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冤家路窄【赤黑】(中)

抽风的前言:Somebody 跟俺说,只挖坑不填坑有啥未来可言,所以为了缔造(赤黑)的光辉未来,要继续努力,早日让他们修成正果,但文风混乱,剧情狗血,中途好像还离题了,人物持续崩崩崩崩,所以please 慎入……



       赤色的年轻警官搬过来和自己同住一层公寓,对此黑子只能选择接受,并采取眼不见为净的对策。他不是个十分记仇的人,但拟心自问,有着被同一个人两次以看嫌疑人的眼光来看待的经历,又叫人怎么不心生芥蒂,顺畅来往。


       所幸,因为工作性质的要求,黑子不用经常出门,只需在家按时完成稿件就可以,而作为警察的赤司由于案件突发的缘故,回家的时间也不一定,所以造就了两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碰面。


       可是,既然都成为了左邻右舍的近距离关系,总还是会有点交集。


 

     “早上好,‘黑崎老师’。“


     “……你好,赤司君,现在已经下午,另外在外面不要这么叫我。”


       ”抱歉,以后我会注意的。“


       斜眼一看,那个难得不是穿职业西服的赤发男子正嘴角翘起,心情甚好地和刚起床不久打着哈欠准备出门的自己打招呼,黑子就知道刚刚男子是故意调侃他的。


       一出来就撞见了不太想看到的人,说实话,黑子出门的兴致一下子就掉到最低点。可如果今天不去超市,家里肯定会断粮无疑,而断粮的后果就是自己很有可能会饿死在家里。思前顾后了一番,黑子还是硬着头皮跟离自己不远的男子打了个照面,转身锁上门,把钥匙从锁孔拔出来放在口袋里。


       ”黑子是要出门吗?“


       ”恩,稍微去一趟附近的超市。“


       ”那正好,我也是。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


       黑子淡淡地扫了一眼一身便服的赤司,标志性的红发被打理得贴贴服服,身上穿着的明显价值不菲的浅棕色大衣被熨斗烫得平直,没看出一丝皱褶,而脚上的皮鞋也被擦得发亮,显出光泽来。他的手搭在门的手把上,人还站在门内侧的一边,似乎才出玄关处不久。


       再回看一下自己,虽说是出门,但因为目的地比较近,也就随便抓了一件运动外衣往身上套,发型乱糟糟的也懒得理,头顶上还顶着几根还翘着的呆毛,双脚穿的是已经洗得有点发白的几年前买的运动鞋。整一个形象说好听一点就是随性,直接一点就是邋遢。


       和赤司走在一起的话,俨然就是一对贵公子和宅男的组合。


       黑子默默地想道,于是他十分礼貌地拒绝了赤司的提议。


       ”很荣幸你能这么邀请我,但请容我郑重地拒绝。“虽然听起来也没太过礼貌。


       ”那真是伤脑筋。”赤司装作有点苦恼的样子,“因为是新搬来的,我对这一带还不太熟悉,希望能有个人带着我逛逛,所以黑子……”


     “赤司君还是另找他人吧,恕我不能奉陪。”


       不容赤司多说,黑子就打断他的话,而后匆匆走向本层的电梯口。但就在踏进电梯的一瞬间,他感觉肩膀上多了一些重量,同时耳边响起那刻意压低的沉稳声线,伴随着些许温热的吐息喷洒到自己的脸上。


     “如果是我猜错了,我先说一声对不起。”


     “黑子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虽然是疑问的句式,但在黑子听来,这根本就是一种肯定的语气。


       他有点光火地拍掉赤司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开什么玩笑。“


       所以说,赤司征十郎这种人,真是令人有点讨厌。


 

       而当交集变深了,事情总会出现一些契机,能让两人冰息前嫌也说不定。


 

     “二号,别舔了……”感到脸上有种濡湿柔软的触感,神智仍大部分处于睡梦当中的黑子不经意地呢喃一句,便轻轻地翻过身侧躺着,把脸埋在软绵绵的枕头里。


       但下一秒察觉到不对劲的他,马上就惊醒过来。


       呃,枕头?


