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话少慢热/低产至上拖延癌晚期/黄黑赤维勇为主但不排除哪天抽风有奇怪的东西出现反正请慎重重重重重/欢迎勾搭
 

Posion【赤黑】

放假无聊除下草……

人物崩得可以了……


(八)

       那晚之后,经历了漫长时间的艰难思想被说服工作,终于答应跟赤司告白这件事的黑子从火神的寝室搬了出来,重新打开位于第三图书馆顶楼的那扇毫不起眼的木门,然后几天几夜都待在那里,从未出来过。


       青峰和黄濑以学生会还有要事处理的理由也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再也没去打扰火神。


       一切似乎都回归到原来的日常,不会再跟着谁一起提心吊胆生怕某人打着要把谁拆骨入腹的主意,气势汹汹地找谁算账,虽然真正要找的人不是自己;也不会有一班唯恐天下不太乱,天天都想搞大事情的家伙跟谁套近乎,企图把谁也纳入乱七八糟的阵型中去,虽然真正要找的人也不是自己。


       看到那三人都离开的时候,火神感觉内心都轻松了一截。


       啊,终于不会再有麻烦缠身了。



       表面上如此。



       ”黑子,在吗,关于这学期的外出实践…………呜哇,这是什么情况!“


       某日,为了和黑子商量些事情,深知拍档鲜少会在教学楼出现的火神来到了处于第三图书馆顶端的小阁楼里。但在踏进黑子的实验室前,被笼罩了一层黑紫色烟雾的,像是弥漫着毒气的阴沉沉室内景观吓了一跳的他硬是停住了跨进门槛的脚步,同时还被一声一听就知道是谁的求助声扯过注意力。


     “小火神!救救我!”


       多久没来过这里了,盘踞在此的树根似乎变得更粗壮了,居然还长出这么多的藤蔓,但是那些藤蔓的颜色怎么跟那颗大树的叶子差这么远。


     “才多久不见,黄濑你的兴趣点这么快就已经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了,这是捆绑play吗?”


       火神扭头望过去,发现这些错综复杂的藤蔓正缠上了某个人的脚,腰和手,致使那个人正以极其别扭的姿势被吊倒在窗边。


     “才不是!这是意外!“被困住的人大力地挣扎道,”我想着门口的术式和陷阱应该还没撤,所以就想从窗户进来,谁知道刚一降落到窗台……啊,这也太紧了,等,不要碰这里!雅蠛蝶!”


       这个变态……


     “那斩断它们不就行了吗?反正对于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火神十分无语地看着黄濑,心里质疑着这到底跟上次没征求到房间主人的同意就擅自破门而入居然还成功了,隶属于“奇迹的世代”的家伙是不是同一个人。


       听说还是黄之分院公认的偶像?就凭那二货犯傻的样子?


       面对火神明的疑问,黄濑只是摆出一张苦张脸,“小黑子说那养的新植物,用于调配新药,不能损毁。”


     “但我维持这样子这么久了,小黑子都没来解救我,明明我也已经叫了他很多遍了,可他还是没理我。但我怕伤害了那些植物,小黑子又会生气。啊啊,要怎么办才好!所以,小火神帮帮我呀!”


     听完了黄濑的叙述,火神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约莫估到自家拍档是一心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世界里,或者出于某种报复心理,对黄濑不管不顾。看,就连他们俩一个被吊在窗边,一个站在门口隔得这么远扯着嗓子聊了这么多,黑子都没有任何反应,不就说明这点吗。


       虽然认为让这个鬼鬼祟祟进个门也搞得像个贼的家伙自生自灭比较好,但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火神决定还是帮他一把好了。环视了一周实验室,他发现在和平时装满了药罐的柜子的隔着张桌子的正对面,放了个从未见过的黑色大瓦缸,就像平常他们上魔药课时使用的炼药炼金炉的那种,此刻正散发出和充斥小实验室的烟雾一样颜色的东西。在瓦缸的边缘外,有个小木梯靠在了边上,正被一个不太高的人踩在梯面上,双手抓了根被瓦缸里的液体淹没了大半截的棍子,似乎在搅拌着什么东西。


       看到了目标人物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火神什么都没想,便毫无设防地跨过门槛,本想再跨一步,向黑子走近,然而脚突然被什么东西一绊一拉,身体重心猛然失衡,身体不由得往前倾。然后,“啪!”的一声,他便脸朝地地重重地摔了一跤。


       神奇的是,这么大的响声还是未能把黑子吸引过来。


       “可恶……”


       火神用手臂撑起身体,想要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自己绊倒,但头才转过一点点,身体却又受到某种不可控的外力因素,转瞬间被从地上拉扯了上来,被迫旋转了大概1440度后,整个人都被弄得昏乎乎。等回神后,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比如自己现在看到的黄濑不再是倒立的状态。


       比如自己的脚下面是浮空的,但自己依然站起来了。


       又比如哲也2号居然学会反重力魔法,能脚踩着天花板过来舔自己的鼻子。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本能地尖叫一声:“不!——”


       随后,在黄濑诧异的眼光下,他奋力地扭动着身体,试图离2号远一点,当再一次被小狗舔到时,脸色更是差到了极点。


    “啊啦,莫非小火神怕狗?”


       被人一语中的地无情戳穿令自己有点丢脸的事实,火神脸色难堪起来,“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是人总会有一两个弱点!2号你别过来呀!”


