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维勇】星光之最(下一)

人物设定:大三戏剧社主力维克托x大二勇利

详情请看前文,懒得一遍遍打出来了

这个(下)真想一发完赶紧把坑填平,然而发现太多还是得分开发(只能说越写越长的毛病又发作了)……

先前太忙,很久没更,圈也冷了,估计也没谁记得这篇……

其实是今天看了男单自由滑,心情太过亢奋,不更一下对不起自己,柚子小天使的表现实在太好了,陈巍的六个四周跳和他的表现也真是太令人震撼,不过咱家的金博洋小弟弟也不差就是,大家都很优秀,真的是江山辈有人才出,后浪推前浪,不管怎样还是祝贺柚子卫冕奥运会冠军……

大家新年快乐,就当是迟来的情人节加新春贺更,一如的狗血和ooc与我同在,这次似乎崩得更厉害了…………

欢迎捉虫,能接受请往下拉…………



       戏剧社的新舞台剧终快迎来了在校内第一次公演的日子,而在此之前,雅科夫亦宣布在公演前的一周社团进入短暂的休整期,为了在正式开演的时候确保各演员以最佳状态站在舞台上。


       换个说法就是,公演前给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放个小假休下息,别到时候在正式场合给我出岔子!


       听到这个决定在雅科夫的嘴里蹦出时,维克托立刻就产生了一种亲吻这位严肃刻板的老人来个脸颊的冲动。然而当他左脚才抬起来一点,还没冲过去就被雅科夫一个嫌弃般的眼神打断了付诸行动的念头。


      “哼!你少来这套,有空想干什么就赶紧去。”


       但维克托按捺不住,冲上去给老人一个结实大大的拥抱,再跟深红短发的女社长商议确认了下公演当天的具体事宜后,才揣着几张社长笑得不怀好意塞过来的公演门票在兜里,在久违清闲的周五下午,步履轻快地踏上咖啡馆门前的低矮石阶,神清气爽地推开咖啡馆的门。随着门前铃铛的响起,与抬头向门口望过去发现并不是其他客人,见怪不怪继续低头捣鼓咖啡机的店主大叔对视一眼,并心情甚佳向擦肩而过的熟悉服务生姐姐抛了个wink ,在对方心领神会引导自己视线到那个熟悉的角落时,维克托的笑意越来越大,把食指放到唇边,对她做出一个“嘘”的口型,便转身放轻脚步声走向那好一阵子又不见,熟悉的黑发背影,再像上次在宿舍楼下见面一样,偷袭般地拥住相对男生骨架而言不算宽大的肩膀。


     “勇利勇利~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我?怎么最近都没有给我发信息,我好寂寞呀——”


       在对方的肩膀一缩,下意识要逃开前,维克托就收紧手上的力度,把人实实地纳入自己怀里,并把自己的脸贴上那半边软软白净的脸颊,大力使劲地蹭着,肉团子般的质感让他一时上瘾了不想离开,心想就这样和勇利黏在一起也不错。


      “学……学……学长……为什么突然……这里……打工……”


       勇利被蹭得说话有点口齿不清,从嘴里吐出的语言断断续续,没有一句是完整。由于姿势的原因,他艰难地抬起手,并尽可能伸长至够到笔电的翻盖,把它合上,才让自己完全专注于出现得过于突兀的男人。


      “今天我没有排班,只是单纯来见勇利哦~勇利想喝什么,我请客。”


       顺势把自己的屁股挤到座位上,和勇利又坐在一起,维克托恋恋不舍地稍稍拉开两人脸庞之间的距离,一手抽起桌上立起来的餐牌,一手仍搂住勇利肩膀,但趁着勇利不留意,顺着衣服的褶皱纹路悄悄往下滑至腰际。


       嗯,好像粗了一圈,勇利胖了吗……


       为了验明自己的想法,维克托轻轻掐了一把勇利腰间的肉,却引来勇利一声惊呼。


       还居然让自己知道了勇利的怕痒的弱点。维克托悄咪咪地在心里牢记住这个新发现,等以后哪天有机会派上用场。


     “学长不是要忙新舞台剧的排练吗?”


