     “披集,你要知道,经过练习,女生也可以发出男生的声线,日本的动画很多时候不都这样吗,由一个女声优反串去演绎一个少年。”


     “嗯,好像是有点道理……”


     “本来我也不太想插手你俩的事,但是维克托,勇利的入学资料里,性别一栏上勾选的应该是男的。”


     “不,我看他的学生证上写的是女生。”


     “呃,这个……好吧,随你……”克里斯揉了揉太阳穴,似乎这个信息对他的冲击过大,他需要缓缓。


       而此时,勇利终于反应过来,低声说道:“维克托学长你什么时候看过我的学生证……”


     “这个呀,让我想想……”没有发现异状的维克托略仰起头来,毫无戒备之心地回忆道,“勇利的书包有次不是被扔到池塘了,然后我路过帮忙去捡了吗?”


     “于是,中途你就捡到了我的学生证,看过之后一声不响地把它塞进我的书包里。”


     “对哦,不过没想到勇利学生证上的照片还是这么土,真是太不注意形象了小猪猪。”维克托点点头,非常赞同自己的想法,忽视了周围几人随着他们的对话渐渐变化的脸色,以及克里斯暗示的眼神。他华丽的一个转身面向勇利,换上一副深情的模样,弯下腰轻轻牵起勇利的手,包裹住自己的掌心中,在光滑的手背上烙上一吻。


     “不过没关系,有我在,你的形象会得到很大的改善,我的勇利公主。”


     “那、真、是、多、谢、你——”勇利咬牙切齿地说道,没有一丝留恋地把自己的手抽离出维克托的掌心中。当维克托不解地抬头望向他的脸时,第一反应是着实被吓倒了。


       妈呀这目露凶光表情戾气特别浓重的人是谁呀,不可能是他家可爱的勇利!


     “第一,我要郑重地声明一下,”勇利从未有过的低沉声线赤裸裸地表示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不爽,“我确实是男生,名副其实的男生,学生证上印的搞错了!”


      没错,这就是勇利另一层对学校有偏见的原因。他记得自己在递交特优生申请的资料里,性别上填的是男生,在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圈的是男生的选项,再后在电脑正式确认入学的新生资料是否填写有误时,他都敢打保证自己看到在性别性别一栏勾选了“男”才点击后面的“资料确定”键。然而这三番四次确认出来的什么鬼结果,他的学生证上居然给他明目张胆地印了个“女”字?开玩笑也该有个度!而当他跑去学校服务中心反映问题,要求更换新的学生证时,居然被告知500块钱一张得自己自掏腰包,根本说不过去!幸好校方还算明白事理,在他清楚强烈表达不是自己过失的意思时,愿意给他重新免费补办一张,可是要三个月后才能拿到手。


       这低得令人发指的办事效率也是绝了。


       无奈之下,勇利只好选择揣着这张信息有误的学生证暂时过日子,因为没了这张学生证,很多学校里的设施都用不了,尤其最重要的图书馆进不了的话,会严重阻碍自己的学习进度。


       不过由于不想跟其他人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例如明明是个男的去男厕所结果被误认成女的是个神经病,勇利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学生证藏好,不想被人看到。


       没想到还是失算了。


       但如此一想,学长前一阵子的行为似乎都能解释得通。


     “第二,”勇利停顿一下,一记狠厉的眼刀甩到了维克托脸上,让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唯恐天下不乱的男人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了些许的恐惧,身子瑟瑟发抖起来,眼角上飙出几滴被吓出来的泪水,“我才不需要什么无谓的形象改造,有这个闲心还不如多读一会书,更何况连区区800万都拿不出手的我哪还能拿出闲钱干这种事。”


 

     “孩子他妈……”目送完生气地拿起书包离开部室的勇利的背影,维克托软了双腿,十分丧气地跪倒在地上,“我完全被勇利讨厌了,怎么办……”


     “哇,原来你还有这个自觉,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发觉不了这件事。”


       克里斯的话犹如一把50米的大刀,捅入了维克托本就够脆弱的心灵,让其又多了一道光荣的伤疤,仿佛还能听到它还在滴血。


     “克里斯,你怎么能说得这么过分!”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克里斯拿起桌上的茶杯,优雅地小酌一口。


