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冤家路窄【赤黑】(下)

抽风的前言:

虽然说想看看有多少个人希望BE,结果炸出了反对的声音,好吧,就如你们所愿,来个HE吧……

真相是,其实这文本来就是预定HE的,问要不要BE只是贪好玩而已…………

这章因为太赶,所以逻辑,过渡上十分混乱,导致了剧情非一般的跳跃性发展,所以请见谅…………

先做备份传上来,之后会有修改…………

天冷了,不来一顿火锅吗………………    



      只要相处时间足够长,即使是冤家,两人化敌为友也有可能,遑论是邻居。

 


       自那之后,赤司和黑子的关系缓和了许多,彼此之间的来往也比以前密切了许多。黑子答应了当初赤司的请求,如若双方都有空,他便带赤司在公寓附近的地带逛一逛,好让他熟悉周边的环境。而很多时候,每逢深夜赤司值完班,从警署回来,路过24小时营业的M记时,总会进去先买一杯咖啡给自己提提神,再顺便外带一杯香草奶昔,作为给那个通宵也是常态的蓝发青年当慰劳品。


       一来二去,二人开始熟络起来。


       当某天和黑子逛完超市回来,看到黑子提了一大袋几乎是鸡蛋和方便面的食物,得知黑子为了死守截稿日,经常顾不得吃饭时,对青年的纤瘦身材颇为不满意的赤司开始忍不住插手去管理下黑子的日常饮食。因此,每当休假在家的时候,赤司总会把经常赶稿赶得不知天昏地黑的黑子硬拉过来,跟他一同吃饭,但又由于除了汤豆腐,其他菜式均不太擅长,没少被黑子嫌弃他的料理水平。


       在黑子第101次夹了他炒的青菜送到嘴里,再默默地放下筷子后,赤司终是充分地理解到自己没有做料理的天赋,心想最近天冷了,下次还是吃火锅好了。


       于是,之后就有了两人在屋里喝得酩酊大醉的一幕,正确来说,完全醉了的只有黑子一人,赤司的脸色也有点泛红,但还不至于醉得不省人事的程度。


       而且,赤司意外地发现,喝醉的黑子特别喜欢发牢骚。


       整个晚上下来,一直只有脸贴着矮小茶几的玻璃面的黑子喋喋不休地自个自说个不停,手还不忘抓紧茶几上的一罐啤酒,而赤司只是有点慵懒地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黑子说话。


      “赤司君,你别以为小说家是在家里完成工作,看起来很安逸的样子。我跟你说,这份工作其实不比你们当警察轻松多少倍。”


      “就为了那么一点稿费,每个月总要强迫自己敲点字出来。为了死守着那该死的截稿日,总是要不分昼夜地写稿修稿,我真是受够这种日子了。“


      “可是很多时候,辛苦写出来的东西却得不到读者的共鸣,但是读者希望看到的,我却写不出来。”


      “为了作品的顺利连载,就要增加并稳定读者的数量。为此,编辑部那边的人总是叫我尽量满足读者的要求,可是我最初明明是因为自己喜欢才写小说的。“


      “我也开始弄不懂,我写小说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坚持自己的梦想,还是为了博取他人的关注。”


       ”所以,我也想过,不如放弃,另找一份安稳点的工作,或许这样就不用这么累……“


       慢慢地,黑子抱怨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像蚊子般细小。再过一会儿后,屋子里的人竟一言不发,安静了下来。有点不解的赤司向伏在茶几上的黑子投以一眼,便清楚了缘由。他默不作声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特意放轻把啤酒放在茶几上的力度,再轻手轻脚地走到黑子身边,蹲了下来,抓着黑子一边的肩膀摇晃了几下。


     “黑子,醒一醒。“


       带着一股透薄凉意的冷风毫无防备地透过没完全合拢的窗户的间隙,掺入到屋里同样有着丝丝冰冷的空气中,让赤司这个长期不缺身体锻炼的人也不经意地打了个冷颤。他加大摇晃黑子的力度,试图让烂醉得睡过去的青年醒过来。


       ”黑子,要睡就回你家再睡,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


       可是,黑子依然纹丝不动,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睡死过去。


     “这人真是……“


       过了几分钟,叫醒黑子作战失败后,赤司只得无奈地叹息一句,但想起黑子刚刚发牢骚的场景,他又不由得轻笑一声,拿过一张毛毯披在黑子身上后,就兴趣盎然地观察起黑子的睡颜。


     “不过,似乎比平时可爱了一点。”


