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Poison【赤黑】

前言:久而不更新,低调来一发,人物崩得没天理,剧情就是鬼扯淡,总而言之就是慎入…………

and新年快乐,祝考试的顺利,有寒假放的快乐,至于没假放的,愿新春之际,心想事成…………



(三)

     “哲也……“


       柔软的嘴唇有意无意地擦过耳垂,带着些微喘息,在耳边响起温柔的低沉嗓音,宛如是甜蜜而有毒的魔咒,足以魅惑人心。


       ”我喜欢你。“


       顺着脖子,胸膛,肚脐,一双好看的手一路往下抚摸,并在腰间紧扣皮带的地方停住。


       ”所以……“


       深红的双眼里充满着的是毫不掩饰的强烈欲望,仿佛里面含有个巨大漩涡,一旦与之对视,便容易被此吸入与吞噬,然后再也难以从中挣脱出来。


       ”给我吧……“


 

       ”!——“


       从睡梦中忽然惊醒的黑子被吓了一身冷汗,心有余悸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想要平复过激的心跳。他环视了周围一圈,当确认自己身处的是熟悉的实验室时,才安心地松了一口气,继而又伏在桌子上,把脸埋在双臂之间,敦促自己冷静下来。


       真是活了十六年还没做过这么惊悚的梦…………


       黑子郁闷地想到。


       而在这之前,自己被赤司拦腰截住地堵在图书馆的藏书阁,害得差点丢了初吻这事才发生了没多久。一回想起前几天的那个场景,黑子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太阳穴隐隐作痛。


       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维持趴着的姿势好一会,直到手不经意的一动,轻轻碰到一样冰凉的东西时候,黑子才疑惑地抬头一看,发现桌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杯香草奶昔。当视线往右平移过去一点点时,他看到一张在张扬赤发衬托下被双手托着腮的俊脸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午安,哲也。”


       算不上陌生的声线低沉好听,宛若梦中能摄人心魂一般,其中带着像只有对着恋人才有般的宠溺与温柔,让黑子刚听的时候愣了一下。


     “午……诶,不对!呜哇!——”


       终于反应过来来者何人时,黑子的眼睛睁得圆大,他一个激灵地坐直了身子,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但由于动作幅度过大,椅子一时间难以保持平衡,黑子的身体很不幸和椅子一起直直地往后倒,后脑勺也不就不可避免地撞上了地板。


     “疼…………”他揉着被撞疼的后脑勺,一手撑着地板,艰难地从地上坐起来。


     “没事吧……“


       伴随着一只手从右上方伸到黑子面前,那温润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时,黑子微微侧过脸来,仰起头,目光锁定在那只手的主人上。


     “副会长…………“

  

       被称为副会长的赤发少年仍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和黑子对视。虽说现在外表看起来极为平易近人,但是黑子仍觉得他的心思极为难以被猜透,致使自己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想到一个应对赤司征十郎的两全其美的方法。


       ”哲也不乖哦,先前明明答应过我,要叫我……”


     “抱歉,类似‘亲爱的’的这种称呼,请原谅我叫不出来。”


     “哲也叫我名字也可以哦。”


     “我跟你并不熟,赤司君。”


     “真冷淡呀,哲也,明明我们前天才坦诚相见过。”


     “别跟上厕所的混为一谈,那只是巧合而已。”


     “世上可没那么多巧合哟,哲也。”


     “你是想表达那天其实是你偷偷跟着我上厕所吗?”


       ”…………”


       但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情非得已的时候,还得硬着头皮上。


       黑子话一出口,赤司完美的笑容便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就被他转移话题掩盖掉,” 我们先不提这个,话说哲也,你还要我们维持这种聊天的姿势多久?“


     “不好意思,我的膝盖有点酸了。“


       黑子打量了下赤司,发现赤司在伸出手的同时,也维系着半蹲的姿势。他的身体比以往稍稍放低了一点,另一手则搭在膝盖上,支撑着身体,以保持重心平衡。


       这时,他也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直以仰斜视的方式和人聊天,颈椎似乎也有点酸。但是,一时半会还是可以忍受的。于是,黑子说道:”只要赤司君想的话,我觉得就这样聊下去也是可以的。“


     “我想,我还是比较希望能和哲也一起好好地坐下来谈谈。”


     “请问赤司君可以不坐下来,直接离开这里吗?”


     “驳回。”


       眼看逐客计划以一秒失败告终,黑子在再无选择的前提下,抓住赤司的手腕,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顺手拍了拍粘在屁股上的灰尘,理了下有点乱糟糟的头发,看也不看桌子一眼就精准抓过平常佩戴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摆出一副堪比做实验时的正经表情。


     “那么赤司君,你来这里有何贵干?“


       果然这双眼睛,还是不被遮挡才好看。


       看着那双瞳孔里流连的水色波光因镜片的阻隔而黯淡了几分时,赤司如是想道。

 


     “赤司君你要喝点什么吗?“


       虽然不太想这个人在自己的实验室逗留太长时间,但秉着要待客有道的礼貌性原则,黑子还是好不容易从柜子里翻找出一个装有深褐色粉末的罐子,向坐在沙发上的赤司扬了扬,“虽说如此,但这里也只有速溶咖啡,你会不介意的吧。”


       ”不会,哲也你高兴就好了。“


     “…………好吧。”


       已经不想再深究一向高冷的学院名人为何会露出这么过分灿烂的笑容,黑子默默地转过身,掀开了盖子,用勺子往杯中添加了些粉末,同时很随意地跟赤司扯些话题来聊。


     “说起来,赤司君为什么会知道,我会在这里?”