     “那,那也不全是我的错嘛……”维克托索性就地而坐,双手抱着蜷缩的膝盖,嘟起嘴巴,“谁,谁叫勇利长这么可爱……”


       说这话时,维克托可能都没发现自己的脸上浮上一丝潮红。


     “哦,是吗……”克里斯把茶杯安稳地放回杯碟上,“不管你怎么想,之后记得跟勇利道歉哦。”


     “是……”


     “真不愧是副部长,对付维克托学长有一手呢~呐呐,尤里奥,我们要不要也干点什么帮帮他们两个,维克托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披集一副情绪高涨的样子,似乎没有被勇利刚刚的怒火波及到,反而变得更加兴奋。


     “不,这种破事请放过我,我不想又被卷入什么麻烦中,奥塔别克你呢?”


     “少管点闲事比较好……”


     “呵呵,想不到人气首屈一指的维克托也会陷入恋爱的烦恼中。好吧,就让身为正在热恋中的帝王JJ——”


     “还有深谙恋爱奥义的我格奥尔基——”


       比其他人慢半拍才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在勇利离开后,两个发型迥异的黑发男子一同站了起来,以浮夸的姿势向维克托的方向张开手臂。


     “来教教你什么是正确的恋爱之道!”


     “吵死了,闭嘴。”


       可很不容易才出了个场,就被其他人堵死了接下来的表演。



       维克托其实也并非想惹勇利生气,他只不过太喜欢勇利才这样。好吧,他承认刚开始自己对勇利的态度确实不太友善,经常对他出言不逊,但当勇利真正的样子展现出来,看到如此软软白净的小脸,小巧的鼻子和薄薄樱色的嘴唇,特别是那双迷人灵动的温暖眼眸恰当好处地搭配在一起时,想疼爱都来不及,还有谁忍心对这张可爱的脸做出过分的事!如果有,那人就该天杀地被大剁七八块。


       那人不就是你吗……众人心想到。


       由于越来越在意勇利,维克托越来越无法容忍勇利停留在在别人的视线要比自己的长,为了让勇利更多关注自己,维克托不得不出此下策,用尽各种手段在有限的部活时间内强占着勇利。


       顺便一提,那次当他看到勇利的学生证时,内心是一片如野马奔腾般的狂喜。那场男公关部的小骚动过后,不论勇利出于何种理由苦衷隐瞒了真实的性别,维克托都决定要对勇利告白,但首先要在不吓到人家的前提下让勇利主动承认事实,之后再名正言顺地恢复原来身份和他交往。


       你问恢复成女儿身的勇利不能再当男公关,该怎么还欠金?维克托表示没问题,只要成为了恋人,还债的方式也有好几百种。


       结果到头来居然跟他说是一场误会!?


       但维克托仔细想了下,即使勇利真的是个男生,他都觉得没问题。


       所以真相是,维克托不能接受的不是勇利是男生的事实,而是勇利讨厌他这个现实。


       他一定要挽回自己在勇利心里的形象!


       所以他和维克托的夫妻设定有什么意义,孩子他爸都铁了心要把“女儿”拐回来当自己的“新娘”……读懂维克托心里所想的克里斯感到十分的无语,内心祈求维克托不要再捅出什么幺蛾子。


    “克里斯……”


    “在,部长有什么吩咐吗?”


    “全员集合!”维克托重新振作地站了起来,意气风发地下指令道“从今天起,我们要实行挽回勇利好感度大作战,具体内容如下……”


        不,要挽回好感度只有你一个吧。


       尤里同班不用说,披集凭着他活泼开朗的性格已经跟勇利混熟得差不多,至于克里斯,因为看起来比较靠谱,都已经获得了勇利的信赖,至于其余两人,对于这种事根本都没所谓。


      所以,这种作战根本毫无意义……


      但既然是部长命令,就陪这个人疯一下呗,一直以来不都这样吗?


       众人心有灵犀地想道,各自开始为自家部长的恋爱之路操碎了心。


       至于维克托的作战能否成功,让大家拭目而待吧…………


       ——END——


       暂时完结,还有没有后续看情况……

       但愿各位有个愉快的假期……

       感谢你的阅读,希望多来评论区找俺玩…………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13)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