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Poison【赤黑】

还是这么渣的文笔,还是这么多的废话,俺是拖剧情小能手俺自豪……

表示赤司依然被雪藏昏迷中…………(请当人家是在蓄力放大招)


(六)

       入夜的学院建筑被高空上宛如泼了浓墨的天色笼罩着,没有繁星当头,也没有皓月高挂,只有一片无垠的漆黑陪伴。外头寂静无声,没有动植物作响的声音,连一只乌鸦的叫声都不曾听到,似是与世界割裂,独自存在于一个空间内。与外头相反,建筑里头是灯火通明,人的脚步声与谈话声络绎不绝,交接不断。


       处于某密闭空间的黑子对室外愈来愈大的声响充耳不闻,只是目光炬炬地看着眼前的两人,指腹按压着面前的矮圆桌上的纸牌,平静地说道:“同花顺。”


       霎时间,青峰和黄濑两手一抖,手里的十几张牌马上就掉落了下来,撒了一地。


       ”我赢了,青峰君。依照约定,牌剩得最多的人要受惩罚,而且是翻倍,对吧。“


       被点名的青峰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个苍白,冷汗一个劲地冒了出来,把视线从纸牌上撇开。


       ”哲你记错了吧……“


       ”是吗,但是明明是青峰君在开局前亲口说‘平常的玩法太无聊,要来点刺激。如果碰到了同花顺之类的情况,输了的人要加倍惩罚‘吧。“


       一边说着话,黑子一边把手伸进口袋里。不一会儿,他便掏出一样东西,并把它轻轻地放在桌上,正好压着刚刚那五张清一色图案的纸牌。青峰和黄濑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个里面装着一颗深蓝药丸的小小玻璃瓶。


       ”青峰君,请把这个吃了吧。“


     “我不要。”


     “真遗憾,你并没权利拒绝,毕竟赢家是我。”


       青峰一脸扭曲,如临大敌地盯着那个小瓶子,心中的警铃不停作响,敦促他不要犹豫,拒绝黑子的要求。


       ”开什么玩笑,你的药是能随便吃下肚子吗?我又不是蠢濑!“


       ”小青峰,别什么事情都扯上我身上!而且小黑子说得对,愿赌服输。“


       ”真不愧是青峰君,果然够敏锐。不瞒你说,这其实是黛教授给我的,说是某天书荒时捣鼓出来的,扔掉了觉得可惜,就叫我随便把它处理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觉得现在正好能派上用场。“


       ”那就不是单纯能不能吃的问题了!“


       听到黑子口中跳出某个对自己以外的一切事物都提不起劲的奇怪教授的姓氏,青峰更是坚定了拼死都不能吞下来路不明的药品的决心。


     “打扰了你们这么好的兴致真是抱歉呀。“


       就在青峰和黑子争辩正激烈的这时候,一直默默地听着的火神站了起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他的眼皮跳了又跳,紧蹙着眉头,绷紧的脸似乎到了极限,终于按捺不住地爆发起来:“你们三个别擅自把人家的寝室占领了,还有黑子,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奇迹的世代‘会到这里来的!“


     “小火神,这点小事就别在意啦,我们现在可是同在一条贼船上的好伙伴。”面对火神的不满情绪,黄濑毫不在乎地展开一个大大的平易近人的笑容。


       ”小火神?!“


       ”黄濑君通常在认可的人的称呼前会加个’小‘字。真是太好了,火神君,这么快你就被认可了。“


       ”我才不需要这种认可!拜托你们现在滚出去,别给我惹出什么麻烦。“


       对于黑子耐心的解释,火神非但没露出一丝高兴喜悦的笑容,反而是一脸嫌弃地下了逐客令。而面对如此暴躁的火神,黑子依然保持着一副从容淡定的表情。


     “老实说,我也没想过黄濑君和青峰君会找到这里来。但更没想到的是,火神君如此不近人情,连个角落都不肯借给我们。”


     “我把地方借给你是让你商量正事的,不是让你们斗地主!”


