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恋爱无期【黄黑】(十二)

渣文笔,没逻辑,龟速更,低产量,请慎入,最大的愿望是下章能完结(然而不可能)…………




     “黄濑,你负责带黑子去疗伤,没问题吧?”


       带领一行人离开六本木的风俗店,赤司扭头望向身后扶着黑子的黄濑,问道。


     “Ok,我知道了。”对于赤司的要求,黄濑没有任何迟疑,很快就答应下来。然而,黑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太自然的神色,虽然只有一瞬间,多数旁人包括离他最近的黄濑都没留意到,但却丝毫不差地落在了赤司的眼中。对一切了然于心的他把视线微微偏向黑子,连带不为人除了黑子察觉地轻轻翘起了嘴角。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那就有劳黄濑君。”


       黑子礼貌地说道,却是颇为无语地回望了赤发少年一眼。他暗暗地想赤司啥时候变得这么八卦,做队长的居然连这些都管了,再过段时间会不会变得像老妈子那样照顾自己的队员的日常了。


      “哦!交给我吧,我也会将小黑子安全护送到家,放心啦。”黄濑承诺道。


       话虽如此,但似乎大家都不大同意赤司这个提案。你说为什么会知道,看他们一起合力欺负黄濑的那副起劲样子就猜出来了。


     “喂,黄濑,你这个路痴别把哲带跑到不知什么地方,不然明天不能出场比赛怎么办。”


     “才不会,我才不像小青峰那样,整天走在大街上就只会盯着别人的胸看。还有,小绿间你这是什么眼神。”


     “我才没有看你!黄濑你自恋也该有个限度!那我姑且确认一下,医院的路你认得的吧。”


     “我,我当然认得!我就是在说小绿间你这在望白痴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不用怕,万一真的迷路了,就把美味棒平放在掌心上,它会帮忙指引出方向的。小黄仔,来,这个给你。”


    “那个,小紫原,美味棒又不是指南针…………”


     “总觉得黄濑有点不靠谱,黑子你跟着他真的没问题?”就连平时和在场的多数人处于水深火热的对立关系的火神,被大家的言论这么一带,都开始产生了几分担忧。


     “小火神你在说什么,小黑子跟着我当然没问题!”


     “啊,是吗…………”火神半信半疑地说道,眼神飘向黑子,结果发现那张波澜不惊的扑克脸上明摆着“不要问我。”的四只大字。


     “这还用问吗!”见大家好像都不怎么相信他,急于辩驳的黄濑一下提高音量,气势汹汹地说道,然后大手一伸,揽过黑子少年的肩,将之与自己的胸膛紧密地贴近在一起,语气坚定地说道:


     “我,黄濑凉太,肯定会竭尽所能保护好小黑子,让他在明天以最好的状态出赛,所以你们一万个放心就好了。”


       这猝不防及的举动让黑子稍稍惊了一下,眼睛微微睁大,神情出现了好几秒的呆滞。而黄濑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低头注视着那双纯净的蓝眸子。


     “所以,小黑子,”黄濑的神色是比真挚更为真挚,“请放心跟我走吧。”


       这种像在说“请和我一起私奔”的场面是怎么回事…………


     “噗——”


       黑子默默地盯了那个比自己高大不少的少年好一会儿,直到听到一声轻不可闻笑声后,才转移了注意力,沉着脸地瞄向把脸别往另一边以掩盖自己笑容的赤司。


       赤司君你这个曾经的中二病重症者,有什么资格觉得这很好笑…………


       难不成今天是“赤司君”嫌无聊,被放出来溜达了?


