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腐腐得正【赤黑】【黄黑】and【黛黑】

抽风前言:

标题就这个吧,虽然看起来还不够酷炫,恩,不过之后想到更好的再改也不迟…………

既然补了标题,那就连着第二章,第一章重发一次,已经看过的童鞋可以直接跳过开头的1000多字…………

不知不觉,原来俺已经进了黛黑的大门了,正所谓三个攻君一台戏,加个黑仔就能凑台麻将,因此俺决定把这对也加上,我知道各位一定不会介意的…………

接着,感兴趣,不怕人物崩坏的就请往下拉吧…………



(一)

       [音乐停了,拉起手旋转的动作也就在那瞬间嘎然而止。]


       [终于结束了……金发的男子暗暗想道,他为已经完成任务的自己轻轻地松了口气,而后褪去那刚刚一直挂在脸上绅士而温和地笑容,换上了一副冷漠的神色,看也不看舞伴一眼,就干脆地放开方才那相握的手。想着反正自己和对方都互不相识,于是,男子连个礼貌性的道别也没有,也没过多在意这是个多么失礼的举动,径自转过身,准备趁还没被过多人注意的时候快速离开。]


       [“谢谢,你的舞蹈跳得不错。”]


       [突然从背后传来的礼节性十足的道谢和称赞让男子惊诧了一下,他反射性地转过头来,看到的是还未离去的舞伴对他颔首一笑。]


       [而那时,他才真正正视了这个不过和他共度一支舞的陌生人的样貌…………]


 

      “啪!——”


       伴随着一声电源被切断的声响,还有突然一黑的电脑屏幕,黑子停止了打字的动作,双手却依然放在键盘上。他眼神幽幽地抬起头来,盯着不知何时起就站在他身旁,拿着电脑的电源线插头,双眉蹙起的银发男子。


       ”黛前辈……“


       听到“前辈”的称呼,男子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他一面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一面又是不舍得责备的样子,最终纠结了很久,才压抑了下自己情感,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开口。


       ”哲也,我说过要叫我……“


       ”表哥,我知道的。“


       ”那你还明知故犯!“


       当听到黑子先他一步抢断他的话时,黛一下子就淡定不起来,略微激动地说道:”而且,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死性不改,写着这些东西!“


       ”真是失礼呀,黛前辈,什么叫’这种东西‘。“相对比较激动的黛,黑子则异常沉静,保持一贯平淡如死水的语调说着话。“那好歹是我兴趣的一种,请你不要过多干涉我的爱好。“


       ”哲也,你再碰这些东西,人会变得堕落起来的!”


       ”关于这个,请黛前辈把你房间里的轻小说清理完之后再说。“


     “那个是不一样的,哲也你不能把这两样东西相提并论。”


     “从本质来说都是一样的。“


       ”哪里一样了,都说了要叫我哥哥!“


     “黛前辈你真烦人……”


       作为一个标准的弟控,黛千寻的弱点就是黑子哲也。因此,黑子的一举一动都能对他造成成千上万点的暴击伤害值。


       这不,当黑子脱口而出这样一句带有浓浓嫌弃意味的话语时,世界好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而黛只觉得宛如五雷轰顶,内心深处掠过一道粗白的闪电,把他整个人都劈成了个苍白模样。而电源插头因他受打击而无力地掉到地上,在安静的房间里发出一声不大不小”嘭“的响声。


       表示不想再理睬自己有点无理取闹的表哥,黑子无视黛的反应,弯下腰捡起插头,重新把电源接上,开启电脑,打开刚才自己一直在撰写的电子文档。当看到刚刚撰写的内容没有因为黛的动作丢失数据时,他先是舒了一口气,接着再度开始打字,完善未完成的篇章。


 

       [与他相比,这个人个子不算高,但一袭素雅的短裙很好地把本人身材修饰了出来。与浅色的礼服相对应,那如红蔷薇般的艳丽头发张扬而极具标志性,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对比感,容易令人过目不忘。而最令人深刻的则是那同样赤红的双眸。在那瞳孔里,总是迸发出一种不卑不亢的光芒,使之看上去更加得落落大方,气质怡人。]


       [男子心中不禁为之一动,喉咙也随之发出声音来。]


       [“那个,你的名字是……“]


       [在相视的一瞬间,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双方都不由自主地迈出一步,走近对方,似乎都明白,两人的相遇注定会是那种命运…………]


    

       黑子哲也, 16岁,现是一名普通高中生,常年处于小透明,难以被人发现的状态。而秉承着闷骚到深处自然会腐的原则,他的另一个少为人知的身份是个热衷于研究男人之间的友情的耽美小说家。为此,自己的表兄黛千寻不止数十次跟自己闹翻,虽然黛算是造成他这个样子的元凶。


      至于创作的灵感,则大部分来源于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日常生活。


      包括人物角色的造型也不例外。


 

(二)

       黛千寻,18岁,是名很普通的高中生,十几年来都在度过着数十年如一日的日子,没有碰到过什么麻烦,也没有遇到过太大的挫折。在他数十年的普通人生当中,因为自身存在感天生薄弱,所以没少被人忽略。但正因如此,即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拿出一本封面标有R*1X字样和疑似吃了春药坦胸漏背美少女图片的书本,他也没被当成是怪蜀黍。