     “翘了呀。”


       真的胖了,还不止一点。


       维克托把餐牌递给勇利后,用空着的手撑着下颚,偏头凝视着黑发男孩,明显看出来相比前段时间的见面,对方相貌的线条圆润了许多,刚刚被他蹭过的地方胖嘟嘟的,似乎真的涨了不少肉,怪不得触感这么好。


       维克托突然想戳一下勇利的脸,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回答了对方的问题而对方因他的回答诧异地要转过头看他时。


     “哈哈勇利你真好玩,居然都信了。”说罢,对这种软软,特有弹性橡皮糖似的触感爱不释手的维克托又多戳了几下男孩的脸,笑嘻嘻地想再多调弄这个可爱的学弟几下。


     “呜,请学长住手……”


     “勇利叫我名字,我就听你话。”


     “维,维克托!——”随着一声拖长音节,有点恼羞成怒的称呼,维克托手上的暴行因被手腕被猛然抓住而中止。


     “够,够了吧,学长再这样,我就,就……”耳边回荡着男孩类似警告性的话语,但口气听起来一点都不凶,而似乎还没下定好决心把后面心里所想的说出口,勇利的气势弱了许多,有点犹豫地支支吾吾,软糯糯的声线中甚至还带有一丝羞涩,像一股甜腻的蜜糖慢慢流进维克托的心房,快要把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融化掉。


       一个男生怎么能这么可爱!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小猪猪生气不理我,我今天任务就不能完成了,所以勇利先把我的手放开?”


      “学长有什么任务需要我帮……小、小猪猪?”


      “这是只属于我对勇利你的爱称哦~嗯,既然勇利不舍得放手,那我只好这样。”说完,维克托反手一转,轮到他抓住了勇利的手往自己方向一扯,并把它压在椅上,为免青年轻易挣扎出来,两人的肩膀再次无缝隙贴近,当勇利下意识仰起头时,他们嘴唇之间的距离便缩短到30公分都不到,交织着彼此温热的鼻息。


       这时如果真的吻下去,勇利会呈现出什么表情呢?


       出神地盯着勇利的薄唇,维克托不禁想道,他扣住勇利的下巴,拇指指腹覆在上唇上,左右来回摩挲,当看到唇上干燥得有点破皮时,眉头微皱了起来。


     “勇利,闭上眼。”


     “欸?现在?这个姿势?”


     “对呀,快点啦~”


       拗不过维克托撒娇的态度,勇利只好听从维克托所说的去做。维克托满意一笑,随即松开勇利的下巴,手伸进外套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唇霜。


     “还没行吗?”


     “没哟,再等一会,勇利乖乖听话会有奖励的。”


     “奖励什么……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不需要……”


     “是是是,我知道勇利已经是个很出色的成年人了。”


       确保勇利不会乱动,维克托不再禁锢勇利的手腕,他从容地拧开护唇霜的盖子,用食指沾了一点膏状物,一手又稳稳托住勇利的下巴,像对待一幅一笔一墨都不容出差池的珍贵画作似的,轻轻涂在青年的嘴唇上,勾勒着青年姣好的唇型。看到对方的樱唇因自己开始泛上了一点湿润亮晶晶的水色,还有忍住好奇心不睁开眼而犹如蝶翅微颤的动人眼睫毛,维克托的眼里映上一层宛如投射在碧海上的碎碎阳光,其中的愉悦不言而喻。


     “但是就算是大人了,勇利居然还不会好好护理一下自己。好了,可以睁开眼了。”


     “学长,刚刚那软软的触感……”


     “唇霜哦~”维克托笑嘻嘻地回答道,为了让勇利相信他说的话,还特意地在那双充满着疑惑的棕红瞳孔前晃了晃手中刚盖上盖子的瓶子,然后似乎想到什么,突然坏笑道,“难道勇利以为我要吻你吗?”


     “才,才不是!”勇利慌忙地解释道,“我才没期待过这种事!”


