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原创】恋爱无期(黄黑)

(五)

     

     “还不赖,黄濑能考到这样的成绩也算是很不错了。”


     “真的,果然人长得好看在学校也能横着走。”


     “所以说,这个看脸的世界已经没救了。”


     “总觉得莫名的火大。”


     “同感。”


     “喂喂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体育训练馆里,金发少年叫嚷道。


       他眼睁睁地看着面前一群拥有五彩颜色头发的家伙围成一圈看着不知从何得到的关于自己各科的成绩单,还向他投来一阵阵明显带着“颜值高果然考试也稳当当”意味的鄙视的目光。虽然逼于屈服其中矮个子的赤发队长的淫威之下,黄濑凉太没法明张目胆地抢回试卷,但不代表他会像剧中某些站在被告席的角色说着“我保持沉默的权利”而忍受旁人的指控那样真的一直保持沉默。


       更何况黄濑凉太本来就不是个习惯沉得住气的人。


     “小黑子怎么也掺和到他们那一边,小青峰你这个数学考试交了白卷的人根本没资格说我,说到底你们是从哪拿到我的试卷!”


     “吵死了,那只是个意外,我才不想被都死缠着哲给帮忙补习结果国文还是不及格的人说。”


     “说是意外,其实你这个黑皮是连测验的时候也在满脑想着你的小麻衣对吧。”


     “那也比某个人整天张扬着一张轻浮的小白脸到处不知廉耻地勾搭女人要强百倍。”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对视的双眼要迸发出火花时,紫原突然把试卷横隔在他们的脸之间。


    “争吵到此为止,小赤仔有话要说,小黄仔和小青仔要友好相处哦。”


       然后,站在离两人不远处的赤司便开始发话:“你们两个都冷静一点。黄濑的试卷是我从老师问来的复印件。顺便一提,青峰你的成绩单我也是有的,藏起来是没用的。”


       有一瞬间,青峰觉得背脊是发凉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暑期补习班的重点对象。如果正选成员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而去参加补习,影响了训练和比赛,说实话我可是很困扰的……”


     “总觉得这话在哪听说过。”黄濑努力回忆道。


     “所以,我就稍微使用了点学生会的职权。”


       心里都在谤议赤司滥用职权的两人此时却十分有默契地保持沉默,坐等赤司接下来的话语。


     “虽然两人都不用参加暑期补习,不过……”赤司明朗一笑,眼神却无比尖锐地像要穿透两人的心脏,“这个暑假,你们不如试着用功点,如何。尤其是黄濑,在补考来临前,除了训练时间,不要打扰黑子。”


     “什……”


     “也别想着偷偷跑出去跟踪人家,我可是知道的。”


       这不就等同于——


     “黄濑君,预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假期。”


       早得悉补考日子是在下半年学期的黄濑意识到整个暑假都要和黑子处于几乎绝缘的状态,心里边上演着呐喊的戏码,边默默哭诉赤司的壕无人性。


     “小黑子真狠心,怎么能这么爽快就接受小赤司的决定,难道你一个假期看不到我不觉得寂寞么!”


     “不觉得。”


     “像你天天这样粘着黑子才叫不正常,黄濑。”看不过眼的绿间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镜,嫌弃地看了看金发少年。


     “但是,放假了还要拼命学习,的确有点可怜。”


      黑子一边嘀咕着,一边悄悄地走到黄濑身旁,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黄濑低头看下自己。


     “虽然很遗憾黄濑君没达成我们约定的要求,但是如果不介意的话,夏日祭那天要不要还是一起度过?”


    “就这一天可以吧,赤司君。”同时,黑子以询问的眼光望向赤司。


    “我也不是这么不通情理的人,既然黑子都这么说了,就特别准许吧。”


      得到了赤司的应允,黑子抬起那头拥有天蓝发色的脑袋,眼神温和地注视着身旁少年琥珀色的眼瞳,他那平和温润的声线也缓缓传达到黄濑的耳中。


    “黄濑君,你的答复?”


       只一瞬间,黄濑便一个激动地扑向了黑子,无视黑子很难受被压着会长不高之类的话语,紧紧地抱住了一秒速切换回死鱼眼的蓝发少年,“当然可以,没问题!~”


     “小黑子,谢谢你!”


