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Poison【赤黑】

以上前言省略1000字………………

以下是莫名其妙的人物继续崩的新一章……………………

如无问题,请继续往下拉……………………

(五)

     “然后呢?“

     “没有了。“

     “是吗。”

     “总觉得火神君你这语气和态度真让人很不爽,你的同学兼拍档在跟你倾诉烦恼,麻烦你能不能认真点听一下。”

       稳稳地坐在跟第十五层书架高度持平的扶梯上,少年略带不满地回着话。他利索地从书架里抽出了一个宽厚的文件夹,翻开看了几眼后,发觉它不是这一层的标识类别,便随手往后一扔,正中下方红发男生胸前捧着的一摞高于自己头顶的文件之上。

     “重!喂!有你这种找人倾诉强行占了别人家地盘不说,还把人拉来干累活的吗?黑子你能不能注意下下方帮你搬运东西的人的感受!”

       在偌大的第三图书馆的资料存放室里,高大的红发男生毫不温柔地把那一堆文件放在位于桌子上,并环视了一圈室内。

       资料室以摆放在室内中央的长形方桌为分界,桌子前后一面是雕镂着五彩玻璃与华丽壁画的巨大拱形玻璃窗,一面是作为资料室的唯一出入口的门扉,两边各分布着几排高于4米多高的杂乱无序地堆满文件夹、档案袋、书籍的大型书柜。

       最终,红发男生将视线定格在位于高处的黑子,略有不爽地说道:“而且,整理资料室这种程度的事情,你一个人也应该能完成。”

     “可是,万一来的途中又撞到了怎么办……“听着男生的质问,即使是被说中了事实有点心虚,但黑子还是不服气地稍稍鼓起了脸,对着书架嘟囔道,“我也是逼不得已才来找火神君的。”

       ”虽然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对……“

     “你都知道这样不行,怎么还不想办法解决。”

       黑子的最后一句嘀咕声音虽小,但依然被耳尖的火神捕捉到。只是当那一句颇有不满的话语刚一出口,火神也随之被一本突然迎面砸过来的硬邦邦的书的一角磕到额头,而后他不自觉地冲那位现在处于比自己高的位置的少年吼了起来。

      ”疼死了,黑子你这混蛋在干什么!“

      ”不好意思,但这得怪火神君刚刚没仔细听我说话。“黑子不知从何时抽出了腰间的魔杖。他把魔杖指向天花板,轻声念了一句咒语,再小幅度地转动了下手腕,刚刚那本砸向火神的书便自动漂浮到半空中,以一条漂亮的弧线慢慢回升,直至稳稳地被黑子的手接住。

       黑子把书放回到书架上,才转过头来俯视站在地面上的火神,继续说道:“我都说了,我是无计可施才来找火神君商量的,火神君你到底理不理解我在说什么,还是说你根本听不懂这个国家的语言了。”

     “你这情况简单的概括起来,不就是因为那只幽灵的恶作剧那个赤司才中了奇怪的招数所以会对你穷追不舍,然后直接闹到你的实验室里不过可惜的是强上未遂,现在虽然威迫了那啥青峰和黄濑帮你在实验室加固了防御结界以防外来物的随便侵入,但是出于安全性考虑你还想找我做你的挡箭牌,毕竟对手是那个怪物级别的学生会副会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吗?“

      火神把双手抱在胸前,义正言辞地重复着黑子刚才的一番话。

 

       正如火神所说,自那次赤司不请自来地去实验室作客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当独自一个人待在实验室的时候,黑子总觉得自己变得有点神经兮兮。他不仅罔顾黄濑抱了他足足两个小时大腿嚎嚎大哭的反对,硬是把金发少年辛苦搬进来的沙发当场拆了,拿木头部分当燃料和修复扫帚把的素材,取而代之找了几张矮板凳放在茶几旁,更是出于防范心理而把青峰再次私下藏匿在实验室里的限制级违禁品吊在离酒精灯1厘米的位置之上,请求青峰与黄濑协助他在实验室的门口设置了由三道不同术式组成的结界,外加无数的小陷阱。

       结果是,直接导致了经常来的那两人现在正考虑放弃正门,以后爬窗进来算了。

       可是即使实验室的安全系数已经提高了很多,行事十分谨慎小心的黑子仍不放心,想着还是暂时封闭一下实验室比较好。于是简单收拾了下后,在未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他便擅自跑到和自己同属一个分院兼常年的课程拍档——火神大我的宿舍里。而一开始的时候,对黑子的请求,火神是拒绝的。

   “就是这样,火神君,我暂时要来你这里打扰一下。”

   “打扰你妹!这是我的床,你要睡回自己的房间去!”

