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维勇】YOI高校美男部(后续)

人物设定:隶属贵族学校国际部高二男公关部部长维克托x高一平民特优生勇利

这是一个关于没有维克托迷弟滤镜的勇利的小故事,年龄操作有……

梗来自《樱兰高校美男部》,已完的续篇,简而言之就是自high的产物,想写就写,没有正式结局……

叙事混乱,人物崩坏严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能接受的请往下拉…………


前文链接:(上)   (下)



其一


       经过维克托及男公关部全体成员的一致努力,几经波折(过程就此略去),勇利总算勉勉强强接受了维克托,按维克托自己的说法就是成为恋人。


       据部员们的回忆,在和勇利正式确立交往关系的一天,校中维克托所到之处景色,皆似蒙上一层柔和的粉红滤镜,一片春意盎然,花田盛开,鸟语蝶飞频频不断。在他抵达部室,敞开门的一瞬间,仿佛天降万丈神光,整个部室被照耀得像是镀上一层黄金,闪亮无比。


       忽略那个得逞得十分显欠揍的嘴脸,某种意义上,真的是被神眷顾的男人。

 


       勇利和维克托交往不久后,学校就迎来一年一度放寒假的季节。对于刚经历了期末考的修罗场,迫切想要暂时脱离学习苦海的全体学生来说,这无异是一个天大的喜事,对于受够了某人任性的公关部的部员来说,这是一段可以暂时不跟社长见面的愉悦时光,而对维克托来说,这是难能珍贵能和勇利粘粘糊糊地独处,谈谈情约约会,增长感情的机会。顺带一提,早在考试结束前,他已经制定好一个自认为能让勇利留下美好回忆的心动约会计划。


       看着桌子上被用红笔圈起来,意味寒假开始的日期,维克托抱着枕头兴奋地在床上打滚,美好地幻想着。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这也是为什么在寒假的第一清晨克里斯被一通连环夺命call剥削了睡懒觉权利的原因。


     “克里斯!——‘’


       维克托你个混球……


     “维克托,你一大早又发什么神经……”不情不愿地爬起身子,艰难地把手伸到床头柜,按下通话键,克里斯暗搓搓地骂了一句,又把头埋到枕头,闷声慵懒地说道。


     “孩子他妈!————”电话另一头,维克托的声音异常激动慌张,“女、女儿、儿、儿、儿、儿子不见了!——我、我的勇利电话打不通!我一大早去他家按门铃也没人出来开门!克里斯,怎么办!勇利是不是遇到诱拐犯了!”


       那个诱拐犯不就是你吗,况且都已经脱单了,还有必要继续这种家庭设定吗……


     “勇利应该是住在学校提供的宿舍小区里,那里保安系统那么高级,一般的可疑人物绝不可能突破进去,你几点去的他家……”克里斯揉揉太阳穴,一早被吵醒的感觉真不好,他都感到脑子还是昏胀状态。


     “嗯,凌晨三点吧。”


     “……你本来打算夜袭的对吧维克托”那些附近被打扰到的居民没报警告他半夜扰民,扣上个变态的罪名也够宽容,这个男人真好运。


     “你在说什么呢,克里斯。我只是希望勇利在放假的第一天早晨神清气爽地起来后,第一个看到的是他的亲亲恋人而已。”


     “是是是。”不打算跟维克托拐弯抹角下去,忽略维克托话中的所有槽点,随便应了几声敷衍维克托后,克里斯就直截了当地说道:


     “勇利不是不见了,他只是回老家长谷津了,准备和家里人过新年。”


     “是吗,勇利没事太好了。”维克托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放松了很多,但很快意识到哪里不妥的他眉头再一次深深蹙起来,对克里斯开始新一轮高分贝语音轰击。


     “欸!————————为什么!!!!!!勇利一点都没跟我提这事,克里斯你怎么知道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背着我勾引了我家可爱的勇利!?”


       就是因为你这样子,勇利才不愿跟你说,怕你又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捂住自己的耳朵,克里斯心里一边腹议道,一边为守不住秘密而对勇利感到抱歉。


     “我才没有,维克托你把我想象成什么人了!”


     “一个骚里骚气瞒着大家已经勾搭上某大学学长的homo。”


     “维克托我要跟你友尽,至于勇利老家具体在哪里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自己去查吧。”


