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原创】恋爱无期(黄黑)

终于可以破十大关,实在太好了(虽然越来越狗血,这章人物崩坏得特厉害,尤其又作为客串嘉宾的某队长……)

既然隔壁片场都告白了(虽事出有因),这篇也不拖了(虽然跟前文的逻辑还有风格不太一致),还是赶紧修成正果吧……



(十)

       [小黑子,小黑子!]


       [照片已经晒出来啦!]


       [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过来找你。]


       [对了,电子版也发过来了。]


       [需要我给你传一份过去吗?]


       [要不我先发几张给你看看吧~]


     “黑子,你的手机在响。”


     “没什么大不了的,请无视它吧。”


     “可是它都响了一整天,听着很烦呀。“和黑子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站在斑马线前等待绿灯时,火神皱着眉头,转过头向身侧的拍档抱怨。


     “反正八成应该是黄濑发过来的信息,你稍微管管吧。”


听了火神的话后,黑子沉默了一会。几分钟后,他才放开被咬着的吸管,闷闷地回了一句:“我明白了。“


     “你这是什么语气,好像一副有人得罪你似的。“


     “没有,这只是火神君的错觉而已。“


       说着,黑子把手伸进挎在肩上的书包里,摸索了一会儿后把手机掏出来,翻开手机盖。当看到一天下来未读的邮件足足超过100封,而且都是来自同一个人时,黑子只是面无表情地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全选“,调出一个”是否删除选中的信息“的小窗口。然而,正当准备按下确认键时,手机又发出一声信息提示音。


       [你有一条新的彩信。发件人:黄濑凉太]


     “……“


       迟疑了一下,黑子最终鬼使神差地按下返回键,点开最新的邮件。可是,看了一眼后,他便迅速地合上手机盖。因发出的声音过于响亮,引得早在绿灯亮起踩上了斑马线的火神闻声扭过头来。


     “火神君……”


     “怎么了?“


       马路对面信号灯的倒数依旧继续,催促人们尽快走过斑马线。可是黑子却无动于衷,就这么站在马路边,微微垂下了头,被前额过长的刘海遮挡住了上半脸,让火神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最近我总觉得自己有点怪,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哈?”


       被黑子冷不丁地冒出来的一句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火神呆愣了一秒,不知如何应对才好,但他分明看到,黑子的脸上好像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


     “心脏总是跳得很快,这不正常吧……“


     “呃,虽然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但大概是你神经绷得太紧了吧。“听了黑子的话后,火神放松地舒了一口气,嘴里喃喃道,”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真是的,黑子你别吓我。“接着,他又一脸正色地看着黑子。


     “听好了,黑子,你没有生病,也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应该太累了。所以,今天回家以后,什么也不要想,泡个热水澡后就上床躺着,早点休息,明白了吗?”


     “哦……”


       对于黑子的乖顺颇为满意的火神再次把目光转移回马路的前方,但在准备又跨出一步的时候,黑子毫无情感起伏的声线再度传入他耳中,让他的青筋凸起,立即暴跳如雷地转回头来。


     “火神君,真的很像老妈子,总是喜欢瞎操心。“


     “黑子你这混蛋重点错了吧!“


       无视变得激动的火神,黑子淡定地快步超过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快走吧,绿灯还剩几秒了。“


       而在火神看不到的视野里,黑子默默地把手半握成拳,覆上了左胸心房的位置,隔着衣料感受着心脉一下一下,永无休止的鼓动。


     “真的是这样吗……”


       那鼓动的韵律,似乎蕴含了什么秘密在里面……

 

 

 

     “我等你好久了,哲——也——“


     “赤司君,拜托你别这么阴阳怪气地叫我的名字,行不……“


     “哦,那先前是谁先挂了电话,一直都没联系我?“


     “对不起,途中出了点意外,而且今天也突然有点事,所以……”


     “那哲也还真是贵人多事忙,说吧,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惹你了。”


     “在这之前,赤司君,我想确认下,你手边的利器都收起来了吧……”


     “呵……”


       听着从手机的另一端传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和隐约“咔嚓咔嚓”的声音,黑子只觉连带着这周围颤动的空气都似乎开始渗透着丝丝寒意,饶是平静如镜的他也不由得微微一惊,开始有点犹豫到底该不该把在这里和黄濑相见的事告诉赤司。


       虽然想询问赤司的事情有一大堆,不跟他提起黄濑就无从入手,但是以赤司现在的心情,黑子不自主地为外景拍摄结束后就要回日本的黄濑捏把汗。


       同时,他也开始回想起直到今天以来所发生的一切,也忆起把黄濑送走自己回到宿舍后宛如解脱般的心情。


       不管是在超市和他偶遇的一幕,还是在学校被他逮到拦截的一刻,或是在厨房与他眼神交汇的一瞬间,似乎都在考验着自己是否依然能如以前一般,在黄濑凉太这人面前很好地控制着情绪。