       拜他们所赐,黑子发觉自己的脸居然很不争气地烫了起来,幸好现在是晚上,路灯的光线也比较昏暗,才不至于让人察觉自己的异样。


       但不知为何,随着脸的热度不断升温,心脏的鼓动也越来越大,仿佛在说着——


       不要逃避。

 

 


       黑子带着黄濑快步离开学校,乘上公交,约莫十几分钟后,便下了车,继续走着。一路上,两人之间沉默无语,黑子没明确告诉黄濑到底去哪儿,而抱着“善良的小黑子一定不会把我拐到哪里去。”的绝对信任心理,黄濑也不多问,只是一直紧随着黑子的身后。直到大概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黑子终于停下步伐,转身面向金发青年。


    “到了。”


    “小黑子,这里是……”


    “海港。”黑子直截了当地给出了答案,末了又再补充一句,“平时这里比较安静,不怕被人打扰。”


       黄濑抬眼观察了一下周围,就如黑子所言,这里除了几个码头,靠岸停泊着的一堆扬着帆的白色船只,还有几只停驻在码头边水里的木柱子的硕大海鸥外,来往的人少之又少。倒不如说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孤零零的人影站着,承受着海风的洗礼,出门前精心打理过的发型也因此被吹得一个凌乱。


       而就在这一排船头指向的远方,一片广阔无尽的蔚蓝在自己触眼可及的范围内铺展开来,顺着风儿,卷着波浪,被灿烂的阳光照耀反射着,泛出星星点点的碎光,宛如一匹宽无边界,柔顺之余还能映出丝丝光泽的蓝色缎绸。


      与之相连的,是同样苍蓝而无边,被白色飘云点缀的天空。


       水天同为一色,可以纯粹如不含杂质的水晶,亦可以深邃如透不进光的海底,令人心旷神怡,也容易让人沉醉其中。


    “真漂亮……”黄濑轻轻称赞了一句,但就在快看得出神时,一下子被拉回到现实。


    “黄濑君。”


    “是!”


       被黑子冷不丁的一声呼唤吓到,黄濑连忙有点慌张地回了话。此时,黑子的温和表情已然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副十分正色的神情,使得他顿时莫名也紧张了起来,连带话语也说得结结巴巴。


   “小黑子,怎怎么了?”


       为了使自己在对方眼中看起来比较轻松,黄濑习惯性地扬起了个笑容,心里却郁闷地想自己到底在紧张个毛。


       另一方面,黑子虽然看上去十分镇定,但其实心里并不淡定。


       他这是要准备告白的节奏呀。虽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到就要做到,但比起接受火神地狱式的料理特训,这根本是艰难许多倍呀。


       搞砸了可不是单单丢了个朋友那么简单。


       这么想着,黑子甚至开始有点后悔,想要打退堂鼓。一时踌躇的他两手紧抓着挎在胸前的背包背带,一边思考着该如何开口。但每当张开嘴来时,除了“黄濑君”三个字之外,其余就好像喉咙失声了似的,怎样都无法说出口。


     而摸不透黑子的心思的黄濑也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两人之间形成了这样一种整整维持了好几分钟的模式——


   “黄濑君。”


   “我在。”


   “黄濑君。”


   “我在。”


   “黄濑君。”


   “我在。”


    “黄濑君。”


    “我在。”


     “……”


       在周而复始,不断循环的对话中,黑子不断地叫着黄濑的名字,黄濑则一遍遍地回应着黑子的呼唤。


      直到——


    “失礼了。”


       在无数次重复这段对话后,黑子终是下定了决心,像豁出去一般大步向前走,瞬间将两人间的距离缩短到30厘米都不够。


       这个状态才被打破。


    “小,小黑子?”


       在黄濑的诧异目光之下,黑子径自伸出手,轻轻地拽着黄濑的衣角处,眼睛直视着上方的金色瞳孔,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      


      “我喜欢你。”


       “我也……哈!!!!!!!???”


          意料之中,黑子看到了面前的男子露出了一副前所未有目瞪口呆的样子。


       “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是恋爱的那种喜欢。”他继续说道。


          意料之外的是,当这话说完的时候,他分明捕捉到黄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绯红。


       “哈哈哈今天的风儿真是喧嚣………………”


         ——TBC——


 拖了这么久,终于到了这一步,赶紧完结才是事(不过看了下自己点满的龟速更技能………………)

发现每次都是遇着节日才会有兴致更文,对的,这章是因为遇着已经过了很多天的七夕才弄的,估计下次应该就是12月份(米国的冬季毕业季月),那就暂定圣诞节吧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