        维克托之所有这种忧虑并不是毫无根据。


       随着勇利当男公关的时间变长,由于他毫不造作的待人处事风格及温和清秀的外表,使他博得越来越多人的好感,在某天举办了执事主题的茶会活动,为符合维克托“气场要再强一点”的要求,勇利罕有地把刘海全往上梳,穿着一身优雅简约的燕尾服亮相后,人气更以可见的指数增长速度持续上涨。据当时在场的客人的回忆,因为那样毫无防备把额头全露出来,又没带眼镜的勇利棕红眼里散发出一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要强势魅惑的眼神,宛如一瓶甘美醇香,有着丝绸般顺滑口感的红酒,令人抵挡不住诱惑,想要一品芳泽。加上贴身束腰,黑白相称的衣服设计完美展露了他形状很美好的圆润臀部,强烈彰显了一种强烈的禁欲感,和他偶尔无意识舔唇小动作,相对于平时的清纯,更多了一份性感,让人欲罢不能。另外,勇利身为特优生,总会乐意慷慨地为客人们解答学习上的难题,渐渐地,有些比较大胆的人便会以各种优待条件邀请勇利参加他们私下举办的学习研讨会,借此希望增加与勇利的相处机会。这对维克托来说造成个不少的刺激,尤其那时两人还没正式成为恋人,维克托还在拼命挽救跟自己发际线一样,在勇利心目中对他本人岌岌可危的好感度。


       之后,维克托对于任何想要对勇利出手的人抱有了到了近乎神经质地步的敌意,一旦发现不妥便千方百计阻扰勇利与那人的发展,即使很多时候结果是惹得勇利摆出了一副哀怨不爽的表情而维克托又去装可怜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他大腿求原谅,说什么“爸爸只是为你好有什么错”,更加坚定了勇利要和这个人划清界限的决心。就算现在维克托终于如愿以偿,这种情况还是层出不穷。


       顺带一提,这个“任何人”包括他们几个常年被毒害的男公关部成员。


       虽然情有可原,但是他克里斯还是有个人尊严。


     “等等等等,克里斯!对不起,我错了!孩子他妈,你不能这么对我!”


       作势要挂掉电话的克里斯起身伸手拿起手机,听到那一头的维克托开始变得慌张的声线,满意地勾起嘴角,反正睡意已经褪下大半,他不介意再继续逗弄一下维克托。


     “呐,维克托,这个新年要不要换个方式过?”


     “例如?”维克托装作疑惑的声音传过来。


     “去海边。”

 

 

       这本是一个一如既往的平常早晨,入了冬的长谷津小镇由于天气的寒冷和下雪的缘故比以往都要冷清,天空中没有艳阳的高照,街道上行走的人们少之又少,正常营业的商铺没有几家,进入车站停靠的新干线也没几班,屋檐上,栏杆上,树杈上,车顶上尽被裹上厚厚的银装,冰凉清新的空气被吸入肺中引起一阵生理上的冷颤。


     “勇利,你不急着出门的话,帮忙扫一下门前的雪。”


     “好。”


       勇利听从家里宽子妈妈的吩咐,在家后院翻找出铲雪专用的铲子。当他系好鞋带站起来,抄起铲子,推开家前厅的门时,伴随着一股强烈的气流席卷而来,发型被吹乱,眼前忽而呈现出一片狂风呼啸,雪花纷飞的景象,把他人着实惊住。


     “……天气预报说了今天会下雪吗?”


       被毫无预兆到来的暴风雪遮挡住视线,勇利伸手压住自己凌乱的发丝,迟迟没踏出门槛,而下一秒,一把从天而降的声音很好地解答了他的疑惑。


     “勇利!————————————”


       说真的,可以的话,勇利一点都不想在这里听到这把声音。


       他僵硬地把头往上抬,果不其然看到一架近乎崭新的黑色直升飞机旋转着它几扇巨大的桨叶霸气地浮于离地面不算十分远的高空中,甚至能看到自家二楼的窗户窗框因它掀起的强劲风力被弄得咔咔直响,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被拆掉。而比直升飞机更为显眼的是探身出来的那人一头深受风力翘起的银发和那张兴奋起来笑得跟红心一个形状的嘴巴,还不怕摔死就怕自己看不到似的没有抓任何扶手之类的东西,拼命跟自己挥手。


      “surprise!——————”


        勇利有预感,今年的新年他铁定不能像以前一样,坦然度过。


       但心理上十分不希望让这个预感成真的他作出了十分诚实的身体反应,在维克托跳下飞机,笑眯眯地往他家旅馆入口走过来的时候,想都不想就后退一步,重重地把门拉上关上,歪管外面的人笑容扭曲到什么程度。


       勇利宁愿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当成是幻觉,什么都没发生!

    

       自从就读了YOI高校,勇利觉得自己的人生像是打开了奇怪的开关,尽是奇怪的展开,被迫背上百万巨债要以男公关的身份接客抵消债务就算了,没想到还被全校偶像的维克托学长盯上,在部活时对自己毛手毛脚摸屁股这种流氓行为因为司空见惯就忍了,居然还大言不惭宣言自己是他的,一定要把亲爱的小猪猪睡到手。此发言一出,立即引来一堆女生慈爱目光的围观。勇利记得当时自己脸上的表情简直是一阵红一阵黑,尴尬得要死了,不止一次猜想他俩上辈子是不是真的有仇,例如欠款的其实是维克托,而他胜生勇利只是放了一点点高利贷就对维克托穷追猛打,导致这辈子的立场反转过来,轮到维克托对他胜生勇利纠缠不放。


     “勇利不要只顾着读书啦,都已经是半个成年人了,不考虑在这个正值芳华的美好年岁里来一场令人深刻的恋爱吗?”


