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冤家路窄【赤黑】(上)

脑洞不是你想不来就不来,来时尽管敞开大门欢迎就是了。即使身处梦乡,大脑仍然会有10%保留一丝神智,将梦见的事自动联想到你最爱的CP身上,并且你会惊奇地发现,睡醒过后你依然记得那些事情……

 

以上纯粹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个人解释为感冒了连休息时都有点神志不清的缘故…………


人物崩得那个俺都不好意思说了,请原谅这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文渣吧…………


因为卡文了,所以先把这个发上来当个存稿…………


其实只是想来低调地挑战下中短篇而已…………


人物设定:

小说家黑子哲也X警察赤司征十郎




      中国古语里,好像有个词,叫冤家路窄。

 


     “先生,麻烦你出示一下你的证件。”


       大老远看到公路前方有一个临时站岗点和几个穿着制服的家伙在对迎面而来的车辆摆出示意停车的手势之后,黑子哲也就知道没好事发生。


       他刹车,落下车窗,听从指示,从副驾驶座椅下拿出公文包并打开,一手伸进包里,低头寻找自己的驾驶证。


       呃,明明记得自己出行是随身携带了的……


       在包里搜了一会儿,黑子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开始心生疑惑,他把文件包里的所有文件和物品逐一拿出来,依然未看见自己的驾驶证。而就在黑子还在翻找的时候,站在车外的交警开始以一种怀疑的语气对他说:“你,该不会是无牌驾驶吧。”


     “…………“


       为什么不是询问我是不是忘了带驾驶证。黑子郁闷地想道。


       他自买了车后,已不下100次听过这句话。


     “那是因为黑子你看起来太年轻了,一点都不像成年人。“黑子的好友火神听了黑子的遭遇后,曾这么解释道。


       即使如此,难不成他就年轻到给人的感觉连18岁都没有?


     “不是,请你稍等一下,我很快就能找到了。“


     “那麻烦你动作快点,我们还忙着。或者,不介意的话,可否请你以可疑人物的身份,来警署一趟,喝杯茶再走?“


       此时说话的是另一个声音,嗓音中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黑子闻言,不禁再次抬头,视线往车窗外一放,俨然发现刚才那位交警旁边多站了一个人,赤红色的发丝意外张扬,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而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则锐利无比,仿佛能看透任何一切。被这种带有威迫性意味的眼神直视着,黑子觉得自己的神经也似乎出现一种被压迫感。


       和那目光交汇了几秒后,黑子立刻由埋下头,不敢怠慢地继续翻找自己的证件,终于在公文包一个自己没在意的暗格内找到自己的证件。为了避免麻烦,黑子连忙把身份证和驾驶证一同递给赤发男子和交警,以表自己是个遵守法规的良好市民。


     “请看。”


     “黑子哲也……“赤发男子用那独特低沉的嗓音轻轻地念出了黑子的名字,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黑子递过来的证件,再核对了下身份证的照片和眼前人无疑并没发现可疑之处后,便把它们迅速递还给主人。


     “多谢你的配合。”


       那是黑子和赤司征十郎的初次见面。


       黑子本以为那次过后,他不会再和那个赤发男子有任何形式上的交集。至少以职业的角度考虑,黑子不认为自己会犯什么事,以至于要跟警察打交道。


       除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的身边周围出现了命案,而自己因此不幸成为嫌疑人之一。

 


       但命运是如此的奇特,凡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然后无数次会接踵而来。


       当初的胡思乱想成为了真实,黑子和赤司征十郎第二次的正式会面就是在警署的审讯室里。

 


     “请用。”


     “多谢。”


       黑子一脸淡定地坐在审讯室里,背对着室内唯一的一扇窗户,小心翼翼地捧起从对面桌子推过来的茶杯,送到嘴边浅尝一口,同时努力让自己放松下了,显得自然一些。可是,不管他如何转移注意力,都无法忽视对面男子投射过来的如鹰犀利的目光。


       赤色的头发依然如初见般瑰丽无比,当室内唯一自然光的光源照映在他身上时,那双同样赤红的双眸则隐隐透射出几分金色的光芒,尤为夺目。


    “黑子哲也,是叫这个名字?”


      这也是黑子第二次听他念自己的名字,男人低沉的声线中带有着些许吸引人的魅惑,令人难以抵挡。如果此刻不是身处这样的环境,黑子想,或许他也会沉迷其中也不一定。


     “是……”


     “案发当时,你在哪里?”


     “在家里。”


     “有人能证明你的不在场证据吗?”