       黑子那张脸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许多,虽然已经有分明的棱角,但依然残留了一点婴儿肥。其中酒醉过后呈现出来的红晕也还没褪去,给那白暂的皮肤染上了一些颜色,跟自然垂到脸颊上的浅色碎发相互映衬。此时,伴随着主人在睡梦中的呼吸,长长的眼睫毛在清秀的眉眼下投以阴影,微微颤动着,给人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赤司有点看呆了,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柔地来回抚摸了下那头柔顺之极的漂亮发丝。


     “工作辛苦了,但是请不要轻易放弃。”


     “因为我是绝对的,所以你要相信我说的。”


     “你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黑子良好的发质让赤司爱不释手,而他正准备缩回手时,黑子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让赤司惊了一下。赤司以为黑子要醒了,结果当听到黑子的梦呓时,他又是哭笑不得的一副样子。


     “赤司征十郎你这个不长眼的中二家伙,凭什么冤枉我……”


       前言撤回,说男人可爱什么的他自己肯定也是醉了。


 

       那既然可以化敌为友,也就可以日久生情。


 

       正如赤司和黑子的关系正在改善那样,两人之间的感情也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


       最先发现端倪的赤司,可实际上,一开始他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他承认,黑子为人谦让有礼,对人绅士得体而落落大方,很容易让很多人都对这个青年产生好感。前提是,能把对他自己的偏见撇得再干净些。


       可是,产生好感不代表要发展成那种关系。


       更何况,两个都是男的。


       赤司思考了很久,也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于是,找不到原因的他为了能让自己更冷静理性地对待这个问题,不得不开始减少和黑子的接触,就连平常休假的时候,也不再强行把黑子从电脑前和书堆里拖出来。而面对赤司莫名的疏远和冷落,黑子也没放在心上,只当他工作太忙,没暇顾及自己,但有时候却会感到少少的寂寞。


 

       只是,现实并没那么仁慈到留给人足够的时间去想通任何事情。有时候,它就是逼迫着人要做出抉择。


       换一种角度去考虑,如果现实不这么残酷,人可能穷尽一辈子也未必能找到一些事情的答案。


       在这一点上,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无一例外,包括赤司征十郎,也包括黑子哲也。


 

    “灰崎,放了他。”


    “哈!开什么玩笑,按你的吩咐做,我能捞到什么好处。”


      被称为灰崎的男人长得一副小混混的样子,骄横跋扈地举起手中的短枪,指着赤司质问道。他嗤笑一声,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站在被半空悬吊在高楼大厦外墙的没有护栏的一大块长方形钢板中心的蓝发青年。


    “喂,想不到你长得一脸禁欲的模样,居然能把赤司迷得神魂颠倒。你看他现在多在乎你的安危。”


    “那你误会了,真遗憾,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


    “况且,赤司君应该比较喜欢那种大家闺秀的类型。”


    “…………“


      听到这话后,赤司在再一次为黑子的淡定深深折服之余,也对这个淡定过头的青年感到十分无语。


       都命悬一线了,他怎么还可以这么镇定跟人谈论这种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事到至今导致这种局面的,很大一部分责任在于自己。


       如果在那次取缔走私团伙的行动中,自己能考虑得再周全一些,就不会有漏网之鱼的出现。他被暗摆一道就算了,但这次还牵涉到一般市民,明显就是已经超出了原来事态的严重性。


       而且,这名市民还是黑子哲也,更不能坐视不理。


       赤司深深呼吸一口气,敦促自己冷静下来,专注下目前的局面,考虑救下黑子的对策。


       ”灰崎,你也听到了吧,我跟他没有任何瓜葛,所以你就算拿他来当人质来威胁我,也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


       ”对呀,说不定我人消失了,赤司警官还会更高兴些,因为又一颗麻烦的眼中钉不见了。“


       黑子见缝插针地补了一句。他平静地俯视脚下一片夜灯璀璨的壮观景象,心想着如果是和自己的意中人一起来看这般景色的话,说不定会很浪漫。但现实是,他在一如既往地去超市的途中被突然袭击,然后具体的已经忘了,反正现在就是因为这个被无辜地卷入一场纷争当中了,并且此时时刻面临着随时会从高空掉下来砸个稀巴烂的生命危险。


       黑子还想,如果这次能捡回条小命,他一定不会再拖稿,好好把自己的长篇作品连载完毕。


     “我管你们之间哪来那么多私人恩怨!”