     “火神君,你搞错了,我们是在锄大地。”


     “…………我管你这么多,总之你赶紧把那两人给我送回去,从哪儿来就送回哪儿去。”


     “哎,小火神真冷淡~“


     “你给我闭嘴!“


       火神认为自己并不是自来熟的那种人,即使有黑子这层关系在,也不代表他轻易容许两个近乎是陌生人的家伙随便踏入自己的私人领域的这种事情发生。


       尤其是这两个在学院里身份说得有多特殊就有多特殊的人之二。


       ”你这人还真无聊呀,这里难道就没有一点大人该看的东西吗?“


       ”才不会有这种东西!那边的黑皮,别擅自乱翻别人的东西!“


       因此,火神不认为他会跟黑子一样,与那群人可以友好相处。 


       说不定,还可能会结仇。


       果不其然,火神这话一出口,一下就把青峰给惹毛了。对于他人长年累月不厌其烦地调侃自己肤色这一点十分不爽的青峰立刻就燃起想揍人的欲望,于是他一把用力扯过火神的衣领,摆出了一副极度凶煞的表情瞪着对方。


     “混蛋想干架吗!“


     “来呀,谁怕谁。”火神也不甘示弱道。


       ”你们两个,冷静点。”


       就在两人恶狠狠地互瞪着的时候,黑子淡淡的声线传了过来,同时附带两本从天而降的厚厚字典,不留余力地砸中二人的脑袋。巨大的疼痛感毫无预兆地袭来,剑拔弩张的气势一下子也萎了,只剩下抱头的两人,不顾形象地伏跪在地上。


       ”疼疼疼——黑子/哲你这混蛋……”


       等疼痛缓过了一点后,两人才艰难地抬起头,看到黑子神定气闲地把魔杖缓缓收回袖子里,而坐在他身边的黄濑则是把四散的扑克牌捡了起来,叠成一堆,笑眯眯地说道:“好啦,小青峰和小火神要友好相处哟~”


     “所以,为了增进大家的感情,我们一起来玩吧,小火神也要参加哦。”


     “滚,凭什么老子要跟你们一起疯。“火神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假思索地拒绝了黄濑的提议。


     “哼哼哼,我早知道小火神会是这种反应。“被如此粗暴拒绝的黄濑没有显出一丝生气的样子,反而是神闲气定地洗着手中的纸牌,嘴里似是有意无意地说着:


       ”小火神,从我们踏进这房间,你就一直摆着张臭脸,虽然没说出来,但在心里,是不是怪我们让致使你连做这种事或者那种事的空间都没有?其实嘛,小火神不用在意我们啦,做自己的事就好啦~“


     “什么这种那种事,你在乱七八糟说些什么……“


     “阿勒,不是吗,青春期的男生有这种念头很正常嘛~“


     “……才没有!”


     “想不到小火神的心思意外的纤细呢……”


       盯——


    “别开玩笑了,才没有!“火神忍无可忍地吼道,而后又转过头对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的黑子和青峰,”你们两个这是什么眼神!“


    “啊,原来火神君也是有这种需求的。”


    “还以为那家伙真的是个纯情小处男,原来……”


       绝对要杀了这仨。


       被激怒的火神此时觉得不出一口气的话,自己肯定会被憋死,于是一屁股坐到黑子旁,眼里燃起了熊熊的斗志,怒极而笑。


     “打牌对吧,好呀,今天本大爷有空就陪你们一下。”岂有此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今晚老子就要你们输得当离开这个房间时只剩条内裤。


        火神恨恨地想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游戏规则跟上一轮的一样。” 


        眼看火神终于也肯参加到牌局里,已经把牌分发完的黄濑勾起了一丝奸计得逞的坏笑。


      “好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先手是谁?”

    

 

     “黛老师,不,教授,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 能否说得详细一点?“


     “接触,告白,交往,然后该干嘛就干嘛。”


     “恕我愚昧,我还是不太明白。“


        没救了……


       自己被人指出有严重偏心倾向的精心培养出来的学生居然是这么木讷迟钝到这种程度。意识到这一点后的黛捂着脸,虽依然面无表情,但却恨铁不成钢地在心里默默做着痛捶心胸的动作。


       早知如此,就该给他的学生推荐几部恋爱小说。果然孩子再有天赋,整天埋头研究那些稀奇古怪的药方成分,人都容易变傻。


       这样看来,他的学生百分之二十应该还是个处男……


       发现自己的思绪不由自主王奇怪的方向发展后,黛没再敢与黑子对视,而是强作镇定地翻开手里的小说,目光转移到印刷在纸张上面的文字上。虽说很想就此打住话题,但出于占据脑海上风的”为人师表该当尽力为学生解除困惑“的教育理念,又因对方是自己钟爱的学生,黛依然十分耐心地回答黑子的问题。


     “简单的来讲,是借恋爱之名,行实验之实。“


     “将整场恋爱游戏比喻成一个实验的话,研究员是下药者,实验体就是那个被下药的对象,情侣关系不过是为了方便接触实验体的必要条件。” 


     “假设实验的目的是要获得解药的情报,那没有比直接近距离观察实验体更合适的方法,明白了吗?”