       可即便是如此平凡,黛表示自己也是有各种各样的烦恼,而大多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不过,至今为止,他还是没弄清楚,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想当初,自己也不过是看不惯自家表弟年纪轻轻就一天到晚埋头钻研类似黑格尔哲学如此高深晦涩的东西,硬是把一张可爱的白嫩嫩的小脸给憋到这点,才心生向表弟推荐些能让人看起来心情舒畅,读起来轻松愉快的轻小说的念头。


       更何况,能让表兄弟间增加共同话题,增进感情,从而达到自家表弟会越来越对自己死心塌地,一起步上幸福的婚姻殿堂的Happy end,随后打住……


       何乐而不为。


       他心里不禁为如此机智的自己默默点了个赞,只是殊不知中途出了意外,一切都变味了。


       黛犹记起那年,当兴致缺缺地扫过一排印有魔法少女的同人志封面的蓝发少年偶然翻开一本貌似讲述两个裸体男的友情故事的杂志时,那像是突然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两眼炯炯发光的神情真是让他永生难忘。


       接下来的一切发展仿佛都是如此顺其自然,他的表弟很好的以身作则地表明什么叫一入腐圈深似海,从此没有回头路的道理,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透明再到后来凭借自己稳扎稳实的深厚文学功底,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粉丝数量也不少的耽美小说家。而从那一刻起,黛发现自己开始经常在为为什么自己表弟擅长的是国文而不是数学这件事而悲痛着。


       因为如果这样,他的表弟就不会选择在这么污的道路上和他渐行渐远,不会说什么为了激发创作灵感,去接触一堆中二病怪人了,也不会让有些心怀不轨的家伙有机可乘。


       每当想到这,黛的脸色不自觉就会黑了几分。


 

     “哲也……”


     “又怎么了?”


       终于从黑子一句“烦人”的评论打击中恢复过来,黛苍白的身影再次被上色,缓缓转过头去看着正目不转睛盯着电脑屏幕,双手不停敲打键盘的黑子。


     “你今天,是不是又和那个富二代的红毛矮子走在一起了?”


       黛的话音刚落,黑子敲在键盘上的灵活手指陡然停止了动作。他的视线慢慢从电脑屏幕上偏移过去,最终平静地落在黛深灰色的眼瞳里。他的薄唇轻启,道出的是自长大后甚少用的称呼。


     “千寻表哥……”


     “恩?”黛以单音作为回应,强装镇定外表下是一颗为黑子刚刚那声亲密无间的称呼而禁不住兴奋的热情脑袋,但是很快,这股兴奋就被冷水给泼灭了。


     “虽然很感谢你的关心,但是能不能请你别再这跟踪我。老实说,这种痴汉的行为会让我感到很困扰的。还有,请不要这么称呼赤司君,这是很失礼的行为。”


     “那你和他一起在干嘛?”


     “请恕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这属于我的个人隐私行为,跟黛前辈没关系。”


     “哲也你……”


       男生是不是到了这阶段,都会有叛逆期……


       默默这么想的黛突然怀念起小时候的黑子乖顺可巧,对自己百般依赖的样子,感叹着人长大了真没以前可爱,还没真正学会飞就先懂得了胳膊往外拐。


       肯定是那个中二病矮子不知什么时候给哲也灌输了些奇怪的思想。


       回忆起黑子和某个赤发少年今早一起到往学校的亲密场景,黛的心里便心生不快,并尽可能用温和的声线和循循善诱的语气,对黑子一字一顿地说道:”哲也,听我的准没错,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善类,心机重重不说,还是个中二病重度患者,你再和他亲近下去绝没好事的。“


       ”这个请你放心,对于赤司君而言,我不过是他其中一个普通同学而已,我们之间还算不上是朋友的关系。“


       ”就是那样,我才担心!谁知道哪天他会不会图谋不轨,对你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


       ”不会的,赤司君是个很温柔的人,不会像黛前辈你所说的那样。“


       ”够了,现在不是在学校,别再叫我前辈了。喂,哲也,你到底有没听我讲话!“


       看到黑子一脸淡定地拿起放在桌子一角的耳机,挂到自己的头上,堵住自己的耳朵,明摆着一副无视他人存在,请勿打扰的态度,黛压抑在波澜不惊的脸皮底下的情绪终是忍不住爆发出来,大喊一声。


       ”哲也!“


      但对黛这声带有点愤怒意味的呼唤,黑子则选择充耳不闻,扭过头去继续凝视着电脑里显示的文档。


      只这一瞬间,黛再一次意识到那个横空跳了出来,阻隔在自己和黑子之间的赤司征十郎是个多么令人讨厌的家伙。

 


       对,黛千寻的烦恼大多是来源于最近似乎正逐渐步入叛逆期的表弟黑子哲也。最令他烦恼的是,为了创作,黑子敢情居然去招惹了学校里的学生会会长赤司征十郎,这不得不令他感到十分不安。


      尤其是当得悉那个所谓的学生会会长对黑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黛的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敌意油然而生。


      准确来说,赤司征十郎于他而言,就是一个极大可能会把黑子抢夺过去的所谓“眼中钉”的存在。

 


——TO BE CONTINUED——

 

废话时间:

心里说着要停更,身体却诚实地作出反应的指的就是俺这种人,好孩纸千万别学,实在是太糟糕了…………

黛前辈的形象还真难把握,在这都不知道崩了多少次了…………

然后这个虽然言之过早,但仍想低调地问一句,就请当是这货想跟大家聊聊天,各位比较想要什么结局呢…………

最后,国际惯例,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57)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