       多亏这个,黑子现在很清晰地意识到,即使没有暴露,自己也快到极限的这一点。


       如果不是被那通突而其来的电话打扰了,在昨晚那样安静的氛围内,自己那过于躁动的心跳会被黄濑听到,而敏锐如他,肯定会察觉到什么端倪。


       事到如今,他不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自己的心思被当事人发现,但还没想好在这之后,应该用什么方式和黄濑相处才称得上合理。


       就跟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黄濑时的情况一样,不管内心怎么挣扎,喜欢上就是喜欢上,这点是不会轻易改变,更重要的是之后该怎么办。


       如果告白,运气好的话,黄濑不介意他是男生的身份,答应和他交往,但失败了又该如何应对。


       如果继续暗恋下去,一直维持现有的状态,对谁都不会造成任何困扰,可是难保不出意外。


       仅仅恋上一个人和告白并不代表结束,正好相反,这只不过是个开始。


       正因如此,那时的他没有轻率地选择这两者当中任何一项,而是宁愿长期的逃避。


       可是,现实明摆着不会再纵容自己这样下去,他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和分岔口。


     “真是,受够了……“


     “哲也,你说什么够了,嗯?“


     “呃,赤司君,我没在说你,请你稍安勿躁。“


       思绪不由得跑远,嘴边溜出了自言自语般的呢喃,被疑似心情不佳的赤发男人听到,黑子连忙回过神来,毕恭毕敬地说道。


     “好吧。”听黑子这么一说,赤司嗓音里的情绪平复了不少,“那刚才我说的,你都明白了吧。”


     “……请恕我直言,赤司君你刚才有讲什么吗?”


       在这么短的走神时间内,他又错过了些什么吗……


     “原来如此,我倒真想看看是谁能让哲也这么魂不守舍。”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黑子立刻就感受到电波里的散发出来浓郁的杀气,而在遥远的东方,赤司正皮笑肉不笑地拿着手机跟黑子聊着天。


     “赤司君,只有寄刀片这种行为,还望你别做出来。”


     “违逆我的就算是父母都得死。怎么了,哲也你这么紧张,很在意那人吗?”


     “不,没有这回事……“


     “哦——“赤司莫名上扬的尾音突然让黑子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我来猜猜这是何方神圣吧。“


       果然……


       黑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手却不自觉地把手机握得更紧。


     “黄濑,对吧。”


       …………五秒都还未够,这也太快准狠了吧。


       赤司毋庸置疑的口气让黑子无从反驳,只好选择保持沉默,内心则再一次不得不感叹这个拥有天帝之眼的男人真是料事如神。


     “看来是默认了。“


       赤司的声音继续通过手机屏幕传过来,先前有点戏谑的口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伴随着称呼的改变,比较低沉正经的嗓音。


     “黑子,你接下来要怎么办。“


       不是询问,也不是征求,而是肯定的句式与语气,赤司的口气变得强硬起来,他要求黑子给他一个毫不含糊,而不是模棱两可的答复。


     “既然黄濑都来了,你也应该清楚了吧。“


     “我明白的。“


       黑子将视线随意放到房间的某一处,刚好落在墙上用大头钉固定着的照片上,那是高中时应黄濑请求帮忙拍的,说接下了什么运动系列的矿泉水平面广告,品牌方希望在其中能加入点友情的元素,然后自己十分适合那个广告的角色设定,所以希望能协助拍摄。他十分清楚记得自己之所以答应是因为拗不过黄濑的死缠烂打,而为什么会把它一并带了过来这边,对此黑子解释为留学要准备的行李多杂乱,因此疏于检查,让其不小心混了进去,放在抽屉又怕发霉,最后索性就钉在墙上算了,也好提醒自己哪天回日本一定也要把它带走,免得看着心烦。


       照片中,一名蓝发身材较为纤细的少年被一个金发男生一手拦腰抱了起来,较之少年微微惊愕的表情,男生则是神情平和,那时不时有光芒掠过的琥珀色双瞳,此时正用温柔如水的目光由下至上注视着少年。


       出神地盯着那照片好一会儿,黑子的内心渐渐萌生起一股决意。


     “赤司君,我决定了。”


       电话里头没有再发出一丁点声响,赤发男子只是在通话的另一端静静地等待着黑子接下来的话语。


       黑子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我要跟黄濑君告白。“


       语毕,在青年目光所及不到的地方,赤司扬起一个满意的笑容。



——TBC——


照片就是一季四话edc的梗,虽然这有点久了,但终于写了出来还是好舒畅……


联想到黄濑那个喝口水就能猜是什么品牌的矿泉水不知什么鬼特技,加上前一段时间写的一篇关于依云的论文,所以觉得小黑子去拍矿泉水广告也挺适合,结果论文被无情地挂了,心情一下down到最低点,老师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还我通宵费!


这人生第一个坑终于快要填完,嗯。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9)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