       没得到预料中的效果,反而被这两人莫名破坏自己如意算盘的灰崎显得有点焦躁。他的手指依然放在扳机上,只要轻轻一扣,便可发出子弹,打中眼前这个一直阻挠他的赤发男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赤司你其实对那小子有好感对吧,现在居然还敢抵赖。”


       突然,灰崎像是想到什么主意似的,坏笑地看着赤司。对此产生出不好预感的赤司在身体上想要条件反射作出某种反应。可是,灰崎却先他一步完成动作,把本来指着他的枪转而对准了吊拉着钢板的绳索。


     “赤司,我给你一个机会。”


     “放我走,并告诉我你掌握的藏货地点,我就放了他。”


     “相对应……”


     “乓——”拉扯绳索的钢架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黑子脚下的钢板左右摇晃起来,让他有点站立不稳,差点掉了下去。


     “好险……”过了一会,好不容易,黑子才找回平衡点。


       眼看赤司越来越阴沉凝重的神色,心知有戏的灰崎再一次勾起嘴角。


     “把我逮捕了,你也等着收尸吧。”


       赤司往下抿着嘴唇,沉默不语。他紧握着拳头,那赤红的眼瞳迸发出锐利的光芒,狠狠地直瞪着灰崎,宛如毒蛇的尖牙紧攥着人的喉咙死死不放。


      大厦外墙的风呼啸地灌了进来,吹乱了人的头发、衣领和外套,给原本的氛围徒增了一丝冷意。


       ”赤司,我可没那么多耐心等待你的答复。“


       ”念在你我多年的‘交情’,我给你五秒的时间。”


       ”一!“


     “赤司君,别考虑那么多了。”


       灰崎的倒数开始,同时,黑子再次开口。


     “你该考虑的,是什么对于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二!”


       ”虽然你这个人平时挺横蛮固执专制一点都不会接受意见,说自己绝对什么的也真够大言不惭。”


     “三!“


     “但是,我相信你的判断是不会有错的。”


     “四!“


     “你的话,一定没问题。”


       ”五!“


     “所以,请不要轻易放弃每个可以扭转局势的机会。”


       就如本人温润的声线,黑子的每一句话,都让赤发男子逐渐沉静下来。


       虽然他看不到黑子的表情,但赤司知道,黑子现在一定也是摆着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从来不会让惊慌失措的神情浮于表面,即使他的内心并非和外表看起来一样坚强镇定。


       真是败给他了。


     “结束了,赤司。“


     “不,灰崎,该结束的人是你才对。“


     “我会把人救下来,但是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说到必定做到。”


     “你!——”


       面对赤司的出言不逊,灰崎气得咬牙切齿,瞬间将枪口对准黑子,“虽然很遗憾,但你也别怨本大爷。“


     “黑子,蹲下!”


       灰崎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不过求生的本能促使黑子完全按照赤司的指令行动,因此,子弹也只是擦过了黑子头顶上的发梢,没有打中黑子。但由于蹲下的动作太过迅猛,钢板又是左右上下激烈地摇晃了几下,差点把黑子甩了出去。黑子再也不敢乱动,小心翼翼地跪在钢板上,生怕一个失衡,他真的要从这百里高空掉下去。


       真的比自己写的小说情节还要刺激。


       他缓缓地侧过一点身子,正好看见两人在搏斗中。赤司站在灰崎的背后,一手紧紧地箍着灰崎的脖子,一手则把他的手腕拉高,试图把枪夺下。


     “赤司你混蛋!”


     “抱歉,我可没宽容到可以原谅三番四次违逆我的人。“


       灰崎和赤司打得特别激烈,两人几度换位,挨近大厦的外围边缘,稍不注意就会失足掉下去。黑子看得有点惊心动魄,殊不知自己的处境比他们还要危险百倍。在拼搏当中,由于灰崎的枪支走火,悬吊着钢板一角的绳索被打断,导致钢板突然失衡,往一边倾斜。见状的赤司看准时机,连忙将灰崎的手狠狠地反手一扭,硬是把他的手给弄得脱臼。罔顾灰崎惨烈的叫痛声,赤司把人完全地制服在地上后,匆匆地跑往黑子那里。


     “黑子!”


     “赤司君,我要死了。”


       只见黑子的身子往钢板其中一端靠了靠,同时死抓着一条绳索,试图让钢板继续维持微弱的平衡。虽然处于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刻,但他那毫无起伏的声音却完全听不出强烈的求生欲望,反而给人的感觉是生无可恋,这不自觉又让赤司焦急起来。


     “别说傻话了,现在慢慢站起来,然后跳下来。”


     “这离地面这么远,会摔死的。”


     “不会的。”赤司坚定地望着黑子,“放心,我会接住你的。”


     “相信我,你不是也说过吗。”


       ”所以,来吧。“


       黑子望着赤司的双手向他自己伸展开,耐心地等待着。


       唉,横竖都得死,不如赌一把。


       抱着这种心态,黑子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身体往前一倾,纵身一跃。


       在顺利抓紧黑子的手的一瞬间,赤司突然想通了,可能这就是命中注定。


       既然逃不掉,就去面对吧。


 

     “哲也,在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在赶这个月圣诞专辑的稿子。“黑子摘掉平时工作用的黑框眼镜放在桌上,拿起手边的香草奶昔大吸一口,这时赤司从黑子的后背伸出手,将黑子紧紧环抱着。他把下巴搁在黑子的肩膀上,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闻着独属黑子身上淡淡的清香味。


       不知不觉间,自上次事件后,他们已经又相处了半年多。而在这半年多的时间内,今年的年尾快到了,赤司的生日也到了。


       ”哲也身为作家的人气这么高,我有点吃醋了,怎么办。”


     “在说这句话前,麻烦赤司君先去清理下从女同事那里收到的生日礼物。还有,你要抱着我抱到什么时候,我可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


     “那哲也的礼物在哪里?”