       他明明记得昨晚又去超市采购完的自己,因为一周都在通宵熬夜写稿子,终于抵不住睡意侵袭,所以回来时刚进玄关口,整个人就瘫倒在地上,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照理来说,现在他身下的应该是冷冰冰硬邦邦的木板才对。


       黑子立马坐直身子,早晨和煦的阳光从房间里没拉窗帘遮挡的外头阳台直照射进来,让一下子未能适应光线的他感觉分外刺眼,下意识抬起手挡在额前。他揉了揉眼睛,才把眼睛睁开,入目的是一片自己卧室的熟悉摆设,还有精神奕奕地趴在床上的哲也二号,而自己依然穿着昨天出门的T恤和休闲裤,除了脱下来的外套被挂在房间角落的衣帽架上。


       身体的行动比脑袋的思考要来得快,未等看到自己的室内拖鞋,黑子就光赤着脚下了床,顺带也把二号抱下床,急匆匆地小跑出房间外。


     “早上好,黑子。”


       刚一出房间,就听到那曾近在耳畔的声音,黑子一扭头,便看到一个俊秀男子只穿着白衬衫和西裤出现在自己家里,那位于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被解开,若隐若现地显出一片白暂的颈脖肌肤和性感的锁骨,衣袖被挽起到手肘关节上,露出了结实的两只手臂,剪裁得当的黑色裤子则把修长的腿型衬托了出来,无一不彰显身为刑警的主人良好的身体素质。


     “唔,早上好,赤司君。不对,为什么你会在我家。”


       黑子仅存的一点惺忪睡意立刻荡然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戒备的表情。


     “就算是警察,没有搜查令,私闯民宅也是犯法的。“


     “黑子,有没人跟你说过,你为人太过一本正经了。”


       赤司对黑子没有予以正面回复,只是嘴边噙着笑,扯出一句听起来无关紧要的话语。


       快速领会到其中含义的黑子一时间变得无言以对。


       捕捉到黑子的腮帮子微微鼓起来的脸部表情变化,还有那平静似水的双眸里闪过一丝与以往不一样的别扭的神色,赤司笑意更深,这才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今早回来路过黑子家的时候,碰巧看到门没锁好,就想如果‘黑崎老师‘家发生了盗窃事件就不太好了,于是进来看下情况,结果发现一个躺尸的人居然在玄关口处睡着了。”


       ”………………“


       ”后来,考虑到一直睡在那里可能会感冒,我就顺便帮忙把那人搬回卧室了。“


     “………………”


       ”所以,黑子,你不打算跟我说声多谢吗?毕竟我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你搬上床。“


       黑子一言不发,对于被赤司看见自己睡在地板上的窘态,他只觉得羞丑万分,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对了,既然醒了,一起吃个早餐如何?不好意思,我擅自用了一下你的厨房。”


       这时,黑子才注意到,餐桌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个盘子和一些刀叉,盘子里各盛着一个煎的金黄的荷包蛋和几根香肠,另外在盘子前,桌上还放着两碗蔬菜沙拉和两杯咖啡。


       见此,他也不好发作,半响才闷闷地开声:”好吧,还有,多谢了……“


       看到黑子这次顺从地接受了自己的提议,赤司心情愉悦地拉开椅子,示意黑子过来就座。


       黑子拿起手边的刀叉,切开一小块香肠送到自己嘴里。


     “赤司君。”


     “怎么了?”


     “你盐放多了吧,这个太咸了。”


     “…………是黑子你味觉太刁了。”


     “那你自己尝下。“


     “不用了,我吃自己的那份好了。”


 

       赤司后来也在想,那时候能认识黑子,真的太好了。


 

     “失算了……”


       赤司抬起头望了一眼上方的天空。昏暗的天色被一大片阴云密布着,变得越来越死去气沉沉,从天降落而下的雨滴变得更加的繁密,快速地打湿了他和周围的一切,连带从被子弹打中的腹部伤口里滴落在地的血色也一同被冲淡。


       撑着墙壁艰难地走了几步,最终还是由于失血过多和刻骨的疼痛,赤司捂着腹部跪倒在地,但他仍然坚强地维持神志上的清醒,努力强撑起自己的身体。


       因为他知道,在这种寂寥无人的街区,一旦倒下了,真的可能就这么完了。


       ”赤……司君?“


       这时,身后传来一把温润的声线和礼貌性的称呼,带着点不确定的疑问语气,瞬间辨认出这是谁的声音的赤司缓慢地转过头来,果不其然看到在朦胧的雨幕中,黑子正撑着伞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黑………子…………“


       然后,他终是撑不过那剧烈痛觉带来的冲击,晕倒在地,而在完全丧失意识的前一秒,赤司分明看见,有几缕浅蓝的发丝在自己眼前晃过。


       接着,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消毒水气味,还有一张颇为熟悉的老面孔。


       ”赤司,你醒了。“


       ”绿间,这里……“


       ”医院,是黑子呼叫了119送你过来的。“


       ”那他……“


       ”因为太困了,所以确认你的情况安定下来后,就回家睡觉了。“


       听到这,赤司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该用任性还是忠于自我来形容这个救了他一命但中途又弃之不管的家伙。


       况且这家伙,还是与自己先前有点过节的邻居。


       不过,令他在意的还有另外一件事。


     “绿间,你怎么会认识黑子?”


