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原创】恋爱无期(黄黑)(七)

      “小黑子你,全中联赛之后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因为……”


       傍晚时分的街头篮球场上空,正由澄澈的浅蓝逐渐染变成瑰丽的玫红,投射下柔暖而金灿的余晖,散落在篮球场的周边,照映着站在球场铁丝网外面对面站立着的二人若有所思的脸孔。


        “不知道。”


        “诶!?” 


        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黄濑凉太刚刚还故作深沉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下来。看着几个月未见,刚才还有那么一点严肃深沉风的俊脸一下子出现逗比的神情,黑子哲也心里不觉暗暗好笑,然而却依然保持一副面瘫的样子。只是,当想起初三那年全中联赛决赛的时候,他的表情出现了丝微动摇。


       “的确,让我对帝光方针产生质疑的原因是那场决赛。”


       “但是运动不是胜利就是一切么?”黄濑不甚理解地望着黑子,“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重要?”


       面对黄濑的疑问,黑子只是低垂下头,比初中时期要长许多的刘海在他的脸上投下了阴影,遮挡了眼睛,让黄濑无法看清他现在的表情。


      “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半响,黑子再度开口,“但是,这样下去,我觉得是不行的。”


      “我不明白小黑子你什么意思。”


      “黄濑君觉得打篮球开心么?”面对黄濑的疑惑,黑子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反问了他一句,这让黄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比较适合。


      “这个,我不知道……”最后,他只能硬生生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那黄濑君喜欢篮球吗?”黄濑的答复像是预料中的一样,黑子没特别在意,而是继续追问道。


       “不知道……”


       面对黑子又一个问题,黄濑最后还是只给出这么模棱两可的答案,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回答,而且他还发现,自己现在的心情居然为此开始有点烦躁。  


       将黄濑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都全数收进眼底的黑子,很快就注意到对方心境的起伏。他看着渐露迷茫犹疑的神色的黄濑,也没再就刚刚的问题继续深究下去,相对的,用一副看似不在意的样子和平淡的语气缓缓说道:“我那时讨厌篮球,不管是球的触感,球鞋的摩擦声,还是球滑过篮网的声音,明明是因为喜欢才接触的。”


      “所以遇到火神君的时候,真的觉得很厉害。”


      而随着那温润的嗓音的想起,黄濑觉得自己心中的烦躁感有增无减。


       “火神君是真心热爱着篮球,虽然有时候会特别可怕和乱来,让人十分不省心,但是我觉得这一定是因为他比别人在篮球上认真一倍的关系。” 


      “那又怎样。”


      黄濑打断了黑子的话语。


       “我不明白呀……” 


       “小黑子你,为什么就这么消失,去了城凛,我真是无法理解……”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如果小黑子你看中的是火神对篮球的态度……”


       “那么,终有一天,你们将会决裂。”


       在说这话的时候,黄濑知道自己其实有点赌气。


       为什么黑子选择和自己并肩而行的人不是他。


       明明约定好以后大家也要在一起,打篮球也好,迎接胜利也好,可是为什么黑子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和他们背道而驰。


       为什么选择了升入高中前没有任何羁绊基础的火神大我。


       就仅仅因为火神一直重视着自己长期以来早已忽略的东西!?


       “小黑子,你真是个不守约的人。”


       “我不否认。”


       没有任何东西是一成不变的。




       “小黑子……”


       “给你,拿好。”


       “哦,多谢……”


       “那么,再见。”


       “嗯,再见……”


       看了下眼前的金发青年一副对于自己在这里出现事实没来得及接受和反应过来的呆样,确认他拿稳了那个塑料袋后,黑子淡淡和他打了声招呼,就立马踏出超市的门口。果不其然,当快步走出超市后,黑子好像隐约听到黄濑的喊声。


       “诶!!!!!!!!?”


       而这叫声并没让黑子的脚步停止下来,相反地,更是加快了脚步向宿舍方向走去。不一会儿,他就和刚刚进出的地方拉开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对于他黑子哲也来说,在异国他乡遇到熟人朋友并不是什么让人惊喜的事情,特别那人是黄濑凉太的话,就更要另当别论。


       还有另一层原因是,黑子不确定,在这个人面前,现在的自己能否还可以一如既往地表现得镇定自若。


       嘛,反正今晚的相遇也只是个偶然,用不着太放在心上。


       转念这么一想的黑子一下变得心安起来,回到了宿舍,直接走进了厨房,把刚买到的蔬菜和肉放进冰箱里,动作一气呵成。


       本该如此的……


       抬头望着面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多的扬着灿烂无比的笑容的金发脑袋,黑子的眉头紧蹙起来,嘴角往下抿着,尽管在尽力保持着淡泊自如的神情,他依然感到自己的脸皮抽搐了一下。 


       “好久不见,小黑子~”


       他不记得自己先前说的再见是指这意思。


       黑子觉得前一天因通宵而引起的头痛又开始在隐隐发作。


       他发誓今天周六来学校只是单纯想要去图书馆一趟还书和借书,但为什么又……


       察觉到周边女孩子的目光开始因这个笑容而聚集到这边,黑子退后了几步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跑开,顺带久违地将视觉诱导能力提升到max值。


       可是,金发男子似乎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在黑子有所行动的那瞬间,他也迈开脚步,手向某个方向一伸,抓住那刚隐身青年的手腕,面带微笑地把前一秒在他视野内消失的黑子拖回眼前。


       “小黑子真过分,居然对久别重逢的挚友不闻不问,就这么逃跑了。”


       “不好意思,我没这么一个打扮得这么骚包到了国外还到处散发男性荷尔蒙厚无颜耻勾引女性的小白脸朋友,先生你认错人了。”

 

       “小黑子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这么久不见了你被小青峰附身了么!”