       听了黛的一番解释后,黑子似乎被勾起了一些可怕的回忆,神色也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


     “所以,教授的意思是,万一真有人不幸搞错用药对象,而又想解除药效的话,最好就是顺水推舟,答应与对方交往,然后在与对方相处的过程中,细细观察对方的行为举止是否有值得注意的地方,从而反推找出与解药相关的线索和物品?”


     “对。“


       ”那假设,只是假设,实验体是个比较危险的人物,该怎么办?“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黛翻过一页书,事不关己地说道:”我只能说,祝君好运。“


     “……”


       原以为能从导师那里得到一些可行靠谱的建议,没料到自己变得更加迷茫了。


       黑子发觉自己又一次面临着人生重大的抉择口。

 

 

       ”我赢了。“火神率先把最后一张牌甩掉,”按照约定,把你们身上的东西全留下,然后立刻离开。“


       ”诶!小火神难道你真要这么狠心,让我们全裸回去,万一上了明天的学院晨报头条怎么办!这可是会影响学生会的威望的!”


     “学生会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我又不是学生会成员。”


     “小火神真的好过分哦……“黄濑摆出副可怜兮兮的脸,双手环抱着曲起的双腿,噘着嘴,“太无情了!”


     “刚才过分的到底是谁了!别弄得好像是我欺负你们。”


       ”但是,这次输的人是小黑子,我们也没理由要走呀。”


     “我管你们这么多规矩干嘛,反正你们没赢,就赶紧滚蛋。“面对黄濑的耍赖,火神懒得再跟他扯嘴皮,站起身来,想要拿起放在房间角落的扫帚,作势赶人走。但当手刚触碰到扫帚杆时,火神突然回过头来望着黄濑。


     “等等,你说输的人是黑子?”


     “恩恩,对哦。”黄濑立刻收起那张装作可怜的神情,一秒换上灿烂的笑容,把脸贴近黑子,手搭在黑子的肩膀上,“所以呢,小火神也别忘了,胜者可以对输家进行惩罚,什么都可以哟~”


     “呃……”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吗……


       在另一边,似乎被输得太惨烈的现实稍微打击到,黑子脸色阴沉地捧着没打出去的十一张牌,一言不发地坐在原地,也难得没有抗拒黄濑过于亲密的举动。


       这都什么跟什么……


       火神看看沉默的黑子,又看看前一秒还在装可怜此时又不断对他挤眉弄眼的黄濑,默默吐槽着。但当在心里回放黄濑的话时,火神突然灵光一闪,而似乎跟火神抱有相同的想法,青峰和黄濑也不约而同将视线投向黑子。


       一时间感受到了三方强烈视线,黑子终于从惨败的现实打击中清醒过来,不明所以地抬头望了望他们三人,眨了眨眼睛,心中忽有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你们三个,想干什么……”


       三人互相心领神会地对视了一下,接着又是黄濑率先发话。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依然跟往常那般如此开朗,但是黑子总觉得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在里面。


       而且,这种感觉还不止来自一个人。


     “小黑子~”


     “不……”


     “是哲说的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是……”


     “小黑子,长痛不如短痛。”


     “可是……”


     “愿赌服输。“


     “可是……“


     “就这么决定了。”


        关系还不是十分铁的三人难得达成了一致的意见。眼看孤身反抗不成,自己即将要接受被卖的命运,黑子默不作声地在心里给这三个损友记上狠狠的一笔。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你们三个,都给我记住了…………


       于是,在黑子少年未来得及抉择的时候,他的未来就被一场赌局轻率决定了。

 

 

——To Be Continued ——


温馨提示,沉迷赌局易伤身,交友抱团请慎重……

祝贺损友大军,又名专业互卖队友三十年组合,顺利新添成员·火神大我一名……

下章预告,赤司终得以重见天日了,专场时间上线,小黑子自投罗网倒计时开始……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