       ”什……“


       眼角余光瞟到青年的耳尖变红,赤司勾起嘴角,一声不响地放开黑子,又把黑子坐着的转椅转了一个大圈,然后双手撑在两边的扶手上,把黑子禁锢在他和椅背之间的狭小空间里。


      而正如赤司所料,黑子的眼神躲躲闪闪的,但就是不和自己对视。


    “呐,哲也,你要听听我今年生日的愿望吗?“


      ”请恕我拒绝。“


       黑子不假思索地拒绝了赤司,他以为这样,赤司就会放过他,谁知却引来赤司更加粘人的视线。


       赤司微微俯下身子,放开扶手,双手捧住黑子的脸,轻柔而不失力度地迫使把头偏向另一边的黑子和自己对视。


     “不过可惜,哲也你的反对无效。因为……“


     “赤司君是绝对的。”挣扎不开来的黑子没好声气地接下赤司的话,“那请问赤司君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赤司的笑意再次加深,他深深地望进黑子清澈的眼瞳,并清晰地看到,此时此刻,在那双瞳里,只有自己的身影存在。


       ”我希望,一直能有哲也的陪伴。“


     “从今以后,十年也好,五十年也好,每一年的生日你都能陪我度过。”


     “不只是生日,我希望,无论何时,你都能站在我的身边。”


     “所以,哲也,和我一起吧。”


       赤司轻柔地在黑子的前额落下一吻,庄重地对黑子说:“我喜欢你。”


       黑子定定地看了赤司一会,半响才回过神来,缓缓开口:“虽然你这么说我感到很荣幸,但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


      然后,赤司好像感到自己脸上的笑容出现了一条裂缝。

  

    “赤司君你长的样子太会祸害人了,跟你在一起准没好事。”


    “等,哲也,这发展好像有点不对……“


      心满意足地看着赤司少有的一副吃瘪的样子,黑子露出一丝温和的微笑。


      ”不过,把赤司君弄哭了又不好了。”


      指针又划过一格,正好稳当当地停在12这个数字上。同时,黑子再也不逃避赤司的视线。在目光交汇的一瞬间,那温润平和的声线再次在两人近在咫尺的距离间响起,清清楚楚地传达到赤司的耳中。


    “赤司君,生日快乐。”


    “至于你的愿望,我会帮你实现的。”

 


      日久生情的最后结局,当然最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所以以结果来说,冤家路窄并非是一件坏事。


      只要有情,冤家亦能成恋人。



—— END ——

 

只有对话的后话:


    “哲也,你刚才说什么,要把我弄哭?“


      ”你听错了吧,赤司君。“


      ”哦,那我倒要看看,是谁弄哭了谁。“


      ”…………赤司君,你干什么,等等,非礼勿动。“


      ”这不是非礼,是恋人间的调情。”


      ”我管你那么多,快住手。“


      ”哲也,既然今天是我生日,那应该是我说了算吧。”


      ”不…………“

 


—— TRUE  END ——


废话时间:


灰灰辛苦你了,恩…………


这篇其实就是赤司生贺,本打算在20号结束的,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所以就拖延了………………


对太过跳跃的文章作出一些解释:

赤司对黑子产生好感就是从黑子喝醉了后开始,知道自己对男性产生好感后死不承认事实,直到灰崎绑架了黑子,并拿他威胁赤司,赤司才终于明白,然后事件发生过后对黑子展开了追求的攻势(懒得写了,所以略了),叫名字只是单方面想亲近黑子一些,最后就是在自己生日那天得手了。而黑子自从赤司疏远他过后才开始萌发出对赤司的感情…………


至于灰崎,对,他就是中章那个不怕死让赤司挨了一枪的罪魁祸首,然后在潜逃中暗中调查发现黑子和赤司交往得比较密切,察觉到赤司对黑子有点不同的感情,所以在黑子某天去超市途中又一次不怕死地把黑子拐跑了,把赤司约了出来,企图利用黑子来威胁赤司…………



全文链接
 
 
 
评论(27)
 
 
热度(88)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