       男孩的脸涨的特别红,两边胖胖的小脸颊仿佛一对成熟诱人的粉桃果子,催使着人快上去咬一口。维克托吞了吞口水,心里告诫着自己还不是时候,一边则依然摆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按他自己说法是,继续调情。


     “为什么?勇利对我的初吻没兴趣吗?”维克托用食指点着自己的下唇,装出一脸纯情的样子,故意伸出舌头,诱惑般地舔上一圈。如果克里斯在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指责自己就会用些下三滥不正经没有一点诚意方法,企图诱拐他家学生会的纯良孩子。


       而维克托理直气壮地表示,为了得到勇利,他可以不择手段,就算是色诱也在所不辞。


       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没有错过勇利变得更加红润的脸色和某一刻突然加重的呼吸声,维克托得逞般地笑了笑,继而再次靠近勇利的脸,鼻尖碰上鼻尖,压低了嗓子,暧昧地说道:“如果是勇利来夺走我的初吻,我可是很欢迎哦。”


       话说出去后,维克托即意识到这暗示是不是太过明显,旁人不管怎么听都感觉像是告白。然而,勇利好像不怎么开窍的样子,似乎因维克托对他的调戏造成不少冲击,导致他终于把持不住,一个猛力把维克托推开,拉开两人的距离。勇利的脸依然呈现美丽的红色,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磕磕巴巴。


     “这、这种事,不、不、不会发生的!学长这么优秀,初吻什么的,肯定也要留、留给相应和学长一样优秀的人才行!”


       但你是我喜欢的那个人啊!


       为勇利的迟钝感到前所未有的郁闷,维克托在心里呐喊,而勇利的下一句话更差点把他引爆,想把青年直接摁倒在卡座上,大声吼出自己的心意。


     “像我这种随处可见的普通大学生,学长一定看不上眼,而且学长不是已经喜欢上个学妹么……哇!那个,学长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差,我是不是说了些不该说的,对不……”


     “不是,勇利不用道歉,但是——”现实中,维克托按捺住内心的想法,阴沉着脸向勇利问话,刚才的愉悦心情也已烟消云散。


     “谁跟你说我喜欢学妹这种话。”如果是克里斯,他马上跑回宿舍把舍友前个礼拜买的高级猫粮全喂聚集在宿舍楼后面一块地的野猫们。


     “欸!就,就是,那个……”勇利眼神左右飘忽不定,两只食指互戳着,低头小声道:“现在学校里不是都在传吗,学长已经承认自己看上了某个小一届的后辈,似乎大家都很期待学长的恋情,我也……”


       啊啊,原来如此。


       勇利这么一说,维克托才想起了怎么一回事,说来其实也是无心的,大概就是前段时间刚收到勇利送的发绳那一会。因为是勇利送给自己的礼物,维克托对那条与勇利瞳色相似的发绳简直宝贝的不得了,不管到哪里都戴上它,感觉就像勇利随时都陪伴在他身边。从收到礼物后的第二天早上开始,维克托就提早半个小时起床,把自己的头发好好梳个漂亮的马尾,捆一个好看的绳结将它系上。当时克里斯看到了,还在知道原因的前提下故意讽刺他一把年纪还像个爱臭美的小姑娘们还是三岁小孩子,收到好看的礼物还恨不得绕着全世界都炫耀一把,当然被他狠狠反击了一下,直截了当指出克里斯嫉妒自己,勇利身为学生会的部长储备,居然没有给亲爱的直属上司准备圣诞礼物,而对维克托这个说法,克里斯只是翻了个白眼,嗤之以鼻。


       除了上课的教室,维克托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就是戏剧社的部活排练室,在社团里由于也是一向显眼,很少掩饰自己的情绪,对于社团里每个成员来讲,他的每一丝变化都能被轻易察觉出来,最为显而易见的就是在最近的排练,维克托变得越来越有干劲,似乎终于突破了瓶颈,状态也越来越好,饶是严厉的雅科夫也难得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频繁点头赞许维克托的表现。而敏锐的社员早已察觉到这变化是从维克托每天认真扎起马尾来部室报到开始的。虽然先前在夏天的几乎每次部活里,因排练太勤出汗,维克托会嫌热把头发扎起来,但是到了大冬天,总感觉天气一冷人也随之变得有点懒的他也开始对自己的发型稍微随意了一点,以维克托的话来说就是披着头发还能跟脖子保保暖,免得受寒风的洗礼。伴随着这个变化出现的,还有维克托头上佩戴的一条他们从未见过的崭新红色发绳,在这之前,这位一向视戏如命的银发主演居然还为部活的时间延长和雅科夫正面叫板,原因记得好像是打扰恋爱了什么的。于是结合种种现象,得出了某个结论的社员们心生好奇与疑惑,派出红发女社长米拉为代表,在排练休息的间隙中装作和维克托随意地聊聊天,探探口风,结果是米拉没花多大心思套话,维克托就主动大方承认了,而由于从不觉得这种事需要偷偷摸摸掩饰,他也就顺便透露对象同是这所学校,年龄比他小。没想到消息这么快就从社团里流传出去,变得几乎全校皆知,因为没有提及那人性别,所以就被默认为女的。