   “你放心,我不会占用太多的空间的。”

   “别莫名其妙地自说自话!”

       但为什么到后来会答应黑子,让他顺理成章把自己的床霸占了,现在还不计苦劳地帮他干活,火神已经不清楚个中缘由了,他也不想再追究了。

       他唯一清楚的是,他的拍档黑子哲也,平时神出鬼没,长着一副安守本分的好学生乖宝宝的模样,却是天然的黑,意外的毒舌,绝对的惹祸体质。

       上次把“奇迹的世代”的其中两人吓了个半死,这次居然敢直接招惹了那两个人的头儿。

       最要命的是,本来是局外人的他现在也不能置身于事外。

 

     “恕我直言,火神君,你概括得真啰嗦,用词还有点不当。而且,你那听起来满是遗憾的口气是怎么回事,是我的错觉吗?”

     “你管这么多干嘛,真是的,我到底是作了什么孽,居然会遇到你这种人。“火神半捂着脸,认命似地叹了一口气,“但是,你这么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要你有一天还待在这个学院,总会跟赤司碰面,更何况是在你的隐身术已经失效的情况下。”

     “除非你退学了,离开这里,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

     “不。”对于火神的提议,黑子一口就否定了,“我觉得即使离开这里,也未必能保证跟他老死不相往来。对于将会成为下一届学生会会长的人来说,追踪魔法根本是小菜一碟。“

     “那按你这么一说,你至今为止的逃匿行为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火神君你有时候真的令人很讨厌,能不能别把真相这么赤裸地说出来。”

     “我只是客观指出你这种逃避现实的行为是很不现实的做法而已,自欺欺人是不对的。”

     “…………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也会被区区笨蛋神说教。”

     “= = ╬ “

       火神觉得黑子简直就是一个挑战他底线的人物存在,而和黑子交谈过后,他就只剩下要狠狠给这个此刻“居高临下”的蓝发少年一拳的想法,额头上的青筋也因此暴凸了起来。

     “黑子,你现在,马上,立刻,给我从那里下来。”

       ”请容我郑重地拒绝,这一层还没整理完毕,下去了后再爬上去很麻烦的。“

     “你飘上去不就行了吗?你总不可能一直就待在这里吧,毕竟躲得初一躲不到十五。”

       ”火神君,魔法这种东西是不能滥用,有些事情还是要亲力亲为比较……“

       突然,黑子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睛定定地望着前方,火神顺着黑子的目光望去,发现原来紧闭着的资料室大门门扉正慢慢向内敞开,在逐渐扩大的门缝,伴随着外面的强光泄露进来,一个在逆光中站着的不肥不瘦的身影也越发清晰。

       呃,自己说的话不会这么灵验吧。

       火神咽了一下喉咙。

 

 

     “无花果的成分放多了。“

     “……”

     “蛇毒牙要磨成粉末。“

     “……”

     “金蝎子要在完全冷却了后才能放。”

     “……!“

       在锅底烧得发红的铁锅里,沸腾的液体发出了嘶嘶作响的声音,冒出了奇特的绿色浓烟, 同时不受控制地要喷溅出几滴来,蹦到黑子的脸上。幸好黑子眼疾手快地后退一步,又下意识地举起手挡着自己的脸,才不至于被药汁沾到脸上。然而,他的衣袖却因液体的腐蚀性而穿了几个小洞。

     “真是的,你在搞什么鬼。”

     “……真的十分抱歉,教授。疼!“

       ”调药的时候不能分神,我不是叮嘱过你了吗?“被称作“教授”的男子一手拿着一本包裹着一层印有个红苹果的硬书皮的小说,一手叉着腰,不满地皱着眉头,站在黑子身后。他把手中的书合上,直接用它狠狠地拍了一下黑子的后脑勺,“你想毁容我管不着,万一发生爆炸怎么办。”

     “恩,毁容?”

       黑子轻轻揉着挨打的位置,重复着某两个字眼,突然眼睛一亮,目光追着走向落地窗靠椅的银灰发男子,并不时眨了下那双圆滚的大眼睛。似乎感受到黑子从背后传递过来的眼神,男子侧过头,面无表情地问:“怎么,想不要脸了?”

