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原创】恋爱无期(黄黑)

(三)

     “小黑子,拜托了,帮我补习下国文!”


     “我拒绝。”


     “什么!?”


       学校走廊上,一位天蓝发色的少年穿戴着整齐而干净的校服装束,他把夏装衬衫的纽扣全扣上,领带也被他端正地扎在在胸前,跟本人会用全力以赴的态度来对待任何事这一性格相当符合。他云淡风轻地一口回绝面前比自己高了一个半头的少年的请求后,便转身离开,却发现双肩被一对手掌紧紧的压攥着,致使自己走不动。


      “黄濑君请放手,不然下一节课我要迟到了。”少年面无表情地把本来放在腰侧间的物理课本微微举过肩膀,示意给身后的少年看。


      “小黑子不答应的话,我就一直缠着你直到你答应为止,即使是你午休上厕所回家睡觉的时候!”黄濑并没有轻易放过黑子的打算,而且像作出什么重要决心似的,他严肃地点了点头。


      “请不要做出这种跟变态跟踪狂一样的举动。”


      “那小黑子……”


      “不可能。”


       语毕,懒得跟黄濑在这里磨嘴皮的黑子快速地弯起手肘,头也不回,准确无误地给黄濑的肚子位置来了一记狠狠的手刀。


     “疼…………”


       正面结结实实受了这一击的黄濑立刻放开黑子的肩膀,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脚一软慢慢蹲了下来,整个人在走廊上快要呈现瘫倒状态。


       感觉阻碍自己前进的力量消失后,黑子揉揉肩膀,果断将视觉诱导能力提升到最大值,淡然离开,以防万一又被黄濑缠上。


       可是,自诩为黑子哲也的帝光第一忠实追随者,黄濑凉太没想过就这么简单放弃。


       他一手撑着快要倒下的身子,脸上挂上宽面条泪,一手张开五指,向约莫刚刚天蓝色发梢消失的方向伸出来,大喊:“小黑子,我请你喝一个星期的香草奶昔,你别走呀~~~”


       下一刻,黄濑如愿地看到刚刚已经匿藏了踪影的少年又出现在自己身前,身板挺得直直的,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一个月……”


      “两个星期?”


       像是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黄濑立刻就反应过来,脑袋迅速运转,尝试跟黑子商讨,希望他能回心转意。而当黑子见对方没答应自己的要求,还想跟自己讨价还价时,立马又转身走人。


     “那请黄濑君好自为之。”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就一个月,OK?”


       看着又准备隐身的黑子,黄濑连忙转变答应。这时,黑子才显得稍好心情地说:“既然最近临考前社团活动已经暂停了,那就从今天下午放学后开始吧。”


       黑子边说边转身,继续往走廊的另一头前进,然而又像想到什么似的,稍稍侧过脸,抿着的嘴角轻轻向上翘:“五点在学校图书馆见,迟到要罚两倍香草奶昔。”


     “请黄濑君做好心理准备,我可是很严格的。”


       看着黑子的笑脸,黄濑凉太只觉得体内肾上腺素猛然增加分泌,心脉搏与血液流动加速,皮下的血管在不停收缩,脸上的温度仿佛受了刺激似的不断升高。顾不得自己在走廊上的触目形象,黄濑索性坐在地上,卷缩起双腿和身体,手臂环着双腿。


     “小黑子,实在太狡猾了。”他把脸深深地埋在臂弯里。


     “总是可以这样让我无所适从……”

 

 

 

       500、1000、1500……


       看着电子文档的字数已经达到了规定字数的一半时,黑子哲也长长地舒了口气。再三确认文件及其备份已经被保存好,他关闭了电脑,把一叠资料收拾整齐放好在背包里,准备离开图书馆回到宿舍,稍作休息后再继续工作。


       回去前顺便去一趟超市吧。


       黑子想起宿舍里鸡蛋已经被用完的,便决定绕点远路,去采购点食材。


       今早火神君好像发来新的邮件,里面有附新菜式的做法,晚上尝试一下好了。黑子边想边走出了图书馆,向超市进发。


       半年前,黑子被系里教授选作留英交换生,被准备也出发去美国加入职业球队的火神大我知道后,第一反应不是发来祝贺的短讯,而是调侃凭黑子只会做水煮蛋的料理水平,会不会把他自己饿死。考虑到英国料理在某种意义上的瞩目成就和其餐厅的消费水平,被火神调侃过后,黑子当时十分诚恳地拜托他教自己做饭。最后,教出来的成果还蛮让两人满意,最起码黑子的菜式从最初的水煮蛋升级成了蛋炒饭的级别。而两人在日本分别过后,因为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所以黑子会时不时收到火神推荐简单菜谱的邮件。


      “火神君虽然看起来是很粗犷的一个人,但其实意外的温柔。”就此事,有一次两人通话时,黑子曾这么评价道,结果却是引来那一边诸如才不是为了你此类的一点也不坦率的发言,一度让他以为火神被绿间真太郎附身了。之后再收到类似的邮件时,黑子也不多说什么,心照不宣地接受昔日队友的好意。


       但是,火神君是一个好人的事实并不会因此改变。


       走在街上的黑子慢慢想起了往事,因沉重的学业而不断被压迫紧绷的脑神经逐步松弛了起来,脚步不自觉变得轻快起来。


       晚上7点30分,已进入夏令时的英国上空还未全入夜,那广阔而纯粹的蓝色仍是铺盖着大片天空,伴随着边缘被夕光烧红的缓缓飘动的浮云,不停延伸到城市的每个角落。夕空之下,整个城市已然进入寂静状态,平常一到下午时分就聚集着不少孩童玩耍的草坪早已空旷无人,大部分的商铺已经关门了,马路上只有偶尔一两辆汽车驶过,行人道上也就出现几个牵着细长的绳索遛狗的人。但就这么一副寂然的景象,会令人无意识地回想起很多东西。


       黑子想起了WinterCup结束后奇迹的世代再次有机会聚集在同一个队伍里打比赛,为了还以美国街球队伍Jaberwock的眼色的事情;想起了高中时期他和城凛的队员一起在冬季杯比赛中拼搏,并奋力打败洛山高校的事情;想起了帝光时期的六人齐心协力夺得全国中学生篮球联赛冠军的事情。


       他还想起了很多,比如在摆设魔术用具的商店里莫名撞见的桃井对自己的表白;比如相田监督叫上队员们给火神进行的彻夜不眠的突击补习;比如紫原敦在游戏机店铺旁的便利店找来还不忘分给自己的番茄味美味棒;比如赤司为了帮助自己的广播节目能顺利进行而递过来的小纸条……


       然而,等黑子走上一段长长的坡道,回头望见城市远方与海岸线交接的半边天染上璀璨金霞的颜色时,他只想到一个人。


       一个拥有着和映在眸中的霞光有着同样的色彩,却比这耀眼百倍的存在的人。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