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原创】恋爱无期(黄黑)(八)

     

   “请把小黑子给我!”


   “请容许我郑重地拒绝。”


   “好过分!小黑子稍微对我好一点又不会少块肉的。”


   “你们两个天天都上演这么一幕,嫌不嫌烦……”


      一如既往地部活结束后来到M记,对于又“偶遇”了某个金闪闪的生物的这件事,黑子哲也选择习惯性的无视,和火神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顶着一张面瘫脸吸吮着插有香草奶昔杯子的吸管。面对焰发的现役拍档一手拿着只啃了一半的汉堡,脸上明显流露着“看你们天天都这样腻在一起搞得我都没胃口吃下去”的神态,黑子只是平静地用力地吸了一大口香草奶昔,杯子因握着的手不小心一用力的缘故,“咔”的一声瘪了下去。数秒过后,黑子抬起空着的一只手,挡着一旁蹭着自己脑袋的俊秀而有点犯蠢的脸庞,一下子将其推开,并伴随着一声叫痛及金发少年身子的倒下。黑子缓缓开口,然后话一出来,他看到火神额头上的青筋突了起来。


    “说实话,我觉得挺烦的。不过,更令我意外的是,火神君,想不到你牛高马大,居然能细心到注意这点小事。”


    “黑子你这混蛋,后面那句话是多余的吧!”


      用眼睛余光往右望去,黑子不出所料地看到那个一直被自己忽视的金毛存在被自己推开之后的一秒内又立刻坐直了身子,并且一脸不满地对自己和火神抱怨着。


    “喂喂喂,你们不要无视我!小黑子你怎么能嫌我烦!还有小火神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明明是我和小黑子在独处中。”


    “哈!这本来就是路过就能进的店,反而是你为什么每天能这么闲跑来这边。”


    “火神君,请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反正黄濑君从中学起就总是无所事事。”


    “小黑子说得真过分,我可是有模特的工作在身的,怎么可能会无所事事。”


      黄濑再一次不服气地凑近黑子,死死地盯着那蓝发少年自上高中之后就越发长得清秀,棱角分明的侧脸。当鼻尖和黑子的脸还有几厘米的距离的时候,却被黑子再次无情地挡开。


     “我能理解的,黄濑君偶然也会有事业低迷的时期。”


     “才不是那样子!小黑子为什么就不明白!”


     “我的确不明白,前一段时间,你和火神君明明都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态势,怎么现在能经常若无其事地跑过来,这已经不是厚颜无耻能解释的程度了。黄濑君,你是不是跟海常的队友发生了什么矛盾?”


     “才没有,还有‘厚颜无耻’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小黑子,这么说我也会生气的。”


     “那真是抱歉。”


     “小黑子,真要道歉的话,起码要正视对方才对!”


     “黄濑君,请容许我说一句,你真的很吵。”


     “!——”


       一瞬间像受到五万伏特的雷击似的,黄濑整个人萎蔫般地趴在桌子上,然后自言自语地叨叨念念着。


     “小黑子嫌我吵嫌我吵我吵我不开心不开心开心……”


     “黄濑你真是够了!”


       一分钟后,火神终是受不了那神烦的絮叨,刷地一下站了起来。为表示不想再掺和这两人的事,他坚定地转身,向点餐处走去。


     “你们继续聊吧,我再去买些汉堡。”


       可是当听到接下来的话语时,火神瞬间有种要抓着这两个人的头脑甩出去店外的冲动。


     “火神君,再这么吃下去,训练时候跑不动怎么办。还有,麻烦你帮忙再买杯香草奶昔,我一会再还你钱。”


     “小火神,暴饮暴食也应该有个限度才对。小黑子也是,喝那么多冷饮对身体无益呀!”


     “吵死了!你们管那么多干嘛!黑子你这个已经喝了两杯奶昔的人才没资格说我!”


       为什么这两个人在一些尽是奇怪的地方就突然变得这么有默契。


       眼看着火神有点火大地抄起钱包走近点餐处,黄濑再次变得元气满满。他将身子向黑子挪近一点点,向专注喝着香草奶昔的黑子露出嬉皮的笑脸。


     “对了,小黑子,我想起有件事要……”


     “请容我郑重地拒绝。”


       未等黄濑说完,黑子就干脆地回绝道。


     “等等等,为什么我还没说完,小黑子你就——”


     “因为牵涉到黄濑君的多半不是好事。”


     “小黑子你怎能这样!——”


      面对黄濑一脸可怜委屈的表情,连正眼都懒得抛一个过去的黑子依然不为所动地捧着香草奶昔看窗外的风景。然而,即使没有正视黄濑,黑子也从对面反射的玻璃注意到,黄濑很快就收起那副老不正经的神情,貌似还带有点暧昧意味地向他再次靠近,单手撑在桌子上,捧着半边脸,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呐呐呐,小黑子,那一个月的香草奶昔呢?~~~”


      此时此刻,黑子不得不承认,后面那四个字对于他来说,有着该死的吸引力。不然他怎么终于舍得将目光稍稍转移到黄濑的身上,让那金闪闪的笑容猛然放大了好几倍。


      黑子定定看着黄濑一会儿后,又把注意力放回香草奶昔上。伴随“咕噜咕噜”的声响,最后一口奶昔顺着吸管流入自己的喉咙中。这时,他轻轻放下空空如也的杯子,半响过后才开口。


    “那我就先勉为其难听下黄濑君的请求。”


    “那我说了后,小黑子会答应吗?”