     “我是听青峰说,你经常待在第三图书馆的顶楼做实验,所以猜这里应该是你的实验室。另外,哲也,我给你带了香草奶昔过来哦,听黄濑说你特别喜欢这个来着。”


       这两个叛徒…………


       黑子手一用力,不小心把勺子硬生生地折断,但依然不动声色地背对着赤司,抓起架在酒精灯上的锥形瓶,将里面被加热得沸腾冒泡的透明液体往杯里面倒进去。


       当里面的物质逐渐互相融合,模糊了彼此的边界,产生了不大不小的化学反应,发出“嘭”的一声过后,他再次转向赤司,把一个烧杯放到赤司面前的茶几上,淡淡说道:“因为室内没有茶杯,请赤司君将就一下,用这个喝吧。”


       接着,赤司面无表情地盯着那杯似乎是咖啡,还冒着热气的液体好一会儿,有点迟疑该不该出手。


       之所以说是“似乎”,是因为烧杯里液体的颜色太过诡异,不像是普通咖啡那样的深色。


     “哲也,这个……”


     “放心,喝不死人。“


       仿佛看穿了赤司的心思,在赤司话没说完之时,黑子便率先开口,心平气和地为赤司解答他心中的疑虑。


     “那,我不客气了。”


       最后,出于良好的家教素养,犹豫了一会后,赤司终是捧起烧杯,一脸平静地浅酌了一口咖啡。当舌尖上的味蕾辨别出这是普通廉价的咖啡味道,身体上也没任何奇怪的反应时,他那有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可是,当尝到一点细微融入咖啡里但不属于咖啡成分味道的东西时,赤司又开始有点担忧了。


     “哲也,这味道…………”


     “别担心,我只是在里面放了点对精神舒缓有益的药草而已。”


       不顾赤司的表情和反应,黑子自顾自地走到自己刚刚午休的位置上,拿起那特意为自己准备的香草奶昔,在其上插上吸管,毫不客气地吸上一大口后,再不紧不慢地开口:“听闻学生会的工作比较繁忙,经常让人处于神经绷紧的状态,所以为了一些人能有效放松下自己的精神,我才会去调配的。”


     “我只是没想到,今天是你来了。”


       真是个温柔体贴的人。


       即使黑子没有把话完全说明白,赤司很快对他话里暗藏的含义心领神会,直觉上也让他第一时间对黑子的为人产生了这样的认识。


       而在另一方面,他则开始对比自己更早认识黑子的学生会里最为折腾的二人组产生了浓厚的敌意。


       对,是对情敌的那种敌意。


       所以,赤司觉得为了在起跑线慢了一步的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措施才行。


       行动胜于空想,有想法就该立即行动。于是,赤发少年事不宜迟地就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于实践。


     “哲也这么关心他们两个,我有点吃醋怎么办。”


     “别开玩笑了,赤司君,我跟他们只是朋友而已。而且,你吃醋关我什么事。”


     “当然有啦。”


       赤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近黑子。在蓝发少年完全没防备的状态下,赤司一下扣住那有点纤瘦的手腕,用力把人甩到沙发上,自己则将手撑在那颗天蓝色的脑袋旁,一条腿弯曲,卡在黑子的双腿间,形成自己由上方压制黑子,把黑子困在自己和沙发间的局面。


     “等,你在干什么,赤司君。”


     “哲也,你喝了我给你带来的香草奶昔,难道就不允许我要点回礼么?”


       …………这不会是梦要成真吧。


       面对如此突然的局面,反射性地忆起才刚过不久午休时做的梦,黑子就满脸黑线地用力推拒着赤司,想从沙发上坐起来,不让赤司再靠近自己的脸半分。对于他来说,此时赤司那把近在咫尺的好听声音在自己耳中听来,根本就是来自恶魔的言语。


      ”请、容、许、我、郑、重、地、拒、绝。“

  

    “真遗憾,哲也,你可没有反对的权利哦。”


     “我还真没见过像赤司君你这种如此厚颜无耻得要趁人不备占便宜的家伙。”


     “话不能这么说,因为这是毫无警惕性的哲也的错呀。”


     “请容我纠正一下,你这是‘霸王硬上弓‘。”


     “不,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简直诡辩!“


       黑子一时激动得一个面红耳赤,奋力抗挣着,想要化解这对他极为不利的局面。但当想用上次的方法逃脱时,却先被赤司一步擒住了双手,同时来自上方灼灼强烈的目光也盯得他本人浑身不自在。


     “隐身的魔法到此为止了哦,哲也,你是逃不掉的。“


       黑子觉得前言应该更正一下,那就是活了十六年,哪怕是噩梦,也没有比此时此刻更惊悚…………


       而他,黑子哲也,男性,十六岁,正好面临着失去贞操的危险。



—— 无 良 的 To Be Continued ——


于是这章没出场的损友二人组换了个方式怒刷存在感,但可以无视………………

这章就是说赤司通过黑子的损友们成功入侵了黑子的私人领域,并对黑子图谋不轨,至于成不成,大家猜吧~不过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最后,谢谢你们阅读至此………………



全文链接
 
 
 
评论(8)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