     “有什么好奇怪,就跟我和你以前是合作关系一样,他是我的初中同学。“


     “哦……”


       ”你这什么反应。事先跟你说明,我跟他的相性一点都不好,并不是因为受了他委托,才帮忙来看护下你。“


     “我懂的,绿间,你无需多言。”


     “你懂什么!”看着赤司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绿间就变得不太淡定。他有点烦躁,并且似乎为了掩饰,习惯性地抬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先不说这个,倒是赤司你,这次伤势又是怎么回事?听闻黑子说,他是在某条街发现你的。”


     “没什么。”赤司低头看了看被被子盖住的受伤部位,似乎由于治疗得当,疼痛感已经消除了大半,不过要让身子坐起来,还是有点难度。


     “只是,在追赶某个目标的时候,被暗摆了一道而已。对了,绿间,这次也麻烦你了,多谢。”


     “要谢人的话,就去谢黑子。”听到赤司道谢,绿间别扭地偏过头去,“本来没有他通知的话,我也不用加班。“


     “你可是欠了人家很大一份人情,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所以在养好伤势出院后,就提着两大杯从绿间打听而来的黑子最爱的M记香草奶昔登门造访了。

 


        ”你好,请问有何事贵干?“


        ”好久不见了,黑子。“


       之后下一秒,黑子的反应又是毫不犹豫地来了一个甩门的动作,然而不甘心三番四次吃闭门羹的赤司再一次眼明手快地擒住门框,并侧过身子抵在门槛上,算是把半个自己塞进屋里。


     “赤司君,今天我没犯事。”


     “我知道。”赤司叹了叹气,心想着什么时候黑子对他的阴影才能褪去。他举起另一只手里印有M记标签的袋子,轻轻地在黑子眼前晃了晃,表明自己的来意。


     “这次,我是来道谢的。“


       在赤司的眼中,当蓝发青年的视野真切地接收到香草奶昔的存在时,那疑惑而警备的神色转瞬间就化为背景开满粉红小花的雀跃神情。


       但这种神情也就维持了三秒,那之后,黑子又用充满警惕的目光盯着他。


       ”不会下了毒或者催眠药吧。“


       ”没有,这是给你的谢礼。”


       在感概小说家的脑洞就是比一般人大得多之余,内心受到了一点打击的赤司依然保持着温文而有耐心的表情。


     “前段时间,十分感谢你。”


     “没,没什么。“意识到是自己真的误会了,黑子终于放开门把,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转过身背对赤司。


       ”那进来吧,赤司君要喝杯茶吗?刚好从责编那里收到一些由粉丝亲手烘培的曲奇。“


       ”还有,刚才误会你了,对不起……“


       赤司笑了笑,随后脱了鞋,跟黑子进了客厅,在客厅里唯一摆放着的沙发坐了下来,从黑子手中接过茶杯。


     “话说,黑子,你这茶叶浸泡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赤司君你还真麻烦,喝个茶还要讲究那么多。”


     “茶叶也放得不够,太少了。”


     “………那你别喝。”


     “那可不行,这是黑子第一次给我泡的茶,我总得给个面子。”


     “我不需要你这种虚伪的假心假意。“


       说完,黑子有点赌气地从袋子里抽出一杯香草奶昔,坐到沙发的另一端,不理睬对自己泡的茶评头论足的赤司,狠狠地咬上插在杯子里的吸管。


       赤司不再开口,只是再次静静地端起杯子,在嘴角边勾起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弧度。


       偶然来下这种日子,也不错。



—— TO BE CONTINUED ——


废话时间:


真是什么样的文风反映出什么人格,出于这货是个慢热货的原因,所以赤黑拖到现在都貌似还没啥苗头,终于了解为毛俺只能写长篇了……………………(俺有罪,但求别揍脸)


所以,不如就BE好不好,这货比较闷骚,因此也很难说出征求各位意见的这种请求,但还是想看下有多少人赞成………………


最后,感谢各位看到这里……………………


全文链接
 
 
 
评论(37)
 
 
热度(64)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