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Poison【赤黑】

作者废话:
 新人小透明一只,初次在这发赤黑文,请多多指教


魔法学院学生设定,架空


热衷魔药研究平时是枚小透明的黑子哲也X十项全能的赤司征十郎


由一个哈迷死忠的好友突然联想起小野贤章是哈利波特的日版声优的无聊衍生产物,心血来潮想起莎翁的仲夏夜之梦写着好玩的产物,所以认真就输了


 文笔渣,有漏洞,会修改,题目先这样,努力不变坑,发上来顺便当个备份,不求人物没有OOC,但求不要崩得太厉害



(序)
        “能让人迅速相爱的药?”


        “小黑子知道吗?”


        往试管里慢慢倒入暗红的液体与里面紫色的粉末状物质融合起来,试管内部发出了滋滋作响的声音,浅蓝发色的少年戴着一副遮住大半脸的黑框眼镜,马甲式外套的学院制服外披上了件白大褂,拿着试管在堆满书籍,药物,实验器材和一整片奇形怪状的植物的房间内走动自如。他看也不看地面,跨过已经蔓延到房间内部的植物巨根,拨开遮挡在书柜前的巨大叶子,打开柜门,抽出一本看在黄濑凉太眼里晦涩难懂的魔药类书籍,然后扭过头,平静地看着黄濑。


        “那是什么。”


        “嘻嘻,就是呀……”黄濑故作神秘地说道,“听说只要将那药用在自己的心上人身上,然后作为他眼前出现的第一个人,他就会对你一见钟情死心塌地哟。”


        “这样呀……”


        “小黑子你的反应真冷淡。”


        “我对这个没兴趣。况且,真有这种药,应该会被明令禁止使用才对。”


        “唔,虽说如此,”黄濑展开了灿烂的笑容,“但是果然很感兴趣。所以呢,小黑子你有没办法把它弄出来?~”


        “我拒绝。”黑子哲也不假思索就回绝了眼前金发少年的请求,“弄出来又怎样,黄濑君你不会又想干什么坏事吧。事先说明,我不会再让你把这里变成避风港。”


        “坏事什么才没有,只是……”仿佛被说中心事似的,黄濑的笑容僵硬起来,停顿了一下,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底气越来越不足,“昨天不小心把小绿间的雕像打碎了而已………”


         “可是可是,”接收到黑子面无表情地投射过来的“果然如此”的鄙视眼神,黄濑立刻又辩解道,“小绿间也有错!”
        


          “关于黄濑君的诡辩,我一句也不想听。”说完,黑子推了下眼镜,转过身背对黄濑,走向位于房间中央的桌子,摊开刚刚拿出来的书籍,继续埋头于自己的实验当中。


         “不要呀,小黑子,你听我说!”黄濑急忙地走到黑子身旁,挥舞自己的手,试图引起少年的注意,全然没察觉研究室的门被打开和随后而来的一声“我进来了”的话音。直到自己的脑袋被狠狠地敲了一下,黄濑不满地转过头,才发现一个肤色呈古铜色,提着几个密封的棕色纸袋的男生正站在自己和黑子的身后。


         “什么嘛,黄濑你也在。”


         “小青峰你说什么话!我可是一直都在的!”


         “是吗,那你们刚刚在谈什么。我猜猜,八成又是你在骚扰哲。”


         “正是这样,青峰君。”


         “哪有!”


         黑子和黄濑的声音同时响起,青峰大辉以“果然如此”的神色鄙夷地看了黄濑一眼,顺手将纸袋放在桌子上,“哲,你上次提过的材料,昨天外出时我恰好碰到了,顺手给你带回来了,你看下是不是这个。”


        黑子闻言抬起头来,他手一伸,拿过纸袋,小心翼翼地打开,看了一眼后,便把它放好在桌子的某一角,跟一堆叠得高高的书籍在一起,“嗯,就是这个,有劳青峰君了。左边靠墙的柜子第一格里放着些刚刚调配好的魔力补给药,有需要的话请拿去吧。”


        “哦!那我不客气收下了。多谢啦,哲。”


        “啊,小黑子偏心!上次我明明也帮了小黑子,为什么我会没有的!”


        “那请黄濑君找到了那个能把人迷到神魂颠倒的药再说吧。”


        “过分!”


        不理睬唧唧喳喳不断在发言的黄濑,黑子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然后以不温不热的语气对着他俩人说道:


        “说起来,你们现在还待在这里没问题吗?”


        “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学院事议会不是要召开会议吗,身为学生会干部的你们不用出席了?"


        “会议五点开始,现在已经四点五十分了。”


        “顺带一提,从这里,第三图书馆跑到会议厅至少也得十一分钟。”


        听了黑子的话,黄濑和青峰先是呆愣了几十秒,接着反应过来后,便双双匆匆地跑到狭窄的门口,挤压着对方,企图让自己先踏出房间一步。


        “我说,黄濑你快让开,老子要迟到了!”


        “小青峰你才是!迟到会被小赤司杀了的!我才不干!”


        “你直接穿墙过去不就得了嘛!还用得着从门口出去!”


        “那小青峰你怎么不直接飞过去!那里不是有扇窗吗!”


        “笨蛋!那不就显摆我迟到了吗!”


        “那谁会为了赶个会议耗费这么多的魔力!那是白痴吗!”


        无视那快要迟到吵了起来的二人,黑子只是拿起手边的小勺子,按着书上写的配方的比例,一点又一点,往放在天枰上的烧瓶里撒入点粉末。


        能让人立刻对自己一见倾心的药,有的话其实还是想见识下。就算是现在的魔法水平,也很难做到这种程度吧。


         但如果是真的,那就说明了一点——


        人心是很容易被操控的东西。


        换句话来说——


        黑子再度打开方才的纸袋,从其中取出几片薄薄的粉色花瓣,那是自己用来调配常用药剂的材料之一。他把它揉碎,碾磨,加少量水搅拌成花汁,再缓缓倒入架在酒精灯上的烧杯里加热。被加热的液体随着温度的升高逐渐冒出了些热气,到达沸点时开始翻腾冒泡,连带映在玻璃杯上的少年的模样也变得模糊不清。


        人心,是有可能被完全操控的……



——To Be Continued——

谁来拯救下这种一开坑就注定是长篇的体质……………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28)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