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Poison【赤黑】

俺轻轻地来,低调发文,然后顶锅盖走人…………



(一)

       帝光学院,数百年来作为首屈一指的培养优秀魔法师人才的学院,拥有超过1000名学生的教学规模。在其光辉的历史里,出现了五位难得一遇的天才,分别担任赤,青,绿,黄,紫五分院的学生领导者。以虹为首,其五人亦为商议决裁学院学生一切事务之机关的常任委员,即学生会干部,统称“奇迹的世代“。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本来远远游离于这个代表学院顶端之一的中枢机构的平凡少年。


       然而,少年平凡的日子到某天就结束了。或者说,早在少年意外认识了“奇迹的世代“中的两名成员时,此等发展局面可能就被定下来了。

 

 


     “这绝不是偶然……“


       教学楼里……


     “一定是命运的指引……“


       食堂里……


     “让我和你在此相遇……“


       庭院里……


     “所以……”


       图书馆里……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请容许我第九十九次郑重地拒绝。”


       至那天起已过去了一周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黑子已经不止五十次听到这句话。


       如果它是出自他人口中,黑子可以将之当成玩笑,熟视无睹。问题是,这句话有百分之百的概率出自本该与自己毫无交集,只是偶尔听经常来自己实验室串门的二人提及过的总是一副高冷脸孔的学生会副会长口中。


       顺带一提,这位副会长是内定的下一届的学生会会长,这是全校师生皆知的事。


       这有多么不寻常,可想而知。


       黑子眼角下方的面部皮肤抽动了一下,他捧了捧怀中厚厚的书本,将它搂得更紧,和副会长在图书馆狭长的过道面对面地站着,同时不露声色地挪动着脚步,试图绕开眼前人,趁还没引起过多注意和骚动前离去。可是,在黑子身体有所行动前,副会长却“啪“的一声突然把手撑在黑子一旁的书架上,再往前一步靠近黑子。无奈,被封住去路的黑子只好后退一步,再惯性后退一步,接着就被困在人和书架之间。


       副会长轻轻一笑,嗓音里带着令人难以抵挡的低沉魔性和魄力。


     “如果我说不呢,哲也,你要怎么办?”


       微妙的身高差让黑子不得不稍稍抬头直视他的脸庞,随即入眼的是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英挺的细眉,高挑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赤色的头发宛如绽放起来娇艳欲滴的红蔷薇那般吸人眼球,那跟头发同色的如猫一样的双瞳则隐隐闪烁着犀利而深沉的金色光芒,直直撞入黑子的眼中。


       皮相真好。黑子在心底里由衷地赞美一句。


       但他对这个人的认识也仅限于此。


     “这样我会很困扰的,赤司副会长。另外,我跟你应该还没熟到可以互称名字的程度,请您让开。”


     “就算是父母,敢忤逆我的人都得死。哲也你真够大胆,敢三番四次地拒绝我。”


     “恕我直言,赤司副会长,在说这句话之前,请你注意下自身的形象。”


     “呵……”


       赤司征十郎再次轻笑一声,他越来越逼近了黑子,两人的距离逐渐缩短到一个臂弯都不够的距离。下巴不知道何时被捏住,黑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赤司俯下身子,俊俏的脸在自己面前慢慢放大,赤色的发丝垂落下来轻轻触碰自己的脸,带了丝些微瘙痒感,一股不属于自己的温热气息正渐渐包围着自己。


     “真是有趣。”


     “像哲也这种类型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办,我越来越想得到你了。“


  

       真是,快到极限了……

 


     “今天又碰到赤司了?“


     “唔…………“


       半身趴在桌子上,脸紧贴着木质的桌面,天蓝色的脑袋埋没在一堆书和实验器材里,只露出了头顶上翘起来的几根发丝,少年闷吭一声,算是回答了青峰的问题。


     “那怎样?“


     “还能怎么样,现在还没有想到解决办法,只能这样。“黑子有气无力地说道,脸转过左侧,入眼一看到自叠高的书上垂下摊开,用原文文字记载着各种材料用途的羊皮卷书,顿时觉得心烦,又将脸转过另一侧,下巴磕在桌边缘的位置,隔着各种空空的玻璃皿器,从书与书的间隙中刚好能看到青峰翘着腿躺在前不久黄濑以“实验室怎么能没喝茶的地方”的奇怪理由强行添置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翻动着杂志。


     “青峰君。”黑子淡淡地唤了一声。


     “嗯?”青峰头也不回地随意应答着。


     “请别在这里看你这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啧”迟疑了一下,青峰砸咂舌,合上手上的杂志,“哲你能不能别这么死板,只是消遣一下而已。”


     “那请你换个地方再翻阅这些东西,不然我就把你的那些什么珍藏集烧了当燃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偷偷藏了几本违禁品,我记得其中一本里面会动的人物,叫……麻衣酱?”