     “这里有那么多好男人,你不想找一个来试试吗?”


     “比如我。”


       面对如此赤裸裸的暗示,被挑起下巴的瞬间,盯着眼前自带玫瑰花满开背景或边框特效,俊朗深邃的脸庞,勇利心中毫无波澜。如果不是有客人在,换在平时,他早就把那只调戏自己的手拍下,起身拍屁股走人。


     “学长你这话逻辑不对,为什么我的初恋对象非得是个男的不可。”


     “有我在,你觉得你还需要那些女孩子吗?不如说,只有我才适合当你的初恋。”


       不过,最初勇利以为这只是又一次因学长任性妄为的毛病发作所说的戏言,所以并没当真。然而维克托似乎就是为了打破他一切对美好平静的高中生活幻想才和他相遇的存在,在行动上努力追求勇利,切切实实履行着当日在部室许下的承诺,捻灭了他内心深处对剩下两年的高中生涯仅存的盼头。


       你问为什么被维克托追求,平静的高中生活就完全无望?想象一下被迫在众目睽睽之下拐走他们一直以来信仰的神,成为全校公敌是什么样的滋味就知道了。


       在部活时间骚扰他就算了,这个比他大一届的学长告白后一到课间休息时间就不厌其烦地跑来一年级的教室,经常叫嚷午休一定要吃到小猪牌爱妻便当不然下午就没力气上课诸如此类的鬼话,搞得全班同学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那种怪异的眼神看得他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好吧。除此之外,维克托献殷勤来讨好他的次数也是多得令人发指。


     “勇利,勇利,我给你买了新衣服,很可爱对吧~”


     “勇利,勇利,这支兔子自动铅笔送给你,是全新定制的哦,上面还刻有我的全名,保你考试必拿全级第一名。”


     “勇利别怕,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方向还特别不对劲……


     “维克托学长你该认清现实了!我不是女孩子,没有穿女装的癖好!”


     “但我觉得这条吊带裙真的很合适勇利你嘛!”


     “学长你别以为这样做就可以掩盖你们为了筹备更多社团经费,不经我同意擅自把我的小熊圆珠笔高价拍卖掉的事实!”


     “Q口Q我知错了还不行吗!别,别不理我!勇利,求你了,不然我会寂寞得死掉的!”


     “先不说维克托你为什么潜伏在这里,我只是去做个体检,帘子外面的医务人员正等着呀,你不放手,我怎么走出去。”


     “不要!勇利一身雪白柔嫩的肌肤怎能随便给陌生人看!”


       勇利至今都仍不明白自己一个随处可见的高中生,在他们口中所谓的穷鬼平民,到底哪一点被维克托看中了,神奇的是,除了维克托变得更加死缠烂打烦人外,他的日常生活丝毫没有被打扰或有改变的迹象。课照样上,班里的同学跟他相处得依然不错,部活正常参加,前来光顾的客人对他依然那么友善,甚至会带着些许期待的眼神问他和维克托两人发展得如何。总之就是,他没感受到一丝敌意,虽然这是件好事,但总觉得怪怪的。


       而连他自己难以置信的是,最后自己因拗不过维克托居然答应交往,看来自己早被维克托传染,病得不轻。


       或者其实因为维克托会某种神奇魔法,还是会调配一些神奇药剂,令胜生勇利都抵不过名为维克托的魅力。


       可即使成为恋人了,他都没打算这么快就跟家里人坦白他谈恋爱,对象还是个男的事实。


       因此关于这次回老家的事,勇利没有跟维克托说,只等维克托主动联系上他,含糊搪塞几句好了。不过由于住校生假期离校要办相关的申请手续,好让学校了解统计离校人数,以防不备之需,他只和兼任学生会会长的克里斯学长提过此事。克里斯学长是个很明白事理的人,知道勇利在顾虑什么,便拍了拍他肩膀,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会随便跟其他人透露他的行踪。


       然而现实给了他一巴掌,他实在太低估维克托的行动力。


       勇利躲在门后,赶紧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两手不稳差点把手机摔到地上。他手颤颤地按下主屏幕键,当手机荧幕亮起时,一行来自克里斯的信息生生映入了眼里,内容只有区区几只字。


       [From克里斯学长:

                                    对不起,勇利……]


       然后,随着一声提示音响起,又一条信息闯进勇利的目光中。


       [From 维克托:

                              勇利!~快开门啦,外面冷死了!我饱含满满的热情与诚意飞过来,你要让亲爱的恋人在外风餐露宿,承受暴风雪的洗礼怎么回事!!!!!!————Q口Q!!! 女,不,儿子呀!!!你不能这么对你爸呀!!!!!——————]


        该死的有钱人………………


        ——不知道有没下文的TO  BE  CONTINUED ——


        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83)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