    “不会,那只是定金,别想太多。”


      本来以为看到有一丝希望燃了起来,黄濑心中开始升起一丝窃喜。但当听到黑子斩钉截铁的回应后,他像被泼了一头冷水,情绪马上又低落下来。


     “小黑子你就不能起码也让我有一丝期待吗?”


     “因为是黄濑君,所以没必要。”


     “小黑子,这前后逻辑不对呀!难道,你最近是不是被笨蛋神菌感染了,所以才……”


     “不关火神君的事。还有,黄濑君,给你一分钟时间说重点,不然请自便。”


      拍掉黄濑突然变得神经兮兮而伸过来触碰自己前额的手掌,黑子打断了黄濑的絮絮叨叨,把对话扯回刚刚的正题上。同时,拽起一旁书包的带子,稍稍起身,作势要离开。


    “等等,我明白了!”


      黄濑连忙扣住黑子的手腕,把他扯回到座位上,又有点生怕一个不留神,黑子真会离席而去,再也不敢转弯抹角,一口气快速并且没有中断地冒出一连串话语出来。


    “小黑子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如果你下周日有空能过来一趟我工作事务所吗?”


    “请恕我直言如果是有关模特工作的话黄濑君还是找其他人吧。”


      而对于黄濑那一连串连珠带炮不带标点符号停顿的话语,黑子同样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很快就作出回应。而还来不及吐槽黑子为什么能对自己话如此迅速地给出答复的黄濑,则先黑子一步站起来,凭借着自身的身高优势,双手轻易地搭在黑子的肩膀,手掌稍稍使了一点力,把这个蓝发少年按在座位上,与此同时,他微微俯下身子。


    “小黑子,你每次都这么拒绝我,我可是很受伤的。”


    “明明我每次都是这么认真地拜托你。”


    “黄濑君,一般人有所委托时,是不会这么轻——!”


      随着一股温热的气息和某种柔软的触碰突然轻轻地拂过了耳廓,黑子的耳朵产生了丝丝的瘙痒感。


     “可是,我就是想要小黑子……”


      虽然从视角上来讲,黑子看不到现在黄濑的姿势和表情,但他也能马上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黑子下意识地举起半握的拳头,毫不留情地砸向身旁右侧的始作俑者的脸时,却被金发少年那宽大的手掌轻柔而不失力度地包裹住。眼见自己的一举一动已被对方掌控着,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无奈挣脱不开黄濑束缚的黑子只好放弃实际行动,改用最直接的话语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黄濑君,请你离我远一点。而且,都跟你说了多少回,请别再说出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来。”


     “这可不行哟,万一小黑子又逃了怎么办~~呐呐呐,小黑子不要这么抗拒我嘛。”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答应的,黄濑君你死心吧。”


     “那那小黑子,你觉得两个月的香草奶昔怎么样,还是你想要更多?不管多少,小黑子都可以提出来哦。”


      略为低沉的好听嗓音在耳边响起,带有几分的魅惑,让黑子的心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虽然在国中时期,黄濑经常对自己单方面做出些亲密举动,但此时对于两人如此靠近的距离,不知怎的,黑子总觉得有丝微别扭。他想要往两人靠近的反方向挪移一下身子,拉开一下距离,却因无奈于体格上造成的力量差距,无法从黄濑的钳制中挣脱出来而不能动作。


     “不是这个问题……我是无法理解黄濑君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执着,如果是拜托模特的工作的话,比我做的好的人多得是。”


     “因为呀……”


      那独特的磁性声线再度在十分贴近黑子耳朵的地方响起,从其流经到自己的大脑皮层内,犹如一股静电流慢慢侵袭着黑子本人,让其产生一瞬间的酥麻感觉。


    “我是非小黑子不可……”


    “小黑子的话,一定可以的。”


      黑子觉得M记店里的空调应该是出了点故障,不然怎么解释自己耳根处和脸上的温度会升高的现象。


      不过,可能还有一个原因。


    “黄濑君,少在这得寸进尺了。”


    “你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有什么正在悄然发芽。




    “所以,黄濑君你来这里是为了拍摄海外外景?”