       青峰一听,立刻挺直身板,把杂志搁在沙发前的小茶几上,背上冷汗直流。


     “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呢……“


     “……哲你从哪找到的,现在它又在哪里?”


     “谁知道……”


       于是当黄濑兴致勃勃地进来时,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以往一入门口就能捕捉到的那抹会移动的天蓝色,而是一个表情苍白得很的深蓝发色的男生屈膝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脸上明摆着一副“生无可恋,我想一个人静下”的样子。


     “小黑子,我来啦~~啊咧,小青峰,人呢?”黄濑慢步地走过去,用手指戳了戳青峰的脸蛋。


     “啊,是黄濑呀……“青峰死气沉沉地瞄了他一眼后,又继续陷入自我封闭状态。


     “怎么……“


     “黄濑君。“


     “在!”黄濑被这一声突而其来的叫唤吓了一跳,反射性地一转身,看见了自己要找的人正好就站在桌子边上。黑子走近黄濑,把手伸进白大褂的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再把手伸出来,摊开在黄濑面前,只见一颗小小的糖果就这么静静躺在他的手心上。


     “这个是……”


     “对增长魔力有帮助的营养剂,算是给你的‘回礼’,上周帮忙清理实验室辛苦了。”


     “没什么啦,能帮到小黑子我很开心。”黄濑一听,立刻兴高采烈地收下,拆开那五颜六色的包装纸,把糖放进嘴里,“那我不客气了,多谢小黑子。“


     “啊,忘了说。“把糖果递给黄濑后,转过身的黑子微微侧过头来,望着黄濑,”昨天调配那个的时候,尝试了下新的配方,因此这个药力会比较强,魔力的増涨速度会比较快,但一时间也会令人难以适应。“


     “那……“黄濑顿时产生了些不好的预感。


     “跟瓶子装水满了会溢出来的道理一样,一个人本身所能承受的魔力也是有限的,而多余的部分则会以某种形式在人体内发泄出来。“


     “根据不同人的‘容量’,其‘形式’也会有所不同。”


     “就像现在。”黑子手指着黄濑的背后,顺着黑子手指的方向,黄濑转过头,看到了储物柜的玻璃柜门上映射着黑子和某个金发的腮帮子肿起来满脸青春痘的家伙的身影。


       嗯,金发?


       嗯,金发。


       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黄濑立马冲到柜门前,手死死地抓着柜子两侧不放,盯着柜面的玻璃看了好一会儿,最后一句话也不说,身子靠着柜门缓缓地滑坐下来。


       黑子对此不予理睬,只是自顾自地走回到椅子旁。在把椅子往后拉开一点点距离,想要坐上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仿佛被什么缠住似的,他低头一看,原来是黄濑不知何时爬了过来抱住自己的大腿痛哭。


     “小黑子,我不要呀!这样子我要怎么出去见人呀!“


     “黄濑君别担心,这个过几天就好了。在此之前,请你好好忍耐下吧。”


     “可是,学生会那边有定期出席的要求,连续几天缺勤的话,小赤司会弄死我的!“


     “那就请黄濑君去死一回吧。“


     “NO!小黑子救救我呀!痛!“


       黑子面无表情地甩了一巴掌给黄濑,好让这只金毛犬松开自己的爪子,随便滚到房间里哪个角落自生自灭。


       他又抬头看了看桌上装了一排试管的红色液体,颜色鲜艳,在窗外光线的照射下,散发出丁点的淡红光芒,柔和而美丽,宛若那天无意遇见的那个赤发男生温和的脸容。


—— To Be Continued ——


这篇东西的重点关键在于告诉人们药不能乱吃

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偏心了,隔壁那篇多久了都还没表白成功,这篇一上来就这样没问题吧……

全文链接
 
 
 
评论(13)
 
 
热度(33)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