     “我果然最喜欢你了……”

 

 

 

     “Take your receipt, sir.(拿好你的回执单,先生)”


     “Thank you.(谢谢)”


       收起提交论文后得到的回执单,黑子走出教学楼,迎面而来的是一片湛蓝的晴空和和煦的阳光,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仿佛又放下了个包袱,身体好像恢复回以前打篮球时那般轻盈。


       但是这只是几秒内的事情。


       一旦全身神经放松下来,一直长时间被压制的疲惫感一下子就汹涌到脑内,让黑子开始感觉晕乎乎的。侥是平时一双毫无波澜的双眼,由于连续超过15个小时紧绷着盯着电脑屏幕,此刻也顶着满满的血丝,眼袋下透着若隐若现的黑眼圈,整张脸毫无神采而言。而且,为了及时完成论文,在提交截止前的最后30个小时,黑子几乎是和厨房处于隔绝状态,只有和咖啡和饼干为伴。所以,当作业完成后,他的胃也开始发出了些不和谐的声音。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最需要的是就是补眠和吃饭。


       困饿交加的黑子昏沉地意识到这一点,勉强透支着最后一丝精神力离开了学校后,毫不犹豫地踏上返回宿舍的路段。


     “嘀嘀嘀……”


       所以,当听到这个手机提示音的时候,黑子突然感到头皮都发麻了,不自觉的抬起左手扶着额头,按压着太阳穴。他无奈地叹了下气,右手伸到口袋里拿出手机,熟络地触摸到通话键。


     “你好,赤司君。”


     “黑子,听到你还活着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赤司君,说实话,我现在感觉一点都不好。”


       对于赤司的调侃,黑子毫不客气地回复一句。因为他深知,以这个赤发青年的性格来讲,能在这个时间点来电的他心里一定有个盘算。


       所以说,赤司君你的天帝之眼已经进化到连一周内的未来也能看到了么,不然怎么知道今天就是我交作业的最后限期。黑子心里无力地吐槽道。


     “因为一般而言,从你打算开始通宵赶作业到完成作业,周期是7天。”


       赤司的回答不但没有消除黑子的疑问,反而让黑子猜测起赤司的天帝之眼是否新点开了千里眼的技能,不然在这种不可能面对面的情况下,他怎能一次又一次轻易猜中自己的心思。黑子直觉这样费神费脑和赤司耗下去的话,他极有可能在未到达宿舍就晕倒在半路上,运气好的话,会被同样回宿舍的某个外国同学发现,然后帮忙给搬运到医院。


     “那赤司君这次又有什么事情吗?”于是,为了避免接下来一连串可能遇到的麻烦,黑子决定不再和赤司拐弯抹角下去。


     “黑子,你这么迫不及待想挂我电话吗?”


     “不,我没那个意思……”


     “那就好。”听到黑子的答复,赤发青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愉悦,“其实,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真稀奇,赤司君居然会拜托人。”


     “哲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请你继续……”瞬间感觉赤司要切换另一个人格的黑子条件反射地捂住自己的前额刘海,并下意识观察周围有没有利器靠近。


     “嗯,最近我有位表弟也要来英国留学,正好入读的学校和你身处的城市相距不远。虽然我有想过一起过来,可惜最近本家有点事脱不开身。”


     “赤司君是希望我帮忙带他熟悉一下这边的生活吗?”


       黑子迈开几大步,一口气爬完必经的坡道,惯性地稍稍扭头看了下周边的环境,发现一向要途经的公园比往常都热闹,除了放学过后过来公园草坪踢球的小学生和散步遛狗的人之外,公园内还聚集了不少人,而这群人当中有不少长着一张东方面孔。


       只瞥一眼,黑子马上就把目光收回,直视前方,注意力放回和赤司的通话中,保持自己原来的路径方向。生性淡泊的他一向不太会主动接近过于喧闹的地方,而本来淡薄的存在感更是让他看似和外界的一切喧嚣无缘。


       他不像那个人,总是可以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各类人群间,一直能站在台上幕前的聚光灯下。


     “那赤司君的那位表弟什么时候到?”


     “关于这个……。”


     “哔————”手机突然长响一声,赤司的声音就戛然而止,电话里头也再没有传出他的任何话语。


       黑子保持手机贴着耳朵的姿势好几秒,才想起昨天忙着赶论文今天出门太过匆忙,以致于忘了给手机充电。无奈之下,他将电量耗尽的手机放回口袋,默默地祈祷着最近这段时间自己不会因为意外单方面中断了通话而莫名收到类似整箱剪刀的越洋包裹。


       果然精神不足,容易出事。黑子忍不住打了个大呵欠地想道,刚刚因和赤司通话而减弱的困意又开始席卷而来,他的眼皮渐渐地耷拉下来。所以,当宿舍大楼出现在自己的眼界范围时,黑子的步伐顿时加快了好几倍。


       等精神充足了,手机也充满电了,再和赤司联系好了。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