     “没有,因为我是独居。”


     “哦……”男人紧紧地盯着黑子,试图从他的脸色看出一丝破绽,可惜黑子云淡风轻的样子并没让他如愿以偿。意识到这点,赤司开始饶有趣味地打量着黑子,食指弯曲起来,轻轻地敲点着桌面。


     “那真是遗憾,我很抱歉地告诉你,你的嫌疑变得更大了。”


     “……”


       黑子默不作声,因为他知道沉默是应对目前状况最好的手段,而他也选择静静地听赤发警官继续说下去。


     “我们从调查得知,案发当晚,死者藤原优子只去见过一个人,那就是你。在推断的晚上8:00到10:00的案发时间内,据目击人的情报,藤原优子和你碰头后,在晚7点半就已经与你分别了。在这段时间内,从你和藤原优子见面碰头的地方赶往案发现场,一个小时内也就能到了,作案的时间是绰绰有余。而在被鉴定出来的凶器上,也检验出了你的指纹来,对此你怎么解释。“


     “那天,和藤原小姐见面是因为她是我的责编,我只是顺路把稿子交给她而已,交完稿子后,我就回家了。因为住的地方离那里不远,所以30分钟后,我就到家了。“


     “而且,我并没有任何理由去杀害我的责编。“


       黑子不咸不淡地描述着自己所知道的事实,其表现出来的镇定自若令赤司叹为观止。老实说,至今为止,从事刑警这一行多年,负责了这么多案件,赤司什么人都碰到过,但像黑子这种在压逼感十足的处境下,依然能维持一副淡如止水的表情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么想着,赤司对黑子的兴趣更为浓烈。


     “但是,据我们在藤原优子隶属的工作单位的调查,她的同事曾经提过她和自己负责的作家就作品发生过严重的意见分歧,甚至还大吵过一场。我也看过藤原优子曾经负责过的作家名单,并打听过了,她手头负责的有两名已经转至其他出版社,剩下的一名,就只有你了,‘黑崎哲也’老师。“


       说罢,赤司还故意咬重后面几个字的字音。面对赤司咄咄逼人的质问和气势,黑子暗暗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肉,以此催促自己保持冷静,同时以不输于赤司气势的语气说道:“即使由于作品上的问题,我曾跟藤原小姐发生过不和,但这样的动机不足以我去杀人灭口。至于指纹,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


       黑子顿了顿,毫不逃避赤司发出的带有审视意味的眼神,直直地回望过去,一字一句,清晰而坚定地说道:


     “调查这个,不正是你,你们警察的职责所在吗。“


       赤司感觉自己那次差点完败在那双眼瞳之下,乍一看平和似水,人畜无害,可是一旦严肃认真起来,又会迸发出一股如急促湍流的狠劲和强硬。


       这梁子估计要结大了。他当时想。

 


       两条原本不相交的线一旦相交了,要么渐行相远,要么平行相视,还有一种可能,继续相交,直至到纠缠不分为止。


       不然,为什么中国古语里,那个冤家路窄的词的后面,还能接一个词,叫狭路相逢。

 


     “你好,我是赤司征十郎,从今天起住在你隔壁的,请多多指教。”


     “…………”


       闻铃声打开家门,一看到站在门口的那如往昔一般的赤色头发,黑子想也不想,立刻把门板甩上,只是门到了某个弧度好像闭合不上。无奈,黑子探出头来,发现那所谓的邻居还在,正用力抵着门,不让门关上,而此刻脸上挂着的温和微笑的他简直和黑子当初见过的判若两人。


      “……赤司警官,请你放手。“


      “黑子,我满怀诚意地来跟邻居打声招呼,想打好下关系。而你,居然是这样的态度对待你的新邻居?”


      “我可没一个当警察的还请过自己去审讯室喝茶的邻居,而且我跟赤司警官你应该还没熟到可以被你单独称呼姓氏的地步。”


      “关于上次的事,我感到非常抱歉。但这是工作要求,我也没办法。“


      “那我怎么知道这次你搬过来是不是也是工作需要。“


      “作为‘黑崎’老师的粉丝之一,我专门来登门拜访不行吗?“


      “不行,既然我的嫌疑已经洗清了,你也已经抓到犯人了,我们便是再无瓜葛,希望你还是少来打扰我。抱歉,我还有事要忙。赤司警官也应该挺忙的,我不打扰你了,再见。“


       语毕,黑子想再用点力,闭门送客。可惜,在力量上,由于比不过久经锻炼的赤司,最后他只能败下阵来,任由赤司一手推着门,一手抵着门槛,把门敞开,只差一步就能踏进屋里。赤司脸上依然挂着些许笑容,对黑子温和地说道:


     “那作为上次事情的赔礼,能否让我请黑子君吃顿饭,还望你能赏面,不知你意下如何?“


       他的言语中,透露着一股股真诚而又文质彬彬的礼貌,饶是黑子刚刚的铁石心肠,态度难免也有点开始软化。


     “……好吧,但下不为例。另外,叫我黑子就行了。”


     “那也请黑子叫我姓氏,‘警官’听着多生疏。”


     “赤司君,可以了吧……”


       这简直就是孽缘,不,灾难…………


       和赤司第三次见面后,黑子突然感到前途未卜,未来堪忧。



—— TO  BE  CONTINUED ——


一写到跟命案有关的,第一反应想到由灰崎当炮灰的俺也真是够了,求别揍脸……


写开头时突然想起前段时间跑高速公路时差点撞上一辆明知空间不够还得硬要改道超车的大货车就一阵心寒,凭脸查证也真是够了,前面那个司机叔叔那么猥琐,明显比俺可疑多了,咋他就可以直接通过呢…………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59)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