    “是的,话说这个超好吃,是怎么做出来的?”


    “这是火神君教我的,我也只是按照他给的菜谱做出来的。”


    “听闻小火神去了美国留学。对了,小青峰也去了那边。”


    “嗯,前段时间,火神君也跟我说了,他在那边碰到了青峰君,现在两人在那边相处得蛮好的。”


    “哈哈,但愿他们真如小黑子所说的就好了,我要再来一碗!”


      到底是怎样才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


      明明眼前这个人刚刚还说了要请自己吃饭,却又说什么离吃饭时间还早,知道自己是来这里留学住的是附近的学校宿舍后,就提议去参观自己的房间消磨下时间,顺便了解下自己的留学生活的情况,然后死缠烂打地跟着自己回到宿舍来。结果一来就是消磨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最后到了天色晚了,两人饿了,因宿舍离市中心有一段距离,也不想外出了。到头来,现在两人就一人一边挨着桌子的一角,坐在厨房兼饭厅里吃着自己昨晚煮多了的咖喱。


      无言地接过黄濑自然递过来的碟子,黑子站起来转身走向灶台,盛得满满一盘咖喱后,便再次走到饭桌边,把碟子放到金发男子跟前,说道:


    “黄濑君,如果吃饱了,请赶快离开。”


    “诶!怎能这样!小黑子好过分,居然这么心急,要赶走多年未见身在异乡的挚友。”


    “你在这多待一秒,会给我带来困扰的。还有,先前不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么,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小黑子,别这么冷淡嘛,我们明明就是挚……”


    “朋友,是朋友,只是朋友。”


      重要的事要重复三遍,黑子说这个词的时候,还特地咬了重音,仿佛这也是在提醒自己。给黄濑端上咖喱后,他就没理会黄濑的神色,再次坐下,拿起自己的勺子,轻轻勺起一口饭到自己嘴里,不过——


    “可是,小黑子厨艺这么好,让人很想娶回家呀。”


    “咳咳咳咳咳咳——”


      自己就这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成功呛到了。


      黑子想,如果现在有时光机,他会选择将时间倒回将咖喱刚刚盛起来的那一刻,这样他就可以把那盘咖喱直接糊到那张帅气逼人的俊俏脸蛋,堵住那张总是油腔滑调的嘴巴。


      那样,他还不至于像现在这么失态。


      回想当初,黑子觉得那时在少为人知的情况下,去了一所位于北海道地区内的大学就读,并出国留学,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最起码,在这份感情逐渐淡下来前,他可以远离这个人,不会让自己的心思以奇怪的方式暴露出来,避免给任何人造成麻烦。


      然而,照目前情形的结论来看,这并没有卵用。他们两人真不知道结了什么孽缘,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再会。


      黑子不禁想起先前赤司那两通其实有点莫名奇妙的电话,有点恍然大悟。


      他想,还是得赶紧给赤司回个电话才行。


    “咣当”一声响起,黑子扔下手中的勺子,他一手捂住嘴巴,一手伸向饭桌盛了水的杯子。未等他的指尖碰到杯子的边缘,黄濑已眼疾手快地将杯子拿起来,送到黑子嘴边,一边慢慢地喂他喝水,一边用大手轻柔地在黑子背上上下摩挲着,让黑子缓缓地顺过气来。


    “小黑子,感觉好了些没有?”黄濑一脸担忧地看着黑子。


    “哈……”


      等整杯水都被灌进肚子后,黑子终于缓了过来。他先是深深舒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地瞪了黄濑一眼。而没有料到黑子会甩给自己一个如此凶狠眼神的黄濑有点后怕地缩回自己的双手,同时换上一副讨好般的笑容。


    “小黑子,对不起。我知错了,别这么看我好吗,好可怕……”


      黄濑的声音因底气不足,越发像蚊子般的细小。他发誓,刚刚说那句话其实只是想跟黑子开下玩笑而已,并没企图让黑子出洋相。但是,单纯把这句话当成个玩笑也不对。


      实际上,说这句话的同时,他是带有点私心的。


      至于原因,他黄濑凉太没打算要一直将它隐藏下去。


    “黄濑君,开这种玩笑请适可而止。”


      确切的来讲,他只是想要来个顺水推舟。


      面对黑子恢复过后又摆出的一本正经的表情和认真严肃的语气,黄濑也褪下平时有点玩世不恭的面容,转而用他那琥珀色的双眼深深地望进此刻触手可及的清澈瞳孔,期望能从中捕捉到即使只有一丝,亦与平时不一样的情绪。


    “我没有在开玩笑哦。”


      他清晰有力地吐出这几个字眼,而他原先握着杯子的手已然放开杯子,正一寸一寸地向黑子靠近。


    “小黑子,我……”


 

——TBC——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0)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