       思绪回到当下,维克托半阖眼皮看着勇利,察觉出勇利语气中的一丝轻微的低落,眼里的蓝色深沉了起来,心里不由得窃喜。维克托知道其实这时候要解开误会,应该要和勇利解释清楚,这样既能安抚好勇利的心情,又能进一步降低追求的难度,何乐而不为?然而维克托就是维克托,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于是鬼迷神窍地,他没有对勇利口中的事实多加否认,只是暧昧地顶着青年的额头,柔声道:


     “勇利是不是也想知道那个人到底谁?”


     “这个……”好看的棕红色眼瞳依然没有对上自己的视线,声音羞怯地说道,“是维克托学长的隐私问题,我们也无权干涉,学长不想说的话……”


     “那就不如这样吧~”维克托笑眯眯地说道,他松开勇利的肩,趁势从大衣口袋拿出公演门票,不由分说地塞到勇利手里,“下周五来这里,我就告诉你答案。”


     “这是学长主演的新作品……”


     “对呀。”维克托干脆地承认,双手掌心把勇利的手包裹捧起来,嗓子低哑温柔,湛蓝的双眼中是漫天的星芒,充满期待地说道,“所以勇利一定要来哦,我们约好啦。”


     “可是学长,其实那天……”


     “不接受反对意见!”


       见勇利欲言又止且有拒绝的趋势,维克托有点心慌,态度有点强硬地连忙把门票再往勇利胸口方向推了推,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无辜地眨了眨眼,备受委屈地下弯嘴角和眉毛。


     “勇利不肯叫我名字就算了,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约定,勇利也不愿意满足吗……”


     “额……”


     “勇利~”


     “……好吧”


     “Yeah!我就知道勇利最好啦~”早就摸清自家学弟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性子,听到勇利答应自己的请求,知道这一招奏效,维克托高兴得心中宛如开满了一大片粉红的花田,本能地再次抱紧勇利,不客气地蹭着那张白白胖胖的清秀脸庞。


     “真的说好了哦,反悔的人要变成小猪猪~”


     “额,那按维克托学长你这么一说,我不就早……”


     “勇利是不同的~话说勇利你身材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个……因为我是易胖体质……”


     “没关系哦,勇利就算变胖了也很可爱~”


     “就算学长你这么称赞我,我也不会高兴的,而且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生根本就不合适……”


     “欸?!为什么,我是真心的!勇利,高兴点嘛~来,笑一个……”


     “……我暂时不想跟维克托学长说话,请学长不要跟我搭话。”


     “不嘛,勇利别不理我呀~”


       看着渐渐和自己亲近,对自己敞开更多心扉的勇利,维克托由衷地感到非一般的愉悦,比观测到十年难得一遇的万丈流星雨还要欢喜。


       但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个很贪心的人,可以的话,他还想要更多更多更多,直至永恒。


       所以,勇利呀,你愿意成为专属于雪姑娘的王子殿下吗?就如童话中那些能从恶龙魔爪下救出公主,给一个吻就能解除恶毒巫婆下的诅咒的王子,可以赐予雪姑娘永存于世,不会轻易被爱灼烧融化的力量吗?


                 

    ——TOOOOOOO BEEEEEEEEEEEEEE CONTINUEDDDDDDDD——


               ——HAPPPPPY  NEWWWWWW YEARRRRRR——


                                     —— 多谢你的阅读——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