       当瞥了一眼自己的左脚脚裸处,看见那里绕了一圈和现在缠在黄濑身上一个颜色的藤蔓时,连带为什么刚刚自己被绊倒的问题,他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卧槽这植物到底种了多少从哪冒出来,刚都还没延伸到门口那里才一会就长这么快,本大爷居然会跟那个蠢货中了同样的招数。


        等2号终于舍得跑远了,火神才冷静了下来,用和对面人同样的姿势默默地用眼神交流着。


        [我就说从门口进来没那么容易,小火神不听我劝也吃亏了吧。]


        [混蛋你妹根本就没劝我好吗!]


        [那你也不能掉以轻心,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哪管那么多,说起来难道不是你的原因,才会搞到现在这样子吗!]


        [什么我的原因,明明是小火神你不小心才……]


       “火神君,真少见呀,你居然来这里了。”


        直到两人盼了许久终于有反应的少年转过身来,这场无声的交流才被打断中止。


 

     “呃,怎么黄濑君还在这里。”黑子从梯子上爬了下来,望了望火神,再看了下窗口那边,全然没自觉察觉到这两人现在的状况都是拜自己所赐。


     “我一直都在,没有小黑子的帮助,根本没法解开这玩意。小黑子真过分,居然把我忘了!”被晾在一旁这么的黄濑现在的心情简直低落到极点,哭丧着脸说道。


     “是吗……”黑子歪头思考着,但好像也没有让藤蔓放开黄濑的意思,转头又对火神说:“火神君,你有什么事吗?”


       你倒是先帮忙解开缠在我们身上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好吗!


     “这学期的外出实践,你打算怎么办?”


       火神心里吐槽着,但嘴上却实诚地说出自己的来意。


     “什么时候?”


     “学院祭之后,也就是两周后开始。”


     “学院祭呢……”黑子的眼神稍微阴沉了一下,“应该也来得及。”


       这货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将黑子的神情变化全都纳入眼中的火神,内心又升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而黄濑则再次开口:“说起来,学院祭那会是个好机会呀。”


     “嗯?”


       听黄濑这么一说,黑子和火神齐齐疑惑地把眼光投到金发少年身上。


       而黄濑也快速给那两人抛了个媚眼当回应。


     “告白哟~”


       一瞬间,那晚的记忆立刻浮现在脑海里,火神恍然大悟,只是扫了一眼旁边的黑子,感觉那神色变得有点异样。不过一会儿,他就看见黑子沉默着走到桌子边上,抓起一个小小的玻璃试管,再次踩上小梯子,站在瓦缸旁捣鼓了一阵子后,径直地走到黄濑身旁,单膝跪下。


       因为黑子正背对着火神,火神看不到黑子的表情,但直觉告诉他,那肯定不是什么好脸色,即使那张脸看起来依然是一张扑克脸。


     “小黑子,不……”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听到黄濑的哀嚎声,等黑子侧过身子站起来时,呈现在自己眼里的是黄濑不省人事,疑似昏过去,嘴角边还挂着丝黑紫液体的样子。


       往上望去,黑子手里拿的正是刚才放在桌上的玻璃试管,由于戴着的眼镜镜片反光,将眼睛遮挡住,火神此刻完全捉摸不透他的表情。


     “我当然会去告白,“黑子摇了下手中的试管,里面残余的液体也随之微微晃动,”等一切都被‘抹除’过后。”


     “诶?”


     “所以,为了计划能成功,“黑子放下试管,弯下腰,抱起向他走过来的2号,微笑着对火神说,”火神君,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面对黑子奇异的笑容,火神心中的不安感上涨到极点,脸上满是冷汗。


     “黛教授说过,‘迷药‘,姑且这么称呼那玩意,的药效过了后,服药者会失去服药后所接触的一切的相关记忆。既然如此,我在想,不如由我们让这一刻提前到来吧。”


     “呃,你的意思是……”


     “让赤司君遗忘我就可以了。”


     “那么……”


     “是的。”


       随着对话的深入,作为与黑子常年搭档的火神,已经隐约猜到了黑子的意图,内心的不安更是多了几分。


     “所以,你现在实验室里的那锅煮沸的东西,和刚刚灌给黄濑的,难不成……”


     “没错,是可以让人遗忘记忆的药剂,不过放心,这只是试验品,顶多也只会忘记最近三天内发生的事情。”


     “但我记得这种药不是从来没成……”火神稍稍回忆了仅存在他脑海里为数不多的魔药课记忆片段,邹着眉头。


     “我会让它成功的。”黑子怀里抱着2号,走到火神面前,低下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火神的脸,坚定地说道,“火神君也会帮我吧。”


     “不,这个……”火神犹豫着,说大实话他真的不想跟黑子混这摊浑水,并且可以百分百肯定,一旦答应了,之后一定会有大祸惹上身,跟自己所期盼的日常大所不一样。


       但是,作为目前唯一一个知道黑子计划的人,更何况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如果不答应的话,谁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无公害,但内心隐藏着疯狂一面的家伙会不会对自己做出些什么来,眼前的那位平日里在学院风光无限的金发少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那个,黑子,只有我一个人好像力量不够……”左思右想了一番后,火神决定还是委婉地推脱掉。


      “这个,你放心。”黑子说,“我自有办法让青峰君和黄濑君也来帮忙。”


      “所以,”他慢慢地蹲下身子,把哲也2号凑近火神的脸,轻轻一笑,“你会的,对吧。”


        脸色发白地盯着再一次越来越贴近自己鼻尖的小柴犬,火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全身颤抖着。


     “我,我知道了,我答应还不成,成吗!黑子,我求你不要再把2号凑过来了!”


        前言撤回,这并不是回归日常,而是将又被卷入了下一场风暴。

 


—— To Be Continued ——


预祝黑子生日快乐…………

然后继续咸鱼下去…………

十分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0)
 
上一篇
下一篇
© 空色匭迹|Powered by LOFTER