       这什么鬼结论……


       黑子默默吐槽着,同时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心想这人性格中令人脱线那部分还是一点都没变,虽然外表看起来相对成熟了些。于是,估摸这一时被黄濑缠上会脱不了身,黑子便说道:


       “那么黄濑君,昨天替你付款的11磅,能先还给我不?顺便一提,请不要用汇率兑换过来的日元支付,也不要用卡转账。最近我有点缺现金,想要你付现。”


       然后,他似乎听到那拥有完美笑容的脸皮发出了一丁点破碎的声音。


       此时此刻,黄濑的确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和黑子好不容易在异国他乡重逢了,结果这个于他而言又莫名消失了好久的男子连个招呼都没有,见面聊不到五句就开始讨债。


       “小黑子,这剧本走向不对呀!对着多年不见的挚友,你应该先说声‘好久不见,凉太。’才对!”


       “昨晚我已经说了。”


       “我没听到,不算数!”


       “那你先把钱还了。”


       黄濑深深体会到了这二十一年人生当中从没有过的强烈挫败感。


       在黑子哲也的心目中,他们的情谊居然没有11磅的重要。


       认清这个事实的黄濑内心是崩溃的。


       “小黑子你你你,其实是被小赤司附身了吧。不对,你就是小赤司对吧,不然怎么能这么无情。”


       “黄濑君,真是赤司君的话,区区11磅的金额是不会放在眼里的。”


       原来赤司君在黄濑君心目中是这么抠门的一个存在呀……


       自认为心怀对赤司深远的敬意的黑子悄悄记下了这个事实,以便日后可以当作把柄来使用,殊不知身在远方东洋国家的正坐办公室办理公务的赤司征十郎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不过还钱一事先放一边不管,现在应该要关心的是——


        “黄濑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啊,关于这个呀……”


        闻言的黄濑稍稍一低头,便见到那双宛如正上方晴空澄澈干净的眼瞳直直映入自己的眼帘内。那抹早在中学时期就一直迷恋的颜色依然一见如初,即使两人已相隔已久未见,亦依然那么深广和纯净。


       像是本人,也未有丝毫变化。


       不对,身高好像有点长了。


       黄濑惊觉到黑子的身高居然已经突破了170厘米。


       “黄濑君,请不要再盯着我的脑袋看了,我有长高的。”他听得出黑子的声线中略带些许不悦的情绪。


       果然小黑子还是小黑子,还是这么在意自己的身高,不管外在还是内在,都和以前一样。


       黄濑不禁轻笑一声。 


       “我看得出来的哟,小黑子的每个变化我都是知道的。不过真可惜,我也有长高,所以我们的身高差还是没变。”


       “我果然不认识你。”


       眼见黑子毫不迟疑的转身要走的动作,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黄濑连忙反应过来,拉扯着黑子斜背包的肩带,阻止青年的离去。


       “等等等,小黑子,我知错了!”


       “作为赔礼,我请你吃饭怎样,当然有香草奶昔!”


       敏锐地捕捉到后面的四个字后,黑子便把刚迈出去的脚步收回来,立在原地,缓缓侧过身来面对黄濑。他用那平静的目光游离在那俊俏的脸庞上好几刻钟,把黄濑看得有点发毛了,才不慢不急地回答道:“好呀。”


       得到这答复后,黄濑忽而感觉心情舒畅起来,轻轻舒了口气。


    “但是那11磅还是得还的。”


       黄濑刚好起来的心情又开始变得有点低落。


    “我知道了,小黑子,拜托你能不能别这么惦记那11磅!”


       我的小黑子不可能变得这么吝啬……


       黄濑欲哭无泪地暗想道。


       黑子看着不知不觉被自己完完全全压制的黄濑,刚刚有点郁闷的情绪也逐渐挥散而去。他听见自己的语调逐渐变得轻快起来,也听见意料中黄濑的回话。


       “那么首先换个场合吧,在这里不好谈话。”


       “没问题,话说小黑子你对附近这一带的餐厅有什么推荐么?”


       “炸鱼和薯条,你喜欢么。”


       “这个就算了吧,热量太高,对模特不怎么好。”


       “这样呀……”


       “对了对了,小黑子,我最近又新出了写真集,不如送你一本吧~”


       “多谢你的好意,但是请允许我拒绝。”


       “小黑子你怎么这么一脸嫌弃的拒绝我对你的好意!”


       他不知道是谁要安排如此狗血的一幕让他们相见,但既然如此,他想那就顺其自然地接受,大大方方地面对。


       可能,这或许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比如现实,来告诉自己,对于黄濑凉太这人,再逃已经没有意义了。


——TBC——


不务正业赶出来的产物,稍微有点逻辑混乱,但是先放上来当个存稿……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