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原创】恋爱无期(黄黑)

(六)      

       天色渐渐暗下来,蔚蓝的天空正慢慢被黑夜笼罩。与之相对应的,是地上开始灯火照明的街镇。在神社这一带,由于夏日祭的举办,周边环境都比以往要热闹许多,穿着各式浴衣的少男少女们欢声笑语地从四面八方向神社靠近,脸上显露着对夏日祭期待与兴奋的神色。街道挂起的一排排灯笼正轻轻地摇曳,在每个人的笑容下投下一片片柔和的烛光火影。而此刻,在人群里,有些个别带着不同情绪来参加祭典的。


      “黄濑君。”


      “……”


      “黄濑君。”


      “……”


       在摆满祭典时才有的各种摊位的主干街道上,两位一蓝一黄的身影并肩而行,蓝发少年连声叫唤旁边的金发同伴,却并无如愿得到回应。黑子侧脸抬头望了一眼那张鼓起来即使流露出不爽的神情却依然一路上吸引着街上少女目光的俊脸,有意无意道:“黄濑君,如果你觉得和我一起逛祭典很让你不愉快的话,请不要勉强。”


      “才不是这样!”


      “那从刚刚到现在,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如愿终于听到黄濑的答复后,黑子继续追问道。


      “那是因为……”感觉黑子的目光又落到自己的脸上,黄濑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再次露出别扭的神色,嘟起嘴,“明明约好是和小黑子逛祭典的……”


      “我现在不就在你身旁么。”


      “可是呀——”黄濑大手一指稍远前方走着的已成为一道靓丽的彩虹风景的五人,颇为激动地说道,“为什么他们会和我们一起的,我明明只是想和小黑子两个人来的!”


      “可恶,小黑子明明都有我了,为什么还要叫上他们!”


      “黄濑君你是小学生么,居然就为了这种事闹别扭。”终于知道身旁人闹别扭的原因,黑子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用一种无药可救的眼神斜视了黄濑一眼,“还有,不要随便说这种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话。”


      “但是——”


      “把大家都叫来参加祭典是赤司君,本来他就有这个打算。”黑子平静道,“不然黄濑君你以为赤司君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我的请求。”


      “而且,”黑子一一扫过那些五光十色的摊位,清浅如蓝天的双瞳里逐渐染上七彩琉璃般的光芒,“大家在一起的话,一定可以为这个夏天创造很棒的回忆。”


      “可是,不止这个。”即使明知黑子的话语十分有道理,可是黄濑依然满脸不服气,“既然是一年一度的夏日祭,为什么小黑子都不穿浴衣来,害我还一脸期待的说。”说话之余,英眉紧皱着,不满地瞄了一眼黑子衬衫加休闲裤与运动鞋的常服装扮。


   “只有我穿浴衣,这样不就会显得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期待祭典,像个笨蛋似的。”


      “黄濑君果然是小学生,这种事也得在意半天。”看着黄濑有点无理取闹的样子,黑子再次轻叹一声。


      “什么叫‘这种事’——”


      “难道我在你身边还不够么?”


         黑子的一句话轻易地把黄濑接下来的所有话语全部堵上。


      “虽然我今天没穿浴衣来,但是我的心情和黄濑君一样,比任何人都要期盼这天来的。”没理会黄濑一时愣住停住的脚步,黑子继续自顾自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头对黄濑投以温和的笑容。


    “而且,今天黄濑君穿浴衣的样子很好看哟。”


       面对黑子突而其来的带有温润笑意的脸,黄濑像是受宠若惊一般,双眼睁大了一点,嘴巴颤抖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脸上的热度简直不受控制地直窜上升,还蔓延到耳根处。


        小小小黑子,真是太犯规了!


      “哲君,小黄,快点来,烟火大会要开始了。”未等黄濑要说点什么,前面粉桃色长发少女的呼喊便传入两人的耳朵,黑子提高嗓音跟少女回应了一声“我知道”后,便向黄濑伸出手,仿佛是在邀请他似的。


      “那么走吧,黄濑君。”


      “嗯,小黑子等等我。”半响,应邀般的黄濑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刚刚的不愉快即烟消云散,兴致勃勃地赶上黑子的步伐,再次和身旁的如蓝空般浅澈的少年并肩着,“说起来,今年看烟火的时候,小黑子准备许什么愿望?”