     “不,我只是在想,今天教授你怎么出现在资料室,我还以为……”

     “以为是谁?赤司征十郎那个红毛小矮子?”

     “呃,不……咦?”

       听到“赤司征十郎”的名字居然从男子口中道出,欲言又止的黑子反应过来后,立马就被惊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教授。

       ”等,教授你……“

       男子也不着急解释,和黑子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好一会后,才淡淡道:”我好歹算是你的导师,也是那分院的老师,每个学生的动态我还是会知道的。“

     “今天去资料室,只是听说你在那里,要来找你过来当下助手而已,结果……”

       他再次打量了下黑子袖口的几个小洞,挑了挑眉毛,又扫了一眼了黑子身后的仍冒着烟,发着一股酸臭味的铁锅,和被各种失败品搞得乱的不成样的实验台,那跟黑子如出一致的面瘫表情看不出任何欢喜的表情。

     “算了。”

       男子失望地叹了口气,双腿交叠着地坐了下来。他手肘弯曲,手掌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拿着小说的手则随意地搭在椅子的扶手上,以一副漠然的神情望向窗外开始入夜的天色。

       ”赤司那小子,明明对魔药没兴趣,对这门课的授课老师也一直以一副熟视无睹的态度来对待。可是,昨天上完课后,他居然来问我有没有能使人一见钟情的药物。“

       回想起昨日赤司自他授课以来第一次称他作教授,还是用直呼名讳的稍显无礼的方式,男子便不由得再次皱了皱眉头。

       真是个目无尊长的自以为很自来熟的小鬼。

       他把思绪拉回到现实,往黑子方向瞟了几眼,却发现黑子此时也是少有的一副兴致浓烈地样子盯着他,那睁大的澄澈瞳孔中分明折射着一种名为求知欲的光芒。

       ”怎么了,你也有兴趣吗?“

     “教授是怎么回答赤司君的?”

       黑子的回答算是默认了男子的猜测。男子心里一边默默抱怨最近的小孩真不让人省心,谈个恋爱都要依靠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一边颇有耐心地回答道:“那是魔药中的禁忌,不可以随便告诉别人。”

     “那就是,有的意思?”

     “谁知道。“

       面对黑子的疑问,男子只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见到男子不愿多说的态度,黑子也不好再发问,但眼神中不由得流露出几分失落。

       线索要这么就断了吗……

       为了掩饰失落,他低着头,静静地站在实验台边,继而又想转移下心情,四处观望了下这个比自己宽敞不知多少倍,仪器也更为齐全,墙上挂着各种动植物标本的实验室。像以前很多次来过的一样,他的目光自动忽略过滤掉某柜子上的那些无时无刻在散发着粉红气息,印在书封面上的会动的萌系少女。

     “但稍稍特别透露一点给你听吧。”

       此话一出,黑子刚那黯淡的眼神又一下子恢复原先的明亮,转而用着一种万分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导师。

       真是受不了他这种眼神。死不承认自己刚才确实有被那么一下子萌到的男子这么想道,虽然表面上他还是保持着一张波澜不惊的脸皮。

      “这种药确实是存在,但是调配和使用起来都特别麻烦。“

  

     “例如?”

        ”第一,它所有调配的原材料都必须要从有精灵居住的森林里采集回来。第二,使用的时候,必须要把它涂到被用药者的眼皮上,喝下去或者用到其他身体部位都没用。“

       ”至于到底怎么才能解除药效,到目前为止还是个谜。“说到这,男子灰墨的眼瞳宛如外面天空越来越浓烈的墨色,渐入深邃。房间内,由于还没亮灯的缘故,显得尤为昏暗,黑子也逐渐看不清楚对面男子此刻的表情。

     “唯一肯定的是——“

       即使如此,他还是将目光直直地投向男子的脸上,屏气凝神地听着自己的导师说话。

     “药性过后,被用药者会忘记在药效期间新接触的一切人与事。”

       ”不过——“

       天空已全然变黑,相对应的是,屋里的灯光一瞬间全数亮起。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之下,黑子分明看到,男子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翘起,一向死气沉沉的灰墨眸子里掠过一丝戏谑的神色。

     “真想要解药的线索,或许来场恋爱游戏是个不错的选择。“

 

 

——To Be Continued ——

进度貌似快了点,但请别介意…………

教授是谁,估计大家都应该猜到了…………

最后,例行一句,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26)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