      “秘密。”


      “小黑子不要这么小气嘛,说来听听~~”


      “现在还没开始放烟花,说出来是不会显灵的。”


      “那那小黑子,到时候,我们默念4秒,然后一起把愿望说出来吧。”


      “嗯,没问题。”


      “就这么说定了~”


       当夏日的烟花于浓烈的夜色中如花绚丽地盛开,璀璨夺目的火花的轨迹划过漆黑的天空时,少年们只是静静地观赏着,将眼前的一幕深深地刻印在脑海中,内心一直在回荡着这一心声。


        1——


        谢谢你,至今为止给予了我如此多的帮助。


        2——


        因为有你,才能有这么美好的时光和回忆。


        3——


        所以……


        4——


      “希望以后也要一直这么在一起。”

 

 

 

     “唔……”


       到底哪个比较划算呢。


       黑子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超市里的篮子,面无表情地扫过各类包装盒表面的价钱,微微弯着腰,站在肉类专用冰柜前思考着。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之前,交了论文之后的黑子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补眠,最终因过度饥饿而醒了过来。但当进厨房看了一眼几乎空荡荡的冰箱和没有了方便面踪影的橱柜后,回想起离宿舍最近的超市闭门时间,他就一刻不犹豫地回房间拿了点钱和钥匙往外跑,并顺利踏进了超市门口。


     “明天不如做咖喱吧……”


       在即食品区选好一会的晚饭的食物后,心血来潮的黑子掏出电量却是处于满格状态的手机,把先前收藏的咖喱食谱调了出来,将按其上述的食材一一放入购物篮。


     “萝卜,洋葱,玉米,土豆……”


       再三确认没有漏掉食谱上任何一类所需的蔬菜,黑子便毅然向肉类区进发。然后如现在所示,他开始犯愁到底买哪个回去。作为一个不像赤司征十郎那样出生于凡人莫及的土豪世家的留学生,来到国外独自生活不能乱花一分钱,尤其在英国这个常年在全球物价指数荣列前排的国度里。正所谓省吃俭用,因此省钱需从饮食着手。


       当移步到猪肉专柜的时候,看到贴着特价标签的包装盒时,黑子眼睛一亮。他将那包装盒拿出来看了下保质日期,重量,价钱,掂量了一下过后,便坚定地将它放进篮子里。看着沉甸甸的购物篮里已经都装有自己需要的东西,黑子也就不再流连于柜架之中,直接走向收银台。


      “糟糕,下午工作的时候将钱包给别人保管,现在还没拿回来。”


       然而,当听到这么一句话时,与收银台距离隔得不远的黑子的脚步顿了一顿,并下意识地怀疑是不是这周赶论文的后遗症的原因,导致了自己产生了些奇怪的幻听。


        因为这声音不就是——


      “Sorry, could you tell me that what time the supermarket is closed?(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家超市什么时候关门)”


       一步,两步,三步……


       为了证实自己是否真的产生幻听,黑子屏着呼吸,继续缓缓向收银台走近。


      “It is closed at 20.00 pm, sir.(晚上8点关门,先生)”


      “那不就来不及了么。”


       熟悉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小超市里不断传入黑子的耳朵,当黑子走到收银台没被货物架遮挡的位置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没有产生什么因论文后遗症而引发的幻听。


       眼前站在收银台的那头耀眼得如太阳而柔顺如丝绸般的金发,那张走到哪里都会备受女孩子注目的帅气脸庞,还有那各种让人十分不爽又不得不仰视才能直视到眼睛的高挑身材,都在确切地告诉黑子,在他所认知到的记忆里,只有一个人符合以上所有身体特征。


       黑子一瞬认为,他可以将宿舍里那副黑框眼镜换成另一副全天候都需佩戴的眼镜,如果能自带颜色过滤设置功能就更好了。


       姑且不论这个本应身处日本安分过着模特和大学生双修日子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现在,貌似是这个人没钱付账,想回去拿钱包又看似来不及,但又不想就这么空手而回。黑子瞧了一下放在收银台上的几罐啤酒,几包零食和那人稍显烦恼的样子,一下就明了现在的情况,同时感叹着他还是一如既往有时候冒冒失失的,跟众多女生心目中理想情人的形象相差甚远。


       虽然想这么放着不管也不错,可是如果奇迹的世代因没钱付账而在国外丢了面子,很不幸这事又被赤司知道的话,曾作为他的教育指导员的自己,不知道会不会因为有连带责任,真的会收到满满一箱刀片的越洋包裹,还附带一封出自某前队长的中二人格亲笔的威胁吞刀片的书信。心底里不断说服自己是出于对赤司的敬意,思前顾后了一番之后,黑子觉得还是帮忙一下比较好。


       至于后果如何,就是往后再想的事了。


     “So if……”


     “Excuse me.”打定主意的黑子悄无声色地靠近收银台,毫不意外地看到收银员因自己突然冒出来而被吓到了,同时也注意到身旁的人对自己毫无征兆的出现一脸震惊的神色。对此并不为然的黑子把手里提着的购物篮往台上一放一推,又指了指篮子一旁的未结账的啤酒和零食,对收银员说:“Can I pay together?(这些能一起付钱么)”


      “小黑子……”


       向收银员递过钱,同时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两个塑料袋,黑子把其中一个晃到那个依然惊诧着的金发青年面前。


     “晚上好,黄濑君。”


     “还是应该说,好久不见。”


 

——TBC——


全文链接
 
 
 
评论